纽约法会期间清除邪恶干扰的经历与体悟


【明慧网二零一四年八月二日】二零一四年纽约法会期间,我有幸在纽约市参与众多讲真相的活动,经历了许多难忘时光,但有一个最难以忘怀的经历,希望和大家分享。

就在法会的最后一天,我们在时代广场炼功,展示法轮大法的功法,那里是纽约市的“心脏”地带,每小时都会有数以千计的人经过。尽管活动开始之前在下雨,但当我们面对众多纽约人开始展示功法时,天气开始转好。

最初我举着一个横幅,接着我又发真相传单,再后来我开始炼功。正在炼功时,突然,我们被告知要发正念。

发正念的第一节过后,音响中传来声音告诉大家说,我们必须消除所有对我们活动的干扰,我心里开始感到沉重,因为我不知道发生了什么。第二节发正念后,我决定站起来看一看,让我吃惊的是,我发现中共派来了一伙人正在展示诬蔑师父和大法的横幅。

我立即走了过去,看他们在干什么,我尝试跟他们沟通,但他们就是不断的蹦跳着并且叫嚷不停,我一个人的力量难以阻止他们。附近有五至七个女性大法弟子对着他们发正念,但他们还是照样如此。就在那刻,我感到,不能允许他们继续以这种方式毁坏众生和他们自己,如果让他们继续如此,那是对他们以及对纽约普通民众的不善,因为我们是正法时期大法弟子,我们不能让普通民众受到毒害,我们的使命是救度众生。

我决定向那些高大的男性大法弟子求援,以便能够遮挡邪恶的谎言宣传,因为他们只有十至十二人,而我们有超过两百个同修在那边。

很快,许多同修过来帮忙。邪恶一伙分成了两拨,我们也分成了两拨,站在他们的横幅和标语前面,阻挡他们继续毒害普通民众。有一个加入進来的高个子年轻中国同修遭到了这伙人的谩骂和吼叫,但他并不为所动,接着又有几个同修加入过去支持这名年轻的中国同修。

不久,形势扭转过来。当众多男同修过来后,邪恶一伙开始安静下来,并感到害怕,几分钟后,他们的头目告诉他们打包开溜。当邪恶决定放弃时,我感到取得了很大胜利,我们可以继续使我们的活动不受干扰的進行到最后。

几小时后,也就是在我们的下午活动中,这伙邪恶之徒又再次出现在联合广场。但当我看到他们蜷缩在一圈隔离栏后面,还找来几个警察站在附近时,我禁不住呵呵笑起来,根据我所在层次的理解,明显这伙邪恶之徒先前在时代广场已经被吓的不轻。

他们站在隔离栏圈里面,象受惊的动物,其中一个甚至还模仿我们发正念似的,把右手立掌放在胸前。我明白,他想尝试用一种超常的办法来保护他自己,但我真为他感到悲哀。他们的隔离栏圈外有许多同修,这样很少有人能看到那几个恶人。

那时,有一个经过的普通人跟我聊了起来,他说:“这伙人,他们象那样藏在隔离栏后面,怎么可能获得支持呢?你们的师父有十一处财产,真是了不起!”他指的是那伙邪恶之徒举着的一个对我们慈悲师父進行造谣的横幅,横幅上称师父拥有十一处财产。

美国人的想法和中国大陆人的想法完全不同,中共制造的污蔑横幅反而恰恰起了正面作用。美国人没有象中国大陆人那样的嫉妒,相反,他们生长在一个鼓励人们成功的社会,美国人把那些成功人士看成是一个典范。所以,即使我们慈悲的师父真的拥有十一处财产,美国人也会把这个看成是一种正面的信息,因为那意味着师父在常人中是一名成功人士。

修炼的角度来说,我从中悟到,我自己个体并不能起到太大作用,但一旦我们形成整体并协调一致,我们就势不可挡。我还悟到,我们只有用我们的力量在这个空间和另外空间同时铲除邪恶,邪恶才不会猖狂。我也悟到,在向另外空间发正念的同时,我们这个空间的身体也要做出行动,这样才会更有效的控制邪恶。

这些邪恶之徒是如此的少量和虚弱,甚至那些警官都反对他们。将来,只要邪恶开始尝试干扰我们,我们马上自然形成一个整体,我们就会更加强大。

以上仅为我个人在有限层次上的几点理解,请慈悲指正。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