农村大法弟子在城里讲真相的经历


【明慧网二零一五年一月十八日】我是一名农村的老年大法弟子,在一九九七年我丈夫先得法,看他整天乐呵呵的学法、炼功、干农活,每天过的很充实、快乐,我也就很支持他。那时也许是机缘没到,我没有走進修炼

一九九九年七•二零后,大队领导找上门来,说不让我丈夫炼法轮功了,我丈夫当时一听,愣住了,心想这么好的功法政府怎么就不让炼呢?在村子里老百姓也不时的指指点点,我丈夫说好象文化大革命来了一样,他就开始在家炼,我在丈夫身上也见证了大法的美好,和他一起出去时就对人们说修炼法轮功没有错,修大法做好人,没有什么不对。

那时我身体越来越不好,腰椎盘突出、肾炎、类风湿多种疾病。由于身体原因,干不了重活,就找了个给人带孩子的活,可也没带几天,身体坚持不了了,就嚷着要我丈夫带我到医院看病,还不时的跟他抱怨说都是在你们家累的,丈夫耐心的跟我说,你和我一起学法、炼功吧!可我那时由于大队找上门,怕别人说三道四的,就说不炼,还是到医院去看病吧。

到了当天晚上,丈夫在炼功,我在旁边听着炼功音乐,越听越觉得这个音乐好听。当他炼到第二套功法“抱轮”的时候,我也就跟着炼了起来,当时也没有炼完整,就躺下睡觉了。第二天一早起来,觉得身体非常轻松,不疼了,难受的症状消失了。我丈夫说,师父在管你了,所以你的病就好了。

我心想,这个大法太神奇了,我就跟着炼了那么一会儿,我就一身轻了,病好了,我又到那家去给带孩子了,和他们讲了我炼法轮功病好了,他们也觉得不可思议,太神奇了。就这样我走進了大法的修炼。

由于当时在农村接触不到同修,我们夫妻俩很着急,就搬到了市里,找到了同修,我也找到了一个送货的活,师父告诉我们:“一个修炼人你在哪里都必须是个好人。”我也时时的用法理严格要求自己,按大法去做,听师父的话,我也觉得师父也时时在呵护着我。

在一次接货时,我们几个人一起搬一个四百斤左右沉的大桶,可我们没弄好,大桶一下子就冲我来了,有的人被吓跑了,我当时想我不能跑,我跑了就会压到别人,就这样,大桶一下子压住了我的大腿,大伙都着急了,老板、老板娘都说赶紧去医院吧!我说:“没有事,我有师父保护”,大伙都说,你师父在哪?我说,我师父就在我身边,我师父是佛。大家都用不相信的眼神看着我,还坚持让我上医院。我让他们都干活去吧,别耽误活,心里跟师父说:师父我起得来,得救度他们,我慢慢的站了起来,可腿还是麻麻的,我该干活还是干活,老板说你明天歇歇吧,这么重压在腿上,明天一定会肿起来。我说没事,不用歇。

到了第二天上班,他们都在那里,我就让他们看腿不肿也不痛,他们都感到很神奇,我就给他们讲大法的超常、神奇,给他们办了三退,在那里上班,工人来了一批又一批,我也讲了一批又一批。

有一次到小区送货,看到这里居民区人多,这都是要救度的众生。我在心里跟师父说,我要换工作,当保洁员,救度更多的人,我顺利的到小区当了保洁员一直到现在。每个小区呆一~二年,把这里的人救完了,领导都讲退了,就换个小区。小区里的人们都知道我是法轮功的,有时遇到派出所的人来骚扰,领导还保护我,十年来,我一直坚持着。

在这期间,我因是农村出来的,对于以前所在村子很熟悉,就回去在当地发资料,讲真相,给大队领导办三退,老百姓也劝退了不少。

由于我们夫妻的经济条件不好,到市里一直租我侄女的房住,侄女婿是饭店老板,有一天突发脑出血,到医院说得动手术,手术费需要十二万,侄女回家拿钱,我看见了,就告诉她,让他们念“法轮大法好,真善忍好”,说我们师父会保护他逢凶化吉的,侄女回去后,他们夫妻俩时时念,到第二天手术前检查,血块没了,医生说,回家吧,没事了,夫妻俩高高兴兴的回来了,跟我说大法太神奇了。我说是师父救了你们,他们后来经常念,全家都做了三退。

有一天,街道的人拿着承诺卡,挨家走,让签字,污蔑法轮功,到侄女婿那儿,他为了应付了事,就签了。签完以后,饭店三天没客人来,侄女就埋怨她丈夫签承诺卡签的,我就跟他讲,让他跟饭店员工讲真相,说签承诺卡错了,讲法轮功是好的,以后饭店生意好了点。街道办事处的人这样做是毁他们自己,又害别人,我为他们着急,就去街道办事处讲真相,一天走了三个街道,有的明白了真相,办了三退,他们也就不去发承诺卡了。

一次,同修被绑架,在整体配合中,我被分到去派出所要人,在这个过程中,我抱着救度他们的心,讲真相,不求结果,后来同修回来了。他们看到同修,跟她说,就是那个老太太天天来要你,你才能回来,别看她说话方言重,可她修的好,她炼的法轮功好。我听了,心里热乎乎的,我感到他们真的明白了真相,得救了。

如今,我儿子、媳妇、孙女、父亲都相继走入了大法修炼,全家人每天都沐浴在师尊的浩荡佛恩中,在我们家有个学法小组,有问题互相切磋,有时做的不好的时候,通过交流,在法中归正,我坚信以后会越做越好。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