修去显示心


【明慧网二零一四年九月二十五日】今年中秋一过,我一如既往的在明慧网查找自己投稿的贺卡,没有找着。而且在这一年里发表的贺卡及祝福,都没有找到我递交的。这回,我仍旧执着的花大量时间搜索,生怕漏找了一小块,但最终还是没有找到。

我疑惑了,到底是什么原因呢?明明完成发送时,显出一朵金色莲花,怎么会没有呢?我这到底是在干什么呢?为何非得要看到自己发表上去的呢?这到底是什么心促成的呢?我真得好好查找自己了。

在这十几天里,我找到了根深蒂固的人心:没有做到真、好显示。

喜欢下厨成癖,爱拍美食照片成瘾,上传到网上,听到同事朋友的夸奖更是忘乎所以。最近两天内发生了几起事故:手臂被油溅出烫出泡;锅铲从高楼的家里厨房窗户坠落;酱油摔了;盐罐打烂了;相机坏了。我猛醒了,显示——危险。虽如此,却没深挖,更没有解体这颗人心。直到中秋贺卡未发表出来,我才开始省视自己。

以前每发表一篇文章,一张贺卡,第二天就迫不及待的上网查找有无发表出来,更希望能发表在周刊上,好让认识的同修觉得我不错。这求名的心背后是肮脏的不易察觉的显示心。以前贺卡在明慧网发表了,就和本地区的同修作比较:我比他/她们设计得好;当文章发表出来,曾有一篇刊登在周刊上,同修说不错,我就沾沾自喜;当有同修看到我写的揭露同修被迫害的文章,指出我有不真实信息在里面时,我带着怨气指责说我的同修:哪里有不真实了?同修当时被迫害,你们为了自保,躲哪里去了?现在倒好,我曝光出来,你却说我写得不够真。

师父见我不争气,不悟,就用贺卡之事再一次点醒我,修去隐藏在背后的人心,赶快提高上来。初中文化,文章发表了,是师父给的智慧;工作是设计,能设计卡片,贺卡发表了,是师父给的技术;面对面讲真相,劝退了几个人,也和同修津津乐道的谈论,显示自己,生怕别人不知道,其实一切都是师父在做,我只是动一下嘴而已。其实自己真的什么都不是。有什么好显示的呢?

大法弟子中出神通的大有人在,他/她们都把握得很好,而我就那点事还沾沾自喜,其实是因为没有真正意识到显示心的严重。师父说:“所以不管出了多少功能,多大的功能,神通显的多大,你一定要把握住。我们最近有人坐在这儿就没了,一会儿他又显现出来了,就是这样的,更大的神通都会出现的。你将来怎么办?”[1]“如果你把大法摆到次要位置上去了,把你的神通摆到重要位置上去了,或者开了悟的人认为你自己的这个认识那个认识是对的,甚至于把你自己认为了不起了,超过大法了,我说你已经就开始往下掉了,就危险了,就越来越不行了。那个时候你可就真是麻烦事了,白修,弄不好就掉下去,白修了。”[1]

想想每次自己写的祝福语,都是:“一定做好三件事,多学法,多救人”。但是,真的做好了吗?“一定”的份量有多重?真的都做到了吗?为何每一次都向师父保证“一定”,却一次又一次的没做到,放松自己?欺骗师父,欺骗自己?不兑现自己许下的承诺。有时讲真相时,还吹嘘,有的事还夸大,这哪像是修炼人去救人啊,说严重点是用欺骗的手段,是邪党文化,本应该抱着真诚,慈悲的心去救人,不需要人为的把事情吹大从而失真,才能达到更好的效果。师父借同修指出我写的文章有不真的信息时,我还埋怨,指责,没有向内找,真的很惭愧。

当我去亲戚同修家里,看到同修家里的七岁大法小弟子,他的书桌上放着一张朴素的祝福贺卡,卡上用铅笔手写着站不太稳的文字。当时我感动得流泪,说不出话来。小同修写着:“师父,节日好!师父辛苦了!我是大法小弟子。”

同修家里不能上网,但是小弟子用那颗纯真的童心做了一张贺卡,送给师父。虽然文字有些大小不一,但丝毫没有影响小弟子那颗真诚的心!虽然我设计的卡片看上去是漂亮,但是我的心却达不到那么的纯净。对比一下自己,我想起了《金佛》的故事,真的真的很惭愧,又让师父为我这不争气的弟子操心了。

注:
[1] 李洪志师父著作:《转法轮》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