哈尔滨市阿城区几个大企业败落原因


【明慧网二零一四年九月二十六日】哈尔滨市阿城区农机厂、继电器厂、涤纶厂、纺织厂等好多大企业都是很有名的大企业,职工人数有的上万人,曾是很多人羡慕和向往的地方,本来都是很兴旺的工厂。

可是自从一九九九年七二零中共迫害法轮功以来,这些大企业的领导紧随迫害政策,配合六一零和派出所,对本厂的法轮功学员大肆迫害,结果这些工厂不久就败落了,其中一些作恶的恶人也遭到了恶报。

农机厂曾举办了两期法轮功学习班,本单位不少人都去听李洪志师父的讲法录音。一九九九年七二零后,农机厂的书记陈玉林等领导积极参与迫害,致使温井田、李洪斌母子离世,平桂芳精神失常,多人被劳教、判刑,还逼迫本厂所有看过法轮功书籍、听过法轮功李洪志老师课的人排着队签不炼功的保证,让十几个还没认识大法的人与法轮功失之交臂。不久,从厂大门闯进一辆象喝醉了酒的车,直奔车棚而去,把那些领导的自行车都轧坏了。

温井田,女,是农机厂公认的好人,修炼法轮功以前疾病缠身不能做家务,修炼后无病一身轻,中共开始迫害法轮功后,她去北京上访,被派出所绑架回来后非法关押在看守所,在那里她目睹了女儿被毒打的惨状,吓得全身抽搐,吃不下睡不着,在几乎崩溃的时候看守所将其放回家。回家后,农机厂官员多次上门骚扰、恐吓,派出所也不断上门施加压力,老人不想给家中不修炼的亲人带来麻烦,只好东躲西藏,有家不能回。精神总是处于高度紧张的状态,加上狱中的迫害,不久老人就含冤而去。

二零零零年末,厂书记陈玉林和本单位的工会主席李伟,与和平派出所的警察将正在打工上班的法轮功学员平桂芳绑架,平桂芳在和平派出所遭到毒打,最后导致精神失常。平家三姐妹三番五次遭受厂有关人员的骚扰、绑架,弄得平家无一宁日。

陈玉林因此造下罪孽,有人看到他脸肿的变了形,经常打针吃药不见好转,希望他看到这篇文章,好好反思,弃恶从善,或许还有未来。

二零零五年,陈玉林走后接替他职位的是一个姓高的人,高某原来是食品厂的,有一天,平桂芳的大姐平桂珍找到他要平桂芳的生活费,他说要钱没有,法轮功的事我不管。结果三个月后,他患癌症死亡。

机加车间的正副主任张国政和王老五,逼迫平桂芳交法轮功的书籍,平桂芳说我家困难,请一本书不容易,我不交。一周后,这两个人跟车拉钢轨,在一个转弯处翻车,他们俩人均被钢轨当场砸死,而司机却安然无恙。

中共江泽民集团发动了这场惨绝人寰的迫害法轮功的政治运动后,这些企业的领导和有关工作人员不明是非善恶,在权欲的驱使下积极参与对修炼法轮功这些好人的迫害,这些企业都成了迫害法轮功学员的重灾区。比如二零零一年新年期间,继电器厂领导怕法轮功学员进京上访株连到他们,就把所有的法轮功学员都绑架到看守所,说把法轮功学员抓起来,他们好过一个消停年,结果几乎继电器厂的所有法轮功学员都遭受了不同程度的迫害。

涤纶厂的法轮功学员也遭受了极其严重的迫害,其中,曹月娥被迫害致死,几十名法轮功学员遭受关押、劳教、判刑等迫害。特别是二零零四年夏天,涤纶厂破产出卖,职工买断(就是按照工人的工龄一年补偿点钱就和企业脱离关系了,其实就等于失业了。)由于单位领导给工人买断的钱太少,上千名职工感到不满,纷纷汇聚于厂门口,要求涨钱,时任厂长赵锐民害怕这些人闹出什么事来,就给哈尔滨警方打电话诬陷法轮功,说涤纶厂门口法轮功滋事,结果哈尔滨派来了好几辆拉着防暴队员的车。因为中共对法轮功的邪恶政策是“不讲法律,打死白打死,打死算自杀”,因此这些防暴队的人对那些被误认为是法轮功的职工下车就打,结果遭到职工的强烈抵制,当时防暴队的人就说这些人不是法轮功(学员),法轮功打不还手,骂不还口,而这些人又打人又骂人的,肯定不是法轮功(学员)。

正是由于这些企业领导和有关人员的恶行,才使得这些原本兴旺的企业败落,有的亏损、有的破产,给国家和社会造成巨大的经济损失,特别是企业职工失业后,还没到退休年龄,给人打工人家还嫌年龄大,没人用,他们上有老下有小,解决温饱都很困难,生活真的太艰难了。更重要的是这种惩善扬恶的做法使社会道德急速下滑,造假、谎言、暴力、色情、腐败泛滥,人人都成了受害者,这种道德下滑后给人类带来的灾难是无法估量的。

相反,黑龙江水利二处在中共迫害法轮功最猖獗的二零零零年前后是很败落的时期,债台高筑,几乎要破产,工人曾八年开不出工资,也没多少活,可是时任处长是个很善良的人,虽然水利二处很多人被中共邪党毒害,积极参与迫害,可是处长对此并不配合。在二零零零年末二零零一年年初,阿城六一零疯狂抓捕法轮功学员进洗脑班之时,时任处长并不配合,因此,那个时候水利二处一个法轮功学员都没被送到洗脑班。在那之后不久,处长得福报升迁,水利二处逐渐兴旺,货源不断,经济一下跃居黑龙江各个水利工程处之首。

可见一个单位、乃至一个国家的领导对是非善恶的选择关系到百姓的命运和福报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