高考中超常发挥的考生


【明慧网二零一四年八月二十三日】我是一名大法小弟子。近日,我接到了一份知名重点大学的录取通知书,亲友和同学们纷纷向我表示祝贺。他们都说我是一个超常发挥的幸运儿,说我与平时模拟考试相比,取得这样的成绩真是超常。

平时,我在学校的学习成绩一般,模拟考试大多在五百二十分上下,位居全校四百多名,可高考中我的考试成绩超常,得了六百二十多分,名次跃居全校前一百名行列,并被国内某重点大学录取。大家都觉得不可思议。那么原因又是什么呢?

我从小就跟随母亲学法炼功,襁褓中经常听着师父的讲法入睡,后来到上小学、中学直至高中,大法一直指引我成长。

但我天生有一种争强好胜、胆小的劣性,上学后,虽然知道师父说的:“作为一个学生你的天职就是把学习搞好,因为你是学生。”[1]我虽然爱学习,但其中夹杂着争斗心,外表看上去我热爱学习,但从中总是有一股不服输的劲头。师父看到我的执著总是在点化我,让我的成绩始终不能站在前列,就是让去这个心。有时悟到,学习成绩就好点,有时悟不到就出现下滑。

放学回家,母亲常常和我学法,并不断的交流,让我放下追求名次的心,虽然我认为有道理,但内心还是希望打高分好,感到那样会得到老师和同学的好评,有一种高人一等的感觉。但由于学法不深,直到高二阶段才发现是严重的显示心和欢喜心。但悟到人心难,去人心也很难。去这些人心,我是翻来覆去的经历多个来回。

至高三后期,我的模拟考试成绩竟然一次不如一次,重大考试排名直线下滑。那时回家签字心里很害怕,怕父母伤心失望,但越这么想结果越糟糕。有一次头脑中突然想到师父说的“没有了怕,也就不存在叫你怕的因素了。”[2]同时意识到这也是对父母的情所致,结果真的就没有之前想的那么可怕与糟糕了。以后我就把每次努力后仍糟糕的排名视为对我执著心的暴露与考验,想着好事坏事都是好事,遇到不顺心的事不和常人一样不高兴,我尽力了,剩下的一切都听师父安排,相信师父安排的一定都是最好的。

高考时,我所在考场的环境并不有利,临街、嘈杂又靠窗户,而其他的本班的同学,环境比我好,地利人和都占了。我当时心中默默请求师尊暂且打开弟子的智慧,以弟子所能最大限度去证实法。

考试开始了,奇迹出现了,理科中我最弱的那道难题居然变成了最简单的题目。考试前我还有相当一部份功课没有复习到,可偌大的高考卷中我没复习到的内容几乎都没考。每当我害怕再像模拟一样马虎时,就想师父就在我身边,看着我答题,怎么会轻易马虎呢?于是整个考试都比平时顺畅很多,回家估分比平时高出六、七十分。出分那天电脑显示结果比估计的最高分还高出十几分,当从学校得知象我这样如此超常发挥的只是个别的时,才明白是师父将弟子成绩提高了一百多分,推高了一大截。若以我之前的模拟情况上六百多分是根本不可能的。

成绩公布后,同学们都半开玩笑的叫我“大神”,虽然我并不喜欢他们这样叫,但还是能感觉到他们由衷的惊奇与羡慕。老师也相当惊奇、夸奖我的如此超常发挥,但我内心十分淡然,更没有常人的那种异常兴奋感。

回想那些付出比我大很多的高三同学,他们花费多少日夜挑灯苦读而成绩平平,相比之下,他们苦心追求的名次与分数并没有想象的美好时的那种失落,让我更加明白“无求而自得”的神奇。多少家长后期陪读,帮孩子找各种诱人却价格不菲的补习班,大晚课相当一部份同学花高价补课,而结果却并不如人意。而我的高三真的没有付出他们那么多。我在学习的同时,不断学法修心,不但没有耽误学业,反而取得了超常成绩。正如师父所说:“你不去想大学的事,你就努力学习好就行了。你把学习搞好了不就有了大学吗?”[1]

这次的超常成绩,和我注意修去自己的显示心、妒嫉心、爱面子心有关。高考前一段时间虽然学法少,就看日记本上的师父经文,每当心中难受,感觉过不去关时,就反复的看,在心中默记,尤其是中午午休时记下几句话,下午在学校都感觉到充实而有力量。在家中与妈妈同修有矛盾,我也能时时提醒自己是个修炼的人,不象常人一样看待问题,知道与妈妈的矛盾是在给我提高心性,否则上了大学便没有象这样没有隔阂又提高心性的好机会,我很珍惜这段时光。我想,没有那颗心就没有那个难了,一切事都是针对我的执著心来的,所以也体会到了“劳身不算苦 修心最难过”[3]的心酸,但基本上算是过来了。我认为是师父看弟子未迷失本性与正念,通过了初步的考验,才给予我这次超常,并借别人口中的“大神”来点悟我明白大法的神奇。师父只看弟子一颗心,心摆平了,便给予弟子不求而常人煞费苦心都得不到的成绩。一百分的超常提高让我又一次深刻领悟了大法的超常与神奇。

但我明白这成绩除了证实法与为我下一步打下好基础外别无他用,它不是让我欣喜若狂的,而是更加坚定正念的。我知道接下来的日子里周围的环境变了,接触的人变了,我修炼的状态也要有一个改变了。同修们都关切的叮咛我切勿迷失在常人的污浊染缸中,我知道下一阶段走过来是什么结果,掉下去又是什么结果。既然师尊已将大法的如此神奇让我看到,就一定希望弟子能带着正念去开辟一个新的环境,救度一方众生,眼前的一切都是师父给的,是用来证实法的,若忘了修炼人的身份,混同于常人,这一切将毫无意义且不复存在。

在过去的日子里,由于学习紧张等原因,我在做三件事上做的并不多,平常只是辅助母亲做一些救人的事,如下载和打印资料、做不干胶等。今后我还要不断精進,在新的环境中做的更好。

注:
[1]李洪志师父著作:《转法轮法解 》〈在广州讲法答疑〉
[2]李洪志师父著作:《法轮大法 精進要旨二》〈去掉最后的执著〉
[3]李洪志师父著作:《洪吟》〈苦其心志〉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