药片吃不到嘴里

关注度:
【明慧网二零一四年七月三日】

(一)我得法了

我大专毕业,是个助理统计师。四十八岁那年,我在一个大型国企的生产部做综合统计工作。那时,我身体很不好,我患胃病,通过做两次胃镜,确诊为胃溃疡。大夫说:“你这胃底部烂了,就象那个饭锅似的,哪坏了也别坏底啊。”我还患有结肠炎,做过肠镜:横肠、直肠、降肠等处都发炎,还患有严重的类风湿,化验类风湿因子呈阳性。在疗养院做过水疗、蜡疗、竹节拔罐疗、泥疗……一做就是几个疗程。

胃肠不好只能吃点熬烂的面汤、面条、面片、玉米糊粥之类的,整天浑身无力,度日如年。后来又患上病毒性结膜炎、角膜炎、荨麻疹,多年心悸,顽固性头疼,顽固性失眠症。眼睛什么也看不清,上医院看病,都得孩子领着,为治病花了上万元药费,我在病魔的死亡线上挣扎着……

一九九八年八月末的一天,单位一个同事拿来一本《转法轮》,放我办公桌上,说:“大姐,你看看这本书,你就没病了。”当时,由于受邪党无神论的灌输和毒害,心想:“看一本书就好病,太玄了,我不信。”我说:“我不信这个,我信科学。”她说:“你就看看吧,要不,你坐办公室一天,也没啥事,有的是时间,你就看呗。我就是看这本书看的病都好了。”说完她就走了。

我拿起书翻了翻,只看了三页,头疼起来了,我就不看了,放到一个不常用的抽屉里。几天后的一个中午,我突然想起来那本书,我拿起《转法轮》看了起来。

我看啊看啊,聚精会神的看着,周围的一切都静静的,突然一个同事敲着我的门玻璃大声说:“班车要开了。”我才知道下班了。同事边跑边喊:“别开车,还有一个人没上来呢。”我背着兜子,胳膊夹着这本书急速上了车。

到了家,我進屋拿了一个小板凳,坐在窗下继续看书,直到天黑了,看不见字了,我才進屋,正好看到第一百八十页。

(二)药片吃不到嘴里

长期失眠的我,这天晚上睡着了。睡到半夜两点多钟,我突然胃疼醒了,肚子也疼起来了。我说:“快打车去医院。”老伴见我疼的不行了,一边喊着:“我去叫车。”一边赶忙给我拿来一片胃药,刚吃到嘴里,胃药就喷了出来,我说:“快把药找回来,進口药,二十一元一盒,太贵了。”

他在墙角捡回那片药,我又放到嘴里,药又喷出去了。这次怎么也找不到药了。我开始又拉又吐,丈夫和孩子把我架到厕所,找出租车的事也忘一边去了。我上吐下泻,浑身出的汗象洗澡似的往下淌。我脱光了衣裤,老伴用毛巾给我擦汗,一直在厕所架着我,我拉着、吐着……直到再也拉不出来了,再也吐不出来了,我一点力气也没有,瘫倒在床上。这时已是早上五点,我睡着了。

睡到早上七点多,我让孩子和我去一家专门算命治病的人家,因那家在五楼,我没有力气上去,就让孩子上去看看那人在没在家,在家,我再去。我坐在马路上等孩子,一会孩子回来说:“妈,那人在家呢,她说今天不给看,谁来也不给看,给多少钱也不看,就今天不看,明天看。”

我正准备跟孩子回家,这时,一个卖苞米的小贩推着自行车站到我的面前喊着:“谁买苞米啦,热乎乎的,一元一穗。”我突然闻到苞米的清香味,我说:“我买一穗。”孩子说:“妈,别买,你胃不行,好多年没吃这东西了。”我心里想着:“死了我也得吃啊,多香啊,我饿了。”

我拿起苞米,大口大口的吃着,还想再吃一个,但小贩已经走远了。我坐在路边,吃完苞米,又让孩子去小卖铺再买一卷饼干,吃完了饼干,才和孩子回到了家。

刚坐到床上,一会又过来一个骑自行车的,一边慢慢的骑着自行车,一边喊着:“谁买快鱼喽,十四元一斤。”我跟孩子说:“快喊住他,给妈买一斤快鱼,我要吃大米饭炖快鱼。”孩子说:“妈,你这是怎么了?这么多年你也没吃米饭,刚才吃那么多东西,现在又要吃米饭,你再犯病,就没办法啦。”我说:“没事,我现在就想吃,再说,吃完苞米啥事也没有啊。”

到了中午,热乎乎、香喷喷的米饭和鱼做好了,我饱饱的吃上了多年没敢吃的可口的饭菜。

星期一上班后,我把这事对借给我书的那个同事说了,同事说:“你多荣幸啊,你和师父缘份太大了,这是师父在给你净化身体。就是给你的胃啊、肠子啊、肚子啊、心脏啊都换上新的了,您整个身体都是全新的了,你赶快到你家附近找个炼功点炼功吧。”

我在家附近的一个公园找到了炼功点开始炼功。我知道这是大法师父管我了,给了我一个全新的生命,使我坚定的走上了一条修炼的路。

(三)亲见师父的大法身和大法轮

没炼功的时候,我就胆小,大白天也得找个人做伴,总是一夜一夜的睡不着觉,脑子里总是浮现一些低灵的东西。这次师父给我净化身体后,大约过了一个星期后的一天,因丈夫出门没回来,我害怕极了,我打开灯,在床角上坐着,坐着坐着,我困了,就倒在床上睡着了。

一小觉醒来,我要上厕所。我刚坐起来,一眼就看见了慈悲伟大的师父穿着黄色的衣服坐在我的面前,一切都是祥和慈悲的。我当时愣住了,心想:“这不是师父吗?”这时师父就隐去了。我侧身下床要穿鞋,我刚右转身,师父的大法身又坐在我右边的方向。这时,我面对着师父喊了一声:“师父!”师父又隐去了。

第二天,我上班又去问那名同修,同修说:“这就是师父告诉你,从今以后,你再也别害怕了,师父时时都在你的身边保护着你。师父时时都在你的家里啊。”打这以后,我再也不害怕了,我睡觉也香了。

又过了一个星期后的一天晚上,我打着了灯,穿上了拖鞋,准备上厕所,刚站起来,突然在墙角的北上方无数无数的大法轮小法轮都呼呼的進到我的眼睛里——金黄色的、金红色的,呼呼的飞速的往我的眼睛里進啊,真是呼呼的往我的眼睛里飞着,那个速度是非常快的,使我无法形容的。整个屋里光彩夺目,全是法轮,我也不知道持续了多长时间才没了。

本文章或节目明慧网版权所有,非盈利转载请注明
来源明慧网,并包含明慧网原文标题及原文链接。
网址转载: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