景点讲真相让我修炼如初


【明慧网二零一五年一月十七日】二零一三年洛杉矶法会后,我也曾尝试在旅游景点讲真相,但觉得挪威游客少,没有认真去做。所以听到师父二零一四年在纽约法会上讲:“上次法会的时候我谈到了,在旅游点讲真相不能放松。尤其中国大陆出来的那些个游客,一定要针对他们去讲真相。各地都在行动,做的很好。”[1]我感受到了差距。二零一四年的五月二十七日,我也开始了在旅游景点讲真相,救度远道而来的大陆游客。

挪威的旅游景点主要有两处:市政厅也是诺贝尔和平奖颁奖的地方,另一个是雕塑公园。

在面对面讲真相中去人心

第一次到景点讲真相,我想我也在电话组打了很长时间电话了,积累了一些经验,直接面对面讲应该没有问题。刚到景点,正赶上一个旅游团吃完饭在饭店门口休息。听导游正在给他们讲,因为诺贝尔和平奖给了中国人,中共如何制裁挪威,我接过话茬切入到真相。

不料一个女游客说:我们都不愿意听你讲,你到别处去吧。她一说,别的游客也跟着附和。我顿觉压力很大,我就发正念,清除游客背后的一切邪恶烂鬼和共产邪灵,有愿意听真相的到我身边来,一会儿真的来了两个人,我给他们讲了真相,但都没有三退。从景点回来,我总有种失败的感觉,怎么会是这样?向内找,没有归零的心态,总觉得自己有打电话讲真相的经验,去景点的过程中也没有认真发正念。此外,景点讲真相和打电话不同。电话讲是一对一,相对容易。看不到对方的表情,不容易被带动。而在景点讲真相,对一个人讲,其他游客也围上来,所以往往是一对一群人讲,而且他们往往一起说,不容易控制局面。另外最不同的是,大陆游客那种嘲笑看不起甚至辱骂愤怒的表情全部看得见,所以很容易被带动。一看游客的表情,一下儿就陷入争论,使气氛变得不祥和,结果不但那个表现恶的游客没有劝退,其他的游客也没来得及劝退。当出现这样的事情后,我都深深痛悔没有守住心性。邪恶通过争斗心钻了空子。争斗心不去直接影响救度众生。

记得听纽约退党服务中心的同修讲过:在景点讲真相要先读《九评》和《解体党文化》。《九评》我以前看过三遍,《解体党文化》我没有认真看过。我开始听《解体党文化》的录音,不仅争斗心来自党文化,疑心,戒备心都是党文化。起初我不明白为什么疑心、戒备心也属于党文化哪?共产党之前的中国古人不也有疑心、戒备心吗?原来中国古人是以诚信为主,人与人见面诚信在先。而被党文化毒害后的中国人疑心、戒备心在先,见面先怀疑、戒备对方。认识到这些党文化后,我发现我对游客也有疑心和戒备心。

另外,我一直有怕被游客骂的心,在景点什么人心都会暴露出来。怕心有好几种:怕被当面辱骂,怕被人看不起。怕啥就来啥,说真的,我从九六年开始修炼,还没遇到当面骂我的哪。在电话平台打电话也遇到过骂人的,但看不见,我能慈悲对待。但是当面骂,面目表情恶狠狠的,还是不一样。

有一天,我看一位老年同修在给一个中年男子劝退,很长时间没有结果。我就过去帮着讲。当讲到大纪元是海外最大的中文媒体时,他立刻反常的说:你再说我就骂你。报纸上写的清清楚楚:大纪元是海外最大的中文媒体。我指给他看,他真的开始骂我。我表面上虽然做到了骂不还口,但心里上下翻腾,我向内找。找到了爱面子的心,自尊心,怕被伤害的心。我努力去掉这些人心,但没有去干净。

后来,又一次,一个男游客当着他的朋友家人的面骂我,虽然心里也在动,但那心已经弱多了。

面对景点讲真相遇到的问题,我加强了早晨发正念之后的学法和背法,起到了关键的作用。随着执着心的放弃,心性的提高,情况有了很大的好转,环境也在改变。有更多同修加入到景点讲真相的行列,景点的正念场强了,景点讲真相的局面也逐渐打开了。

守住心性似有神助

陷入争斗的时候,等于承认了旧势力的安排;守住心性,才能感受到师父的安排。

一天,来了一个旅游团,几个人都问问题。但不认真听解答。往往在这个时候,我会自动提高嗓门,加大音量,这已经就是走入争斗的前奏了。这次,我刚要提高嗓门,就及时抓住了争斗心,没有再大声讲下去,清除争斗心。正在这时,过来一位老年游客,大声说:法轮功是大冤案;炼法轮功的人都是好人;迫害法轮功就是不对。这位老人怎么这么正?三句话象是炸雷一样。再看那群游客,刚才还叽叽喳喳的提问辩论,现在鸦雀无声。大约过去一分钟。一位老年女游客问:你也是炼法轮功的?只见那老人回答:我不炼法轮功,但我知道这里边的事儿。说完老人坐到石凳上看起了《大纪元》特刊。那群游客有的拿了报纸上车了。我一看,老人还在那儿认真看报纸,我就提醒他:老先生,你们团都走了,你怎么没走啊?他笑着对我说:我不是这个团的。我们那个团把我落下了,我给导游打电话,导游让我就在这儿等着,千万别离开。听到这儿,我明白了这是师父的安排啊!如果我守不住心性,不仅打乱了师父的安排,而且还上了旧势力的圈套。看着这位正直的老人,我对老人说:您太正直了,您会得大福报的。他告诉我:他原来就是公务员,在政府部门上班。五十多岁就下来了,不干了。要再干下去,就得和他们同流合污。他看不惯这些邪党官员。我想给老人做三退,老人说他已经退了,这退过的生命就是不一样。

多年的党委书记退党

挪威的雕塑公园是旅游团必到的地方,我就在公园的后门讲真相。有一天,我正在后门讲真相,来了一个旅游团。一个领导模样的人带个年轻的女士(可能是秘书)来到真相展板前。我说:看上去您就是个当领导的。他顺口答道:多少年的党委书记了。一看师父把有缘人领到了我的面前,我开始讲真相。他一听是法轮功,马上退后两步说:“你是哪里的?你是哪里的?”我微笑着看着他没有回答。“你不说我给你照相,回去搜索也能把你找到,你信吗?”他举起相机就要照,他想举报我。我仍然微笑着说:“我不信,你看上去那么善良的人怎么会干那种事哪?”女秘书悄悄和他说:他还挺会说话。这时围过来一些游客。我对着大家说:咱中国人都是善良的人,尤其在盛唐时期,礼仪之邦,人类的楷模,万国来朝。因为共产党毁掉了中国传统文化,把中国人糟蹋成了这样。尤其是迫害死了几百万法轮功学员,有第三方的调查显示至少六万五千多名法轮功被活摘器官。中国人讲善恶有报是天理,人不治天治。这天灾人祸真的是冲着共产党来的,包括党员、团员和少先队员。人不退出不就在危险之中吗?我结合着展板的内容给他们讲自焚伪案,讲中共活摘器官,讲藏字石的天机。转过头来我跟党委书记说:您如果带头退出,您可是积了大德了。此时,他已经完全没有了要举报我的意思,转而坐到了旁边的椅子上,边看边听。我一看他没有决定退出,就接着讲。共产党高官内部都在说,反腐败亡党,不反腐败亡国。习近平选择反腐败,他不知道会亡党吗?说不定习近平都在做共产党倒台后的打算了,你还给中共撑着,撑得住吗?苏共倒台就是戈尔巴乔夫总书记宣布的。说不定哪天习近平也宣布中共解体了哪。给您一个化名陈伟,伟大的伟,退出来吧。这次他同意了。我转而对女秘书说:给您取个化名叫陈华,中华的华,她马上接受并反复确认化名后拿着报纸满意的离开了。

主动帮助游客感动导游

有一天,我在雕塑公园的前门发报纸。一个旅游团進来了,我就给游客讲真相,导游傲慢无理的冲我喊:你不要给我的游客讲。我守住心性没有和他争执,其实游客并没有什么反感,甚至有的表现出愿意听。瞬间,一个旅游团的人从我身边过去了,太可惜了,我看到一个老年女游客向我走来说:她腿脚不好走的慢,被甩下了,找不到旅游团了,怎么办?我立刻明白师父把有缘人送到眼前了,她明白的一面是要得救来了。我安慰她,您先在这儿等等。于是我给她讲真相,当我要劝退时。她说我得去找旅游团,我说也许你退出后会发生奇迹,您不要急。她显然不相信我说的,在附近转了一圈,没有一个中国人,急得团团转。说按照预定时间已经过去半个小时了,怎么办?就在这个时候,我突然闪出一个念头儿:旅游团在后门,我对她肯定的说:你不用着急了,我知道你们团在哪里了,她们肯定在后门等你哪,我带你去找。

从前门到后门要走十几分钟,那天几乎是最热的一天。我看她逐渐安静下来了,就又开始讲真相劝退,解开她心中的结儿。终于,她同意退出了。我们已经到了后门。只见一群的游客眼巴巴的向这边看。就听人群当中有人对她说:我们这么多人等了你足足半个多小时!导游走了过来也说:你到哪儿去了,我進去找了你两趟也没找到你。我跟导游说:她回到前门找你们,很着急。我想你们可能在后门,就把她送过来了。导游转向我时才发现,这个导游就是在前门阻止我讲真相的那个导游。他也认出了我,很惭愧的笑了笑说:谢谢你。游客也跟着说谢谢就上车了,我拿出写有“法轮大法好 真善忍好”的展板高高举起,她们在车里和我挥手。虽然,我没有来得及讲太多的真相,但此刻他们感受到了法轮功的美好,中共谎言形成的间隔在消失。也许下一个景点,导游不会再阻拦同修讲真相,会有更多人退出。

法轮大法好的呼声把我从定中叫醒

有一天,景点没有中国游客,我就在公园進口的大草地上炼静功。真相小车和展板摆在靠近路边的地方。我正感受鸡蛋壳里的美妙。突然传出“法轮大法好”的呼声,睁眼一看是旅游团的人在喊。我还是第一次在我们旅游点听到游客喊“法轮大法好”,心里一阵喜悦,众生真的在觉醒。我依然留恋那鸡蛋壳里的美妙感受,于是继续打坐,一会儿,又有人喊“法轮大法好”,我再一次被从定中叫醒。

通过三个多月的景点讲真相,我体会到在景点面对面讲真相,各种人心都会暴露出来。尤其是争斗心、怕心和不易察觉的党文化毒素。不去掉这些人心,在景点讲真相觉得很难坚持下去,场很难打开。重视学法用“真善忍”宇宙特性归正自己,放下自我的时候才能变得更有智慧,在景点讲真相中才能感受到师父的巧妙安排。

在景点讲真相,“慈悲”不再抽象而是变的非常具体:那就是每一次面对游客更善良更宽容。

景点讲真相让我学法更入心了,正念更足了,救人更多了。让我逐渐找回修炼如初的状态。

注:
[1] 李洪志师父经文:《世界法轮大法日讲法》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