参加师父讲法班后 疾病消失一身轻松


【明慧网二零一四年八月六日】我是一九九四年得法的老弟子。回想起参加师父广州讲法班的日子,至今激动不已,难以忘怀。九四年我刚得法三天,就听说师父要在广州办讲法班,我带一箱方便面,坐飞机去了广州。

师父的广州讲法是九四年十一月二十一日开始的,也是最后一次讲法班。师父在一个能容纳近七千人的广州大体育场讲法,每天都是晚间开班。我和家乡十一名同修来到体育场听法。

师父讲法时是站在会场的正中间,我坐的位置离师父最近,大约两米左右。我们静静的坐着等着,看师父从哪边来,可一看师父坐那了。师父怎么来的,从哪边来的,我眼瞅着就没看见。师父来呀,走啊,一次没看见。九天班都是这样看,一瞅没了,再一瞅坐那了。

我第一眼看到师父,就感到师父那么高大,周围的同修都没有师父高,太高大了。我穿着大毛领衣服,别人穿的都是半袖,师父瞅我,我还不好意思的低下了头。师父瞅我好几回,我坐在那儿,就感到胃往出吐沫,一会吐一口,一会吐一口,就感觉胃里非常舒服。当师父讲法时,我就想:师父啊!你把我胃治好就行,让我能吃饭就行。以前,我一般东西都不能吃,萎缩性胃炎、风湿性心脏病、肝不好、贫血、便血等疾病。只能吃稀饭,水果也不能吃。师父啊!让我能吃饭就行。我静静的听师父讲法。

等第三天师父给学员净化身体时说:你们想自己哪儿有什么病,或者想亲朋好友的病就好使。师父站起来,一挥手绕半圈,一抓就到了手里,再绕半圈,共抓了两回。第一次把抓的东西撒到地上,一撒手,我看到一团黑气,呼一下起来一米多高,师父用脚一踏一下就把这黑气团踩下去了。第二圈师父的身体显的更高大,师父身体挡着,我就没看见。当天晚上从体育馆往旅馆走,我就感觉身体轻飘飘的,象飞了一样。

回到旅馆,同修切磋。我说:师父给净化身体,那黑气怎么那么黑呀?可黑了,师父脚一踏就又都变成白的了。我一说,同修都来问我,当时旅馆得有一百多同修,他们都说没看见。第三天我就感到师父说的:去了就是缘份,法轮人人都给下,我当时就感到自己有法轮了,就知道师父是一个大佛。我从家走时我的两手、两脚、全身都肿着,现在就感到我身体从上到下全变了,恢复了原样。

十一月份的广州天气也很冷,可我没觉的冷,睡觉感到全身湿漉漉的,还有药味,一摸全身粘糊糊的,九天班都是这样的感觉,还不是出汗的状态。睡觉不感到是在广州,就感到把家的一切全忘了,放不下的全没了,一会就连观念全改变了,什么都没有了,头脑空空的。我当时三十六岁,从来都没有一身轻的感觉。多少年柿子、香蕉不能吃,同修买回来让我吃,我说:不能吃,几十年也不能吃水果了,一吃就吐。同修说:你能吃。我当时就吃了好几个柿子、香蕉。吃了之后什么感觉也没有,正常了!过去吃水果肚子胀,全身肿。第二天我买来水果请同修吃,我也吃。心情那个激动啊,用语言无法表达,我喊起来了:我能吃水果了!我能吃水果了!

师父天天给我净化身体,我看到师父激动的不得了。我们每天晚上不睡觉也不困,九天班每天晚上没时间睡觉,也不难受。身体那个舒服的感觉用语言无法形容,心情天天那么好。

无论邪恶怎么猖獗,我都坚定的信师信法。现在我和同修一样,都在抓紧做好三件事,可我和精進的同修比较还有差距。在修炼的最后时刻,我要做到越最后越精進,不给自己修炼留遗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