徐彦遭诬判欲上诉 双城法院威胁

【明慧网二零一四年九月十三日】(明慧网通讯员黑龙江报道)二零一四年八月四日,黑龙江双城市韩甸乡小马屯村法轮功学员徐彦,被双城市法院秘密开庭非法判刑三年。徐彦和家人要求上诉,双城法院刑庭副庭长胡业林威胁家人:上诉就可能多判。家属在中共法官的流氓恐吓下被迫撤诉。九月十日,徐彦被劫持到呼兰监狱。

以下是徐彦被迫害经过:

二零一四年五月十日早八点多,韩甸乡派出所所长阮春鹏、副所长张锐等人,在小马屯村村官周村富带领下,闯上家门绑架了法轮功学员徐彦,并抄走电脑等私人物品。当天徐彦被劫持到双城拘留所非法关押。

五月十三日,徐彦的女儿和姑姑去派出所要求放人,警察让先交钱,徐彦家人说地还没种完呢,家里哪来的钱。徐彦的女儿和姑姑只好先回家,警察开车在后面偷着跟随,在路上把徐彦的女儿劫持到警车上。阮春鹏、张锐带人再次闯到徐彦家要二度抄家,他们强迫徐彦的女儿交出家中的钥匙,未果后,一警察爬上大门要强行入院,徐彦的二姐因拼命阻拦,导致心脏病复发,被送去医院。阮春鹏、张锐等警察还不罢休,要徐彦的嫂子给在医院护理姑姑的徐彦的女儿打电话,逼她回来送钥匙,否则砸锁开门。警察得到钥匙后,进屋砸开了其它屋门的锁,抄走了所有的他们认为是法轮功的东西,晚上警察又把徐彦的女儿、女婿叫去派出所,强迫他们在抄家物品清单上签字、做笔录。

五月十五日,徐彦被双城公安局转为刑事拘留。六月十七日,他被双城市检察院非法批捕,并被转双城看守所非法关押。家属多次去看守所要求见人,所长罗艳说上边不让。

六月二十六日,徐彦因被迫害出病症被送医院。家人得知后于当日下午赶去县医院,看到徐彦被看守所所长罗艳押着检查身体,还戴着手铐脚镣,人瘦的变了样,都认不出来了。医生诊断为急性阑尾炎和肠梗阻,需住院治疗或做手术。可是罗艳当天又把徐彦送回看守所。家属再三要求接徐彦回家或住院治疗,多次给公安局国保大队王玉彪打电话要求放人,均被拒绝。

七月十八日,双城法院检察员张振廷、宋春婷向双城法院提交非法起诉书。家属几次去法院找副庭长胡业林了解情况,胡业林都不接电话。

二零一四年八月八日,家属通过律师得知,双城法院已于八月四日对徐彦非法密密开庭,开庭时徐彦问:“我的家人怎么一个都没来?”法庭人员承认没告诉他家人。而徐彦的家人直到二零一四年九月二日才拿到非法判决书。法院明明是偷偷开庭、没有通知家人,却在判决书上写着:本院依法组成合议庭,公开开庭审理了本案。并以“利用邪教组织破坏法律实施罪”为名,非法判徐彦有期徒刑三年。(注:法轮功教人按“真善忍”的原则做好人,何罪之有?奉行“假恶暴”的中共才是真正的邪教。)

家人到看守所要求探视徐彦,副所长吴加峰说:“你们要是上诉就不允许接见。不上诉就下个星期二(九月九日)接见,星期三人就送走。”家人坚持要上诉。

九月四日下午,家人拿着为徐彦写好的上诉书到双城看守所让徐彦签字。副所长吴加峰拿进去不到十分钟就出来了,他说徐彦不签,在考虑,明天再说。因为第二天九月五日就是徐彦被非法宣判的第十天,也就是上诉权的最后一天。家人看出来警察是有意拖延时间,就又委托律师去见徐彦。

律师与徐彦会见四十多分钟,徐彦看了家人为他写的上诉状,内容是:不服对双城法院的刑事判决,要求中级法院撤销对他的刑事判决,改判无罪释放。律师问他同不同意上诉,徐彦同意上诉,并在上诉状上签了字。

九月五日上午,徐彦的上诉状已交给双城法院副庭长胡业林。胡业林接到徐彦的上诉状后,给家属施加压力,说如果上诉就可能多判。在中共暴政的强权威逼下,家属思虑再三,被迫撤诉。九月十日,双城看守所所长罗艳在没通知家属的情况下,将徐彦劫持往呼兰监狱。

直接参与迫害的相关责任人:

双城市法院:刑庭副庭长胡业林;审判员:徐炳泉、王海波;书记员徐静

双城市检察院:检察员张振廷、宋春婷

双城公安局:
国保大队队长王玉彪
双城看守所所长罗艳、副所长吴加峰
韩甸派出所所长阮春鹏、副所长张锐、警察肖汉伟、杜玉广等。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14/9/13/徐彦遭诬判欲上诉-双城法院威胁-297683.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