工作中修去显示心、争斗心和求名的心


【明慧网二零一四年七月十三日】我和妈妈于一九九三年八月八日开始修炼大法。不知有多少同修会象我这样,带着年轻人的狂妄走入大法修炼的。我妈很看不惯每次我这种神气活现的样子,就说:“你总是自我感觉这么良好,做人不低调。你看神通出的多的同修,都是很低调很踏实的那种人,你修炼这么多年了,出过什么神通吗?”我还会搬出师父关于大根器之人的讲法,说“我觉得我没准儿就是大根器之人呢”……

师父讲过的:“常人是看不到自己的不足的,认为自己哪儿都好,一朵花儿”[1]。师父说的是常人,但是修炼二十年,大部份的时间,在我的心里,却一直觉得自己是“一朵花儿”,还挺不错的:觉得自己外表好看,觉得自己看钱财看得很淡,觉得自己没有在人中的奸滑,看待事物充满正义感,觉得自己脑子好用,读师父讲的法理解的快,觉得在常人中工作能力强,虽然也常跟人说,这一切都是大法给的,但是当听到师父说 “人类社会就是这样一个社会,也不能都在大公司里上班的”[2],我心中就会窃喜,因为我就是一直在大公司里上班的,天天出入外企办公楼,拿着高薪的白领。

写出这些,才意识到我的显示心有多重,这种强者的姿态在常人的眼中是多么刺目,在神的眼中是多么可笑。

在十八年的工作经历中,我遇到了几次丢了工作的心性魔难:因为看不惯领导混乱的男女关系而对其出言顶撞;因为新领导发现我修炼法轮功而无理由的辞退;因为领导不能忍受下属比她外表出色……我一直把自己放在一个被迫害的角色上,心中的愤愤不平转变成了越战越勇的争斗心,除了想着他们一定会因为不检点,因为迫害大法弟子,因为妒嫉心而遭恶报,就想着一定要找个更好的工作,更高的位置来宣示我没有被打倒,是强者。而我确实每次再找到的工作都更高薪,更高阶。我觉得我能步步高升是因为我在几次心性关上都过的不错,师父奖赏我。然后,我又有些神气活现了。

然而,最近,类似的心性魔难又来了:公司机构改革,重新竞聘。我竞聘的位置在公司里亚太地区基本上看不到竞争者,亚太地区负责人在公告前甚至私下表示对我拿到这个职位非常乐观,然而结果出来时,却发现总部空降了个人来填补这个位置。而别的能力、口碑不如我的,但是每天溜须拍马毫无正直感和业务能力的人却在亚太地区谋到了职位。我一下子跌入情绪的低谷,我猜测我之所以落选是因为有人在背后捣鬼,因为我的两个上司都在钱上手脚不干净,我作为间接知情人如果升到亚太地区对她们会有威胁,而我平时对她们这些行为的明确鄙视都增加了她们想除掉我的决心。果然,消息刚一传开,俩人就分别来找我幸灾乐祸的探听和“建议”,象是来我面前庆祝她们的胜利。再过一段时间,我被降到运营部门,说只有行政的工作给我,看我做不做。刹那间,好象周围人看我的眼神都不一样了,充满了怜悯。

我回到家,无精打采的跟我妈说,竞聘没成功,我妈说跟我一起看师父《对澳洲学员讲法》的录像,说我最近这段时间对竞聘这件事太上心了。我默默的坐在电视前看师父讲法。其中的一个问题使我一下子从消沉中醒了过来。

妈妈说的没错,长久以来,虽然我不再在语言上锋芒毕露了,打扮上也低调了,但我还是醉心于当常人中的强者,正直,力争上游,成为耀眼的业务明星,忘却了我今天所谓成功的一切,能力的卓越,为人称道的品行,耀眼的职业形象是从大法修炼中得来,我没有出神通,还仅仅是常人中的能力,就让我显示心膨胀起来,而每次遇到这种情况都把自己放在一个受害者的位置上,没想过这是自己的争斗心起来了,才招来了这些魔难。向外看,好象永远是别人对不起我,但是,为什么我会反复招来妒嫉、排挤呢?如果我没有跟世人拧劲儿要争上游的心,还会有这场常人的输赢之战吗?师父说:“目前的世人,包括不同阶层的大多数人,都不知自己来世上是为什么了,都在自己的事业中奋斗。特别是小有所成的更是忘我的沾沾自喜,那些觉的自己有点什么本事的时候又忘乎所以,觉的自己生活的不太好又愤世不平。”[2]这句话就象是针对我说的,每次我读到这段时,还常常跟妈妈感叹现代人的短视,但是今天我读到这一段,眼中显现的形像就是我自己。

正在我以为我找到这心性根源并去掉它时,我又通过了一个外部大公司的几轮面试,职位就是我在本公司申请未果的亚太区职位,虽然候选人名单上只有我和另外一个应聘者,但是猎头和聘用公司的人事管理者都认为我的胜算更多。一时间,我觉得是因为我这次心性关过得不错,师尊终究是会让我得到这个职位的。终于可以扬眉吐气的离开现在的公司了。然而,峰回路转,在最后一刻,我又落选了。而且连之前看好我的人事经理也觉得说不出什么理由来。

我心里又陷入了失落。我反复在想是不是我之前存在那种常人狡猾的心,因为想从大法中获取,才会有之前的那些领悟,觉得悟到了,师尊就会帮我拿到那个职位。后来我悟到并不是我有那颗狡猾的心,而是我这颗求名的心、争斗心和显示心一直去的不扎实,心还是不稳。当初次落选时就悟到的自己那些心,在第二次胜利在望时又浮动起来了,这也不是第一次了,我回想这十八年工作经历中的几次沉浮,我用心确实太多了。

我一直不觉得自己是个自私的人,待人处事上,钱财上,运用权力上,从来问心无愧,十分坦荡。但是在维护自己的名誉上,建立自己的声望上,我一直是很看重的。表面看起来好象是我维持的良好声望有助于大法在世间为人接受,实际上在常人收获的这些荣耀成为我个人名声的一部份,看起来是在人世间证实大法,实际上还是在证实自己。尽管我常说,我现在的一切都是师尊给的,但是我却在享受那份在常人中的荣耀,在内心深处,求名的心还是非常重的。别人说我句好,我马上面露喜色,听到批评,或者听到对我的诋毁,虽然知道这是修炼心性的时刻来了,自己也做出“大度”的姿态,但还是很难做到心平气和。

经过最近这两轮的波折,我从浮躁中冷静下来,每天增加了学法时间,以前学法很难入心,现在才体会到法入心之后那种震撼的感觉。以前突然发现师尊的某一段法特别有针对性,针对的对像往往是妈妈,现在我更多的时候发现,师尊的那些法针对的是一直自以为“非常正的我”。

最近我从公司辞职,没有了之前患得患失的心态,也没有了那些不平的心,反而公司里里外外的反响很大,公司里的高管给予了我很高评价,并公开为我鸣不平,但我已经对此不再心潮澎湃,反而对终于有一段时间专心学法做三件事感到由衷的高兴。

前两天回公司办事,跟过去的同事一起吃饭,她跟我说,我的前上司想接我在任时的一项工作时,面部表情恶狠狠的说:“这工作之前一直是我做的,她什么时候做过?她从来没做过……”我听了淡淡一笑,也没有了之前的怒火攻心,便对同事说:“这个事她愿意做就做吧,我也不在公司了,她怎么做都是她的业绩。”

事后,我想这跟师父在《转法轮》中讲的心性考验多相似啊,就算是我没当面看到,同事也要把我前上司当时那付恶狠狠的样子表演出来给我看,把她在我背后抹黑我的话告诉我听,就看我的心怎么摆放。经过了这个心性上的考验,我打坐能入静了,之前总是想方设法的想静下来,这两天一打坐好象也想不起来要想些什么事情,我想这是师尊对我这次过心性关的鼓励。

这次工作上的经历,尤其是第二次考验的反复,让我真正意识到了自己的显示心,争斗心和求名的心,并通过反复找自己進行清除和削弱,由此我也想到,人如果不是修炼,即使再成熟再涵养深厚,说宠辱不惊也是妄谈。人世间的荣耀,所谓的身前身后名,剥去外在的光环,还是局限在情欲满身的人中,是执着。

注:
[1] 李洪志师父著作:《北美首届法会讲法》
[2] 李洪志师父著作:《各地讲法十一》〈什么是大法弟子〉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