实修才能更好的协调、配合


【明慧网二零一四年九月十一日】近来我接触了一些整体协调方面的事情,虽然是刚刚接触,可是我发现在这方面遇到的矛盾和自己过去遇到的矛盾是非常不同的,很多事情和自己过去的认识都不一样了,需要整个调整自己在法中的认识,我这才明白为什么师父在各地讲法中都有很大篇幅提到怎么认识、怎么处理普通同修和协调人、佛学会之间的矛盾,为什么师父反复提到要放下自我、整体配合,为什么师父反复强调向内找是法宝。

刚一参与整体协调,遇到的第一个矛盾也是最直接的矛盾就是同一件事情,每个人的认识都不一样,有时甚至是截然相反的认识,要和同修反复切磋、反复探讨、费很大心力才能最后在认识上统一、协调起来,才能把事情做好。我反复思考过这个问题,为什么会在认识上出现这么大的差异和分歧呢?不是都修的是同一部法吗,不是在做同一件事情吗,不是要达成同一个目标吗?

是的,虽然修的是同一部法,但是同时也存在着很多因素,使得大法弟子会形成不同的认识,会有不同的想法,严重的情况下,如果不能用法来主导自己的行为,甚至会出现不配合和拆台的现象。

第一个因素是大法弟子都曾经是王、都曾经是主,每个人的能力都非常的大。“一个王说了算就容易,哇,这么多王在一起,主意就多了,想法就多了,而且都有很强的独断性。这就是大法弟子互相配合上碰到的最大的难度,这种阻碍来自于你们自身。这里每个人都有能力,甚至能力很大,做起事来一个顶常人很多人,但是相对来讲这在配合上就是麻烦。”[1]

第二个因素就是每个大法弟子所在的层次都不一样,对同一件事情当然会有不同的认识和想法,那么往往就认为自己的认识是对的,别人的认识是不对的。师父说:“一万个人中也许能够找出俩个人在一个层次之中的”[2],大法弟子都会认为自己的认识才是对的。

第三个因素就是旧势力的干扰,严重的阻碍着修炼人的配合。“如果每个人哪他们都觉的自己有本事,他们都觉的自己能力强,他们都觉的自己说的对,僵持不下,其实那个时候,僵持不下的人是有问题的。他思想想的是我这个办法能为法做的更好,他绝不会想我在表现我自己,可是旧势力就捉住他僵持的这一点,不断的加强它──你的对、你的对、你就做的对!所以那个时候是不清醒的。”[3]“而且旧势力觉的越不圆满越好,你去做吧,漏洞百出,谁能把它补上那才了不起,给了大家共同修炼的机会,它是这么看的。”[4]

第四个因素是人在修,而不是神在修炼,所以修炼人会有各种执着心表现出来。修炼人的心往往会被眼睛所看到的假相迷惑住。师父说“好的那一面已经看不见、已经隔开了,你们看到的永远是没修好的这一面,但是你们不要不抱着慈悲心,不要固定的看人。”[5]也就是说,我们永远看到的都是对方没修好的那一面,从而觉得对方修的不好,有问题,如果不向内找的话,就会认为自己的修炼比对方强,自己的意见才是对的,感性主导了理性,从而不能接受对方的认识。

第五个因素也是法的需要,也是整体提高的需要。“如果这个负责人真的也象师父一样,或者想问题全面、绝对不会有错,那么这个地区很多人就修不出来了,因为他想的最全面了,没有你想的了,他做的事情都是最好的,也没有你的好了。是这个道理吧?”[6]“我告诉大家,不管负责人这件事情做的够不够好,都要协调协同把它做的更好,不能够拉出去单独干,谁做了谁就错了,我这个师父可不会认同。”[7]

在整体协调中修炼,所涉及到的因素远远大于作为一个普通修炼人会遇到的修炼因素,那么这方面产生的矛盾会更尖锐,更触及心灵,也更难以把握和摆正自己的基点。但是很快我就发现,虽然在整体协调的情况下产生的矛盾所牵扯的因素更多、更复杂,但是解决的办法和作为一个普通修炼人所遇到的矛盾的解决办法是一样的,那就是多学法、无条件向内找自己。

我在自己修炼的时候曾经有很长的一段时间觉得身边最经常接触的两个同修有问题(称他们为A同修和B同修吧)。觉得他们的状态很奇怪。但都有一个共同之处,就是一要配合做救度众生的事情的时候,就会彼此之间的心性关变得很尖锐。我经常会在和他们配合的时候生气,导致配合的不好,不能更大程度的做好救度众生的事情。后来,随着修炼的提高,我发现并不是同修的状态奇怪,而应该是自己人心不去导致和同修不能更好的配合,另一个原因是旧势力在钻大法弟子的空子,使大法弟子做不成救人的事情。那时我也知道自己的状态不对,但是很长一段时间也找不到是自己的哪颗人心导致自己看同修有问题,直到有一天,学习师父《二零零九年华盛顿DC国际法会讲法》,看到其中有这么一句法:“多数是自己的意见不被采纳,或者对别人的瞧不起,这两种心的反映是最强烈的。”我一下恍然大悟,原来自己一直觉得A同修有问题,其实是自己有问题,就是瞧不起同修,总认为他修的怎么那么差劲儿呀,怎么修的那么不好呀。其实不是他真的修的那么不好,自从我发现了自己这颗人心之后,再看A同修,一下子就觉得他其实很多很多方面都已经修的非常好了。

后来还发现,自己对他还有气恨、委屈、埋怨的心,觉得两个人经常在一起配合,他就应该多帮助自己,而他却没做到。原来其实都是自己的问题。这样就解决了和A同修之间不能很好配合的问题。而和B同修的矛盾解决起来更直接。一天我们又一起配合救度众生,我一看到他就觉得气不打一处来,看他什么都不对,他一张嘴讲话就烦。我心里没有为这种假相所动,我心里对旧势力大声说道:旧势力,你又来干扰我来了,你让我生气,你让我不能更好的和同修配合,救度众生,我解体你,我就在心里发正念,整整发了一个小时,这股气没有了,从此再看B同修就再也不会觉得他哪里不对劲儿了,一切正常了。

随着修炼的進一步提高,我发现自己身上还存在着非常严重的一个问题,那就是为私的因素还很大,不能真正做到无私无我、先他后我。我曾经有很长的一段时间,和一个学法小组的同修抱怨A同修修的多么差劲儿。这样讲了很长的时间,随着修炼的提高,忽然有一天,我发现自己在抱怨A同修修的差劲儿的时候,只是在单纯的发泄自己的不满,并不是抱着为同修负责,使同修能够提高上来的目地来指出同修的不足。而且只是在抱怨,并没有看到同修有问题之后,问问自己,自己要怎样做才能使同修走过魔难,才能使他提高上来,原来一切都是站在为私的角度在处理问题,离真正为他的境界差的太远了,那以后,我就尽量不抱怨,在想要抱怨的时候,就想一想自己怎么做能帮助同修走过魔难。这种道理,从法理的角度来讲,好象人人都明白,而且,好象都明白的不能再明白了。但是在实际修炼中,我却用了那么长的时间才真正提高和升华上来,才真正在遇到具体事情的时候能想到师父讲的这个法理,我发现真正的做到实修是很不容易的一件事情。

那么平时在实修中打下的基础,让我在進入整体协调和配合的工作中来之后,虽然遇到的冲击非常之大,但是我已经能做到无条件向内找了,冲击再大,也知道调整自己,尽自己最大的能力来配合好,没有不满和抱怨的情绪,也再没有瞧不起谁的感觉。

与同修共勉,有不当之处,请同修慈悲指正。

注:
[1] 李洪志师父著作:《各地讲法十》〈在大纪元会议上讲法〉
[2] 李洪志师父著作:《转法轮》
[3] 李洪志师父著作:《二零零三年元宵节讲法》
[4] 李洪志师父经文:《二零一三年大纽约地区法会讲法》
[5] 李洪志师父著作:《各地讲法十一》〈什么是大法弟子〉
[6] 李洪志师父著作:《各地讲法六》〈亚太地区学员会议讲法〉
[7] 李洪志师父著作:《洛杉矶市法会讲法》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