正念脱铐


【明慧网二零一五年一月二十五日】我是九九年前得法的老弟子,在十多年的修炼中,有喜有甜有苦也有难,在师父的呵护下我精進在正法路上。现在讲真相救人成了我生活中每天必做的事,随时做,只要遇到有缘人就要讲真相劝三退。这是在不断学法,不断转变观念,不断增强信师信法的信念在修炼中升华上来的。

转变观念 正念正行救有缘人

以前见到警察心里就想是恶警,看到常人反对大法就想是恶人。讲真相人家不愿听,我很着急。后来认识到人们不愿听肯定是我有问题,是讲的不到位,讲不好,是心态有问题。在不断学法中,看到自己有怕心、恨心、急心,没有用慈悲心对待他们,没有用正念看问题,没有慈悲众生。找到问题在法中归正后再讲真相就容易多了。

一次我被绑架到公安局,两个警察看着我,我就针对他们发正念解体他们背后的邪恶,解体背后的共产邪灵,然后给他们讲真相,他们都注意听,相信“法轮大法好”,到后来他们就顺理成章的三退了。两个得救的生命对我表现出友善,让我喝水,坐椅子。

在看守所里,警察指使犯人不让我炼功,我坚持炼,他们就给我戴上手铐。我心中不断背法,告诉自己是大法弟子,求师父救我,不一会就顺利取下手铐。第二天犯人发现手铐取下来了,我又在炼功,就把我的手反铐在背后。我绝食反迫害几天后,警察问:“你为什么不吃饭?”我说你们让我炼功我就吃饭。他问:“你说话算数?”警察和两个犯人就给我开手铐,但是怎么也打不开锁。没办法,为了挽回面子对我说,你自己取下背铐我就赞成你们师父。我在心中求师父帮我,一会我顺利脱下手铐,他们很吃惊,无话可说。

从这以后我就能自由的炼功、发正念了。我记住师父讲的“环境是自己创造的”[1]这一法理,就在看守所里讲大法的美好,大法的超常等真相,让他们记住“法轮大法好”。

在看守所十几天的反迫害、讲真相中,环境正过来了,他们又把我送到洗脑班想让我放弃大法修炼。当我知道先去的同修都被他们“转化”了,我不由得哭了。心中暗想我绝不转化!我就时刻背“悠悠万世缘 大法一线牵 难中炼金体 何故步姗姗”[2]。他们说的我不听,我让他们听我讲大法真相,我坚持炼,他们就给我照相。七天七夜我不吃不喝,放下生死,他们害怕了把我送回家,到家后上炕就打坐炼功,他们什么也不说就走了。从此,我们这儿的洗脑班解体了。

信师信法 解体迫害

有一次我被劳教迫害,我被北京女子劳教所“卖给”湖北女子劳教所(送走一个被劳教人,北京女子劳教所可得千元的收入)。湖北女子劳教所迫害大法弟子的手段很恶毒,不分白天黑夜的折磨大法弟子。打、罚站、药物迫害、对绝食的進行野蛮灌食。我绝食反迫害,恶警汪琴等就指使七、八个人按着我,强行把我嘴用撑子撑开,用大杯子灌水,大约有半小时,如果水灌到气管就会有生命危险,是师父的保护我才躲过此劫保住命的。

湖北女子劳教所对我迫害十个多月,我人瘦的皮包骨头,连半盆水都端不动了。但是我不怕,我心中装着法。我修的是性命双修的宇宙大法,修的是“金刚不坏之体”[3],我啥事都没有。我不承认旧势力的安排,我修大法没有罪,发真相资料没有错,讲真相救人是做好事。警察犯人不配管我,所以他们叫我名字我就不答,不喊“报告”,不干活。我告诉他们我叫大法弟子,后来警察犯人就都叫我“大法弟子”。在那里我告诉自己,修炼的路只有师父安排,不准许警察和犯人对大法弟子犯罪。当我正念正行时,师尊把我从魔难中解救出来,我提前十四个月回到救度众生行列中。我不忘自己的使命,只要遇到有缘人我就救他,心里装着众生,走到哪里真相讲到哪里,周围的乡邻,亲朋都三退了。

我知道修炼的时间越来越少了,我还有许多人心没去掉,有时表现出学法炼功犯困,发正念犯迷糊。我知道是自己主意识不强,困魔在钻空子。我会在法中加强自己的主意识,时刻把自己当成修炼人。

师尊多次在生死关头救了我,弟子用尽人类语言也表达不了这份感恩,只有在今后的日子里更加精進,修好自己,多救人,让师父少操一点心。

注:
[1] 李洪志师父著作:《北美首届法会讲法》
[2] 李洪志师父诗词:《洪吟二》〈神路难〉
[3] 李洪志师父著作:《转法轮》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