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营救同修中放下人心


【明慧网二零一五年一月十五日】二零一四年五月五日,我们地区有两名老年同修在火车站讲真相时,被当地铁路派出所警察绑架,八月底时仍然被非法关押在外地。

针对营救同修,我们当地同修由刚开始的共同配合、积极参与,到后一个阶段在参与的同修中出现了间隔,而“配合”也成了走形式。其实,这也是我们本地区长期以来不能形成整体的又一次具体体现。

一、形成的“两派”

我们当地的同修由刚开始的轰轰烈烈,随着师父正法進程的推進,现在都逐渐成熟了,也开始逐步走出了每个人的参与正法的修炼之路。由于对法证悟的不同和做事方式的不同,明显表现出了“两派”。一派的表现为:很能做事,有种以“做”为主的感觉,强调在做事中升华;另一派的表现为:不愿走形式,注重实效,不以做事多少为标准。

时间长了,两派的同修都对对方同修形成了观念,各自表现出的自我、证实自我,不让别人说的心很重,具体表现是:你要想说我,那你也必须在说我的这件事上做好,才能说我,或者是让我“信服”,否则“无权”说我。

二、向内找自己,修自己

而我自己也是属于那种不愿走形式的人。当然,从内心来说,形成溶于法中的整体是我们每个同修的愿望,但由于各自都有没修好的一面,在意识中就形成了“两派”。

刚开始这些间隔又冒出来时,我采取了不具体参与的办法,也就是他们去直接“要人”、“近距离发正念”、或开交流会时,我采取了“后方”正念配合,用人的办法维持平和,不发生矛盾。可是修炼是严肃的,是看你的人心真正同化了法没有,不是看起来表现的很平和、很低调、或者所谓的很配合。

由于我也是当地的协调人之一,一些同修跳过以前的小组单线联系,都直接找我“责问”,或“商量”(强加),还有同修不经过我同意,把我的家用电话随便传了出去,这种散乱联系和不注重安全的做法都是我平时最忌讳的。但这些对于“另一派”同修来说是我“摆架子”,有“怕心”。

矛盾出现了,我向内找自己,发现了很多不足:邪党文化的思维,所谓的“级别”心、求名的心、很执着于“协调人”这个称呼的本身,也是有在学员之上的心、怕心等等。虽然这些事确实看起来应该是理智的问题。

还有一次,五个同修来找我“交流”,他们对我说:你应该放下“总协调人”这个身份。你总是用党文化的思维“绕弯子”来说服我们。当时我嘴上没说什么,心里感到很委屈:这个什么“总协调人”的称呼是你们给我安上的,我都不知道,谈什么“放下”;我已经很低调了,做事上不发表意见,全力配合你们;还有什么“绕弯”,我不是很坦诚的和你们在交流吗?

同修们走后,我很痛苦的反思自己,也想去掉同修们所说的这些不符合法的东西,但当时确实找不到,也不知道怎样才能符合法。

两天后,“无意”中看了一篇明慧网上同修的交流文章,好象一下“茅塞顿开”,感觉这几天我想向内找的那些东西找到了。师父,我错了!我心里一遍又一遍的说:师父,我真的又错了。还是那些“级别”心、求名的心、执着于“协调人”称呼的本身这颗心还没有去彻底。

表面行为上是低调了,不“出面”了,可遇事在考虑问题的角度还是把自己放在“总协调人”的位置上。当然,协调人从某个角度来说是有责任,但除此之外,在心性上是不应该有此“求名”的心,“在学员之上”的心呀!我就是一名大法弟子,一个大法粒子,证实大法、助师正法、救度众生是我的责任,这就足矣!

还有同修提到的说话“绕弯子”,虽然她说的具体事我听起来觉的前言不搭后语,“晕晕乎乎”的,但这个党文化的思维我不是存在吗?我前几天的做法表面上是和他们“交流”,其实是把我的观念“强加”给他们,不管我说出的观点本身对与错,关键是我的出发点是带有目地性的,是强加给别人的!是不符合法的!还有,我对于一些同修确有瞧不起的心。

面对我自身这么多的不足,这时我却出现了另一种自我的表现:消极!有些无法面对现实。我也想好好调整调整自己,于是我在一次交流中和几个同修说:“我不想做协调了,我能修好自己就不错了。”

回家后自己稳下心来学法,师父的法马上打入我的脑中:“放下常人之心不是指放下常人的工作”[1],我的心“豁然开朗”了!是啊,应该是按照大法的要求,做事先考虑别人,有一个慈悲祥和的心态,以一个大法弟子纯净的心,协调同修,和同修们一块儿配合,助师正法、救度众生!这可是责任与誓约啊!

三、形成整体,圆容师父所要的

认识到这些不符合法的物质,我就加强发正念,真正使自己同化大法,空间场充满了正的因素。

再就是对于此次参与营救的同修,我还有一个法理上的误区:自己也是半开着修的,在自己的境界中,看到(更多的是梦到)这次包括被迫害的两名同修,还有参与营救的一部份同修、个别同修的家人在转生过程中,曾经因触犯了天法或什么原因,被贬到一个地方,这个地方是个充满着情、色、欲的魔界。而我当初曾对师父发过愿:我一定和他们一起走出这场劫难!于是,我也主动下到了魔界,和他们接了缘。又一幕:看到其中只有四、五个同修能跟着走了回来。

所以有一段时间,我对此一直很执着,无意中在意识里承认了这一切安排。现在通过学法,我悟到:这不是旧势力的安排吗?它安排谁能走回来,谁就走回来,它安排谁被淘汰,谁就被淘汰,它安排谁怎么做好,谁就能做好,走正,这不是旧势力的安排吗?当初我是跪着对“空中”说:师父,我一定和他们共同走出这场劫难,一定完成助师正法、救度众生的使命!(大意)假如那空中未现身的人是旧势力的什么生命呢?那不还是在走它给安排的能走好、走正的路吗?师父在法中不是讲过连旧势力的本身都不承认的法理吗?那我这不是承认了吗?如果是真的师父,那我更是只有彻底破除了旧势力的安排,才能真正走正师父安排的路,才能真正兑现向师父的承诺!

跳出事情本身,我发出强大的正念:正念加持被迫害的同修和参与营救的同修,废除旧势力强加的一切签约,解体强加在同修们身上的盘、机制与因素,清除干扰正法、干扰大法弟子们走正师父安排路的一切邪恶生命与因素,破除旧势力的安排,全盘否定旧势力的安排。

当我认识到这些不符合法的因素时,慈悲的师父安排我和某同修(“另一派”的协调同修)交流,我主动配合。不是我认为我能做什么才去配合什么;而是法要求自己做什么,自己就应该去做什么。当然,交流中我只是说出了自己的想法,采纳不采纳并不重要,关键是在法上交流;看到问题不说,这种常人式的“老好人”是不符合法的,对法、对整体、对同修都是不负责任的。

接下来的配合营救,同修就没有间隔了,各种形式的配合讲真相、揭露邪恶的项目同时跟進。只做事不在法上修是没有法的威力的,因为“修在自己,功在师父。”[2];而只学法不做事,不去实修是不符合正法时期的大法弟子的标准的。

同修的被迫害是有多种原因的,我们参与营救的同修只有正念加持。当我们都在法中归正修自己时,那旧势力强加的迫害还会存在吗?放下一切人心,溶于法中,形成真正的整体,助师正法,救度众生,圆容师父所要的!

有不在法上的地方,请同修们慈悲指正。

注:
[1] 李洪志师父著作:《精進要旨》〈修炼与工作〉
[2] 李洪志师父著作:《转法轮》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