所谓的“爱心家园”实为黑心的狼窝


【明慧网二零一四年九月二十八日】二零一四年九月二十五日,受中共控制的腾讯网发表文章:解密“610”:反×教办公室。这里必须明确指出,一贯对民众进行迫害和洗脑的中共才是邪教,所谓的“610”作为中共邪教的打手组织早已臭名昭著,根本无须所谓的“解密”。

这篇文章发表后,受制于中共的凤凰网、中华网、南方周末等媒体也进行了转载。文章用完全歪曲事实的手法对臭名昭著的“610”办公室进行了包装,将一个害人的私设监狱包装成了“爱心家园”,对广大读者造成了严重的误导。我们有必要就此澄清,让大家认清文中所包装的“610办公室”,以及对此进行所谓揭秘的南京鼓楼区“610”办公室主任程东晓的本来面目。

一、“610办公室”是个什么机构?

“610”办公室是为迫害法轮功而成立的。因为它成立于一九九九年六月十日,为了保密,中共内部又统称其为“610”办公室。作为中共邪教残害善良民众的打手组织,它被中共邪教贼喊做贼的对外谎称为“国务院防范和处理×教问题办公室”。地方“610”办公室对外挂“防范和处理××问题办公室”的牌子(简称“防范办”),也有的地方挂“维稳办公室”的牌子(简称“维稳办”)。

这个“610”办公室独立于中共邪党现有的权力结构之外,又能操控所有权力部门,是一个类似于希特勒盖世太保与文革时期中央文革小组的特务组织。从法律的角度来看,它完全违法,是一个“法外机构”,主要职责就是协调中共各权力机关迫害法轮功。

“610”办公室在迫害法轮功中犯下了滔天大罪,遭到国际社会的抨击及法轮功学员的揭露。中共不敢明目张胆的迫害法轮功,就将对法轮功学员的迫害转到拘留所、看守所、劳教所、监狱及其它秘密的场所进行。

二、“610”人员的恶狼本质

这篇为中共“610”进行包装的小丑是南京市鼓楼区“610办公室”主任程东晓。稍有理性的人就会发现,这个程东晓在文章中是在信口胡扯。“改变信仰,改变灵魂,很难”,这句话符合宪法吗?宪法规定人有信仰的自由,你为何要改变人家的信仰?一个无神论的中共党徒,却去改变世人对神佛的信仰,你有什么资格?这个自吹牺牲自己改变别人的人,究竟是个什么人?

法轮大法明慧网上的恶人榜上记录了程东晓的部份罪恶:程东晓阴险伪善,原本就是一个道德败坏的地痞流氓。早在一九八六年在南京东车辆段当列检员时,他就因耍流氓被人当场抓获,在职工大会受到点名批评和记过处分,成为当时轰动一时的流氓事件。在单位职工的责骂与取笑声中,他没脸在单位呆下去,最后只得找关系调离。而中共邪党看中的就是这一类丑角,凭他狡猾逢迎的嘴脸,多少年过去后,他却在中共官场上发迹,成了官场人物。他见钱眼开,官迷心窍,利用职权在南京八卦洲买地盖别墅,在下关区三汊河占地盖小楼。邪党迫害法轮功后,这个邪恶之徒“如鱼得水”,先后当上了南京下关区“六一零”副主任、主任,其流氓贪婪的本性更有了施展舞台,妄图利用迫害法轮功学员得到上司的赏识,进一步往上爬。

早在二零零三年四月份至五月份,在下关区大庙乡办了一期迫害法轮功学员的洗脑班。那些被劫持进洗脑班的法轮功学员,都是由程东晓幕后策划或亲自出马绑架的,这些恶徒经常在光天化日下抢人,将法轮功学员从家里、单位、街上等处骗走、抢走,再投进这所私设的黑监狱内关押,与外界完全封闭隔离。

南京下关区法轮功学员张爱红,被绑架到洗脑班后,程东晓将她关在楼下一间小黑屋。很长一段时间,程东晓命令手下人每天二十四小时折磨她,不许她睡觉,让四个包夹六小时一班轮流值班监控。到了半夜十二 点左右,程东晓就带着“610”恶徒柏正辉等三四个恶棍来了,对张爱红进行人身攻击,拍桌子高嗓门,实行所谓的“心理强攻”,斥骂声大的几层楼到处都听的见,妄图以此让张爱红精神崩溃。

恶徒柏正辉威胁被非法关押在南京市洗脑班的法轮功学员:“在劳教所到期了可以让你回家,在这里不‘转化’休想回家!除非你活不了几天!”“在我手中不转化的法轮功人员是甭想活着能出去,哪个不转化的想出去,我叫他警车进来灵车出去,站着进来横着出去。” 几乎每个被柏正辉“分管”的法轮功学员都遭到严酷体罚,如罚站、熬鹰(连续不让睡觉);法轮功学员打瞌睡,柏正辉就用暴力阻止、扭打,无论天气多么寒冷,就往法轮功学员头上、身上浇灌冷水,打开空调冷气折磨;为防止法轮功学员坐在地上或休息,柏正辉在地上浇满水,在地上、凳子上、床上放满法轮功创始人的相片或名字……

一次柏正辉逼迫南京市肿瘤医院门诊部的张本芳女士,踩在自己尊敬的师父的法像上,遭到她断然拒绝。柏正辉恶狠狠的用皮鞋边踢边对她嚷着“让你尝尝穿皮鞋男人脚的厉害!”张本芳的双腿顿时一片血肿。柏正辉还曾用一根长约一米左右、五公分见方的木棍打张本芳女士的双腿,最后棍子断了,还叫嚷着说“我就是要用法西斯手段来对付你们……”

三、爱心家园就是黑心狼窝

程东晓口口声声说的爱心家园所办的学习班其实都是这样的用暴力维持的洗脑班。南京洗脑班的中共邪恶之徒还猖狂的叫嚣:“我们就是代表共产党、我们就是代表一级政府的,也不怕你们上告我们,你们上告也没有用!”

程东晓在文章中提到的“爱心家园”,就是由迫害法轮功的洗脑班演变而来。中共610歹徒在办这类迫害法轮功学员的洗脑班,往往挂上什么“法制教育基地”之类的招牌。二零零三年这个洗脑班设立于南京下关区公安分局东边的唐山路17-2号小平房内。二零零九年五月,该洗脑基地经过大半年的时间,扩展规模,改头换面,演变成拥有电视、计算机、电教设备等设施齐全的所谓“爱心家园”。二零一零年上半年,为扩大活动场所,该洗脑基地从唐山路的小平房搬迁至南京下关区建宁路118号一所铁路学校的旧址内。爱心家园还编辑了一本杂志叫所谓的“心灵驿站”,登载的大多都是诬陷法轮功的东西,到处毒害民众。

这个所谓的“爱心家园”还被中共恶徒恬不知耻地宣扬到了国际上。二零一零年七月一日,美家庭基金会的国际教派研究协会举行二零一零年度国际会议。当日晚间的一个研讨会上,中共派出的所谓学术专家程宁宁、王文忠、陈青萍分别做了“研究报告”。在发言中,程宁宁展示的图片正是这个邪恶的“爱心家园”。这三个人做了所谓“研究报告”后,随机就被与会者当场揭露是以法轮功学员为研究对象进行迫害的,违背了会议的要求。此一事件在国际上造成了恶劣的影响。专家们普遍认为这是中共企图把对法轮功的迫害通过欺骗手法,渗透毒害世人,并以此使迫害让国际社会接受的操作。美国会议主办方明确表示,以后不会再接受这类的“研究报告”。

那么这个洗脑班网罗的是一些什么人呢?程东晓标榜这些人都是志愿者。其实都是以前修炼过法轮功,被这些恶徒用暴力欺骗转化之后的人。解放军理工大学通信工程学院女教官李群,曾被绑架到南京精神病院和江苏句东劳教所迫害。江苏省劳教局教育处处长唐国防,也就是程东晓口口声声所说的他负责编辑的杂志“心灵驿站”的顾问。他当时指使恶人对李群进行强制转化,先是一帮人语言围攻,将她搞得筋疲力尽之后,晚上又指使犯人故意干扰她休息。刚睡着,犯人便用凳子摩擦地面将她惊醒。有时还一夜不让她睡觉。她对法轮功的信仰刚一动摇,就被戴上大红花为她庆祝所谓的新生。

李群文章中提到的这个唐国防是一个邪恶无耻之徒。他曾亲自策划,指挥搞男女劳教所“联合攻坚”,把男性法轮功学员绑架到句东女子劳教所,把女性法轮功学员绑架到方强劳教所。女子劳教所女大法弟子高玉兰,被男犯居大春扒光衣服,进行流氓侮辱摧残。迫害时,恶徒们将门窗堵的严严实实,但凄惨的叫声,还是不断的传出。女法轮功学员刘承芝(音)、陈贺婷(音)和一位南通“610”送来的女教师都遭受过这种迫害。

恶人们看中了李群的高学历,为了把她彻底的拉下水,使出了非常卑鄙的手法。开始是由唐国防给李群发低级下流的暧昧短信。后来,柏正辉又接手对她展开攻势,最后竟然将她强奸。更卑鄙的是,柏正辉还要对李群拍摄裸照。李群醒悟后,用自己的真实姓名写下《趟过中共洗脑的血与泪的冰河》投稿海外,揭露这些恶狼的暴行。

为什么要将这些一时被欺骗的女性法轮功学员强奸,目的之一就是要拉她们当内线,当所谓的“爱心家园”的志愿者。据李群揭露,这些“610”恶徒对修炼过法轮功被强制转化后的女性强奸时,都得到过上级的指令。李群揭露说“有人亲眼看到唐国防对孟照梅举止轻佻”。这个孟照梅,是南京三十九中美术教师,她曾在句东女子劳教所诱骗李群转化。走出劳教所后,她也成了所谓的“爱心家园”的骨干,被评为“优秀志愿者”。

有一个修炼过法轮功的女性叫刘淑珍,也是个这样的志愿者。她曾被非法判刑八年。走出监狱,就被骗进了“爱心家园”,落到了程东晓的手中,成了他手中的猎物。程东晓外出都要带着她,与她形影不离。刘淑珍后来有所醒悟,可是她毕竟被恶徒们拉下水后陷得太深,没有真正摆脱掉这些恶徒的纠缠。二零一零年,刘淑珍因病去世时只有三十八岁。

二零一三年三月,南京市将下关区与鼓楼区合并成一个区,名字用的是鼓楼区,所以程东晓现在的职务是鼓楼区“610”办公室主任。报道中配有的图片上标识的是“鼓楼区关爱协会”。图片下方的注释写有“爱心家园和关爱协会在同一个园子”等字样。

“610”办公室本来是杀人的魔窟,中共恶徒却将它包装成关爱人民性命的家园。这就象一只恶狼,在介绍自己与自己的狼窝时,极尽所能的去包装。可是再怎么包装,恶狼仍然改变不了它吃人的本性。它的目的是在它将好人拖入狼窝时让世人放松对它的警惕。狼窝再怎么包装,也改变不了它囚禁、残害好人的实质。所谓的“爱心家园”实为“黑心狼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