考场超常发挥 军训不忘学法


【明慧网二零一四年八月二十二日】我是一个大学生。现在和同修们交流的是过去的一年中自己的修炼点滴。

一、考场超常发挥 军训不忘学法

二零一二年六月,在高考考场上,我心中默念“法轮大法好,真善忍好”,背《论语》、《洪吟》,思想很平静,也不紧张,明白大法弟子的路已经是师尊安排好了的,是最好的,结果成绩比平时高出大约二十分,顺利考上重点大学,感谢师尊!

高三那年,几乎每天坚持学法、炼功、发正念,高考后,坚持和父亲(同修)去集体学法,在打暑期工回家路上,和父亲配合有时发彩信,有时邮寄真相信。

大学开学后不久,和舍友讲了“天安门自焚”骗局,但由于怕心和爱面子心,没有劝她们退出邪党。

军训期间回到宿舍,我坚持看《转法轮》,在军训时,一有空,就背法和发正念。在师尊的呵护下,开创了自己在宿舍学法的环境,现在坚持每天早上起来炼静功(床上有遮光帘)、发正念。

二、给任课老师和同学讲真相

我的专业是中医学,需要学《医古文》,这门课的老师是坚定的邪党跟随者,每次课上都说他相信邪党,跟随政府。一次,他在课上说大法是不好的,深受邪党新闻的毒害。师父说过:“大法给你好处你来了,大法蒙难你却躲起来不敢为大法说句公道话,你连一个普通的人都不如,还谈什么在家学法?”[1]

我明白作为一个大法弟子在大法的名誉受到损失时,应该走出来向世人讲真相,我先发正念清除他背后的一切邪恶因素,走上前和他说:“老师,你上课时说错了,大法是好的,天安门自焚事件是假的,四·二五报导法轮功学员围攻中南海是错误的。”他不相信,一直强调他相信政府,难道有错吗?我继续发正念,他说要上课,不跟我争论了。

下课后,他主动找我谈话,我坚持说他是错的,他大骂我思想不正确,政治立场站在哪了,应该受到批评教育。我知道那是他背后的邪灵因素控制他的,当时我觉得他有些好笑,说的都是邪党那一套。

过后,从法中明白了当时自己其实有争斗心,带着人心,强调别人错,自己对,后悔当时没想起师尊的法“修炼人 自找过 各种人心去的多 大关小关别想落 对的是他 错的是我 争什么”[2],而且自己对一些基本真相资料看的不多,向世人讲真相还有些含糊,没有把事情做好,慈悲心也不够,没把他当成是可怜的被中共邪党毒害的人。

这次讲的效果不好,更加让我意识到师父讲的:“你们记住了,哪里出问题,哪里就是需要去讲真相了。(鼓掌)效果好坏,你不要看对方,是出自于你们的心。”[3]尽管如此,慈悲的师尊还是鼓励我走出了这一步,那天天空上出现了美丽的双彩虹。

直到现在,我一有机会就和同学讲真相,一次和其他宿舍的同学到操场为跑八百米考试做准备,当我和她谈起“天安门自焚”是假报道时,她说:“原来我被骗了这么多年了,怪不得我去香港那边,特别是一过境后,好多法轮功展板。”此时我越来越体会到世人真的是在等着我们去救度,大法弟子是一个整体,我们真的要去讲真相。

三、走出自己的路

师父说“作为修炼人没有实质的榜样。每个人都在修自己,每个人都得走自己的路,没有参照。”[4]“所以不管自己在修炼中觉的自己做的好和不好,讲真相的事你都应该去做。”[4]我意识到不能再找借口自己修的不好,而耽误做救度众生的事了。

我开始在各个教室发真相资料,或夹到同学的书中,之后意识到在学校图书馆打印真相资料有不安全因素,就停发了。现在,我带了一部真相语音手机到学校,尽量坚持每星期都出去拨打语音电话,带给世人福音。

我第一、二次出去的途中,都遇到警车从身边开过,那时,才意识到平时觉得自己已经没怕心,原来怕心还有,但我立马否定他,那不是我,相信师父说的“一个神谁都动不了他的心,该做什么就堂堂正正的去做。”[3]结果安全回校。

第三次出去做手机项目时,我在等红绿灯,此时,一辆警车在我身边停下,我默念正法口诀,感觉世界静止了,思想中只有大法。车上的人没下,绿灯到了,警车走了。那天接听电话的人中听久一点的明显比前两次多了,我知道一切都是师尊的苦心安排,去我的怕心。正如师尊说的“无论在什么环境下都要坚定正念哪,因为你是大法弟子,你是特殊的生命。”[1]

我很幸运,能当一个正法时期的大法弟子,我知道自己还有很多执着心没去,我要珍惜这来之不易的圣缘,实现下世的誓约,借此次法会交流激励自己,做到修炼如初,一定要跟师尊回家。

注:
[1] 李洪志师父著作:《二零零四年纽约国际法会讲法》
[2] 李洪志师父诗词:《洪吟三》〈谁是谁非〉
[3] 李洪志师父著作:《二零零三年元宵节讲法》
[4] 李洪志师父经文:《二零一三年大纽约地区法会讲法》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