整体配合 默默圆容 闯过生死关


【明慧网二零一四年六月二十六日】在电脑前工作到过了午夜十二点,时间已经悄悄的跨过了平安夜,進入了圣诞节。孩子和丈夫(同修)早就進入了梦乡,睡的很沉。我刚刚躺下,睡意越来越浓,却听见丈夫梦呓,开始我没有在意,随后,他的声音越来越大,我叫了几声却叫不醒他,他在梦中挣扎,眼睛半睁,嘴巴半张,双手拽成拳头用力顶向前方,两腿乱蹬。孩子也醒了,跟我一起叫他,仍旧叫不醒。

我意识到问题不是那么简单,赶紧给同修打电话,告知对方,我叫不醒丈夫。心被揪的紧紧的,发正念完全静不下来,于是我对着丈夫的耳朵大声喊:“法轮大法好,真善忍好!”孩子也在一旁帮着喊,试图唤醒他的主意识。丈夫仿佛还在睡梦中,推着我,不让我喊,我没有退让,必须喊,必须唤醒他,因为那个推着我不让喊的不是真正的他。他打着呼噜,嘴里吐出了白沫,还渗出了淡淡的血。我又拿出师父讲法录音对着他的耳朵让他听,我想只有师父能救他。

突然,他醒了,斥责我们:“怎么这么吵!”然后就去卫生间却走到了客厅,这是从来没有过的,我去拉他,他才意识到自己走错了方向。

这时几位同修赶到了我家,我讲起刚才发生的事。丈夫感到莫名其妙,我将帮他擦白沫、血迹的餐巾纸拿给他看,他半信半疑,完全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同修建议赶紧发正念,我们一起发正念。发完正念,丈夫说他没事,同修看他也还好,就先回去了。

丈夫刚刚躺下睡着,就一骨碌滚到了地上,我大声叫他,他又跟刚才一样怎么也叫不醒,口里又一次吐白沫,渗出淡淡的血迹。我又一次跟同修打了电话。我努力的想把丈夫扶起来,他完全不省人事。我又将师父讲法录音对着他的耳朵让他听,他闭着眼,双手不停的推开我,躲避我,不让听师父讲法,我知道这是邪恶怕他听师父讲法,邪恶在阻挡他。我紧紧抓住他的手,坚持将师父讲法录音放到他的耳边。孩子大声喊道:“爸爸,别忘了你是大法弟子,你要坚强点!爸爸,师父把手伸向你了,你要坚强点!”

听到孩子这样说,我越发坚定,“师父就在身边,你要起来!”就在这时,我听到丈夫嘴里很艰难的叫了一声:“师父!”吐词不清,但是我记得,那是“师父”两个字。不一会儿,他一骨碌就起来了,和刚才判若两人。他很不高兴的说:“吵死了!”同修到了,他很不高兴的说:“你们怎么又来了?”我们知道说这话的不是他自己。我们讲起刚才发生的一切,他浑然不知。

他发现自己舌头边被咬出了一个一厘米左右的洞,他都不知道这一切是怎样发生的。这一夜我们没有睡觉,和同修一起发正念,学法。事后孩子告诉我们,来了数不清的邪恶迫害爸爸。发正念后,她以为清干净了,结果邪恶很狡猾,有预谋的,同修一走,他们成群结队的又来迫害爸爸,幸亏师父法身来了,救了爸爸。

丈夫脸色惨白,浑身无力,精神状态不好,主意识不强,总想睡觉,头疼的厉害。天亮后,同修有的去上班了,有的联系了其他同修来我家学法。得到消息的同修,很快就安排每个时间段都有同修来我家学法、发正念。就这样,连续几天,我家二十四小时都有同修来学法,发正念。多则八、九人,少则两、三人。我只请了一天假,就照常上班了,单位没有人知道我家发生的事。

那几天,天特别冷,白天来家里的都是老年同修,这些同修虽然多数都退休了,但是他们都有各自担负的讲真相项目,有的还有几个项目,每天都很忙。那几天他们来我家都是静悄悄的来,静悄悄的离开,整个单元楼都不知道我家每天進進出出这么多人。他们来了就一起读《转法轮》,读完一讲就交流,遇到整点就发正念,就这样,丈夫钻心的头疼不知不觉的消失了,那舌头边咬破的一厘米的洞也奇迹般的恢复了原状,三天后,就恢复正常上班了。

这件事发生在二零一二年,那年丈夫三十七岁,我们的孩子才九岁多。

有同修说这一次我们全家闯过了一大关。回想起当时,我就一个想法,丈夫一定会醒来,只有师父的法能救他,没有别的杂念。孩子虽小,遇到这样的事却表现的非常坚定,自始至终都没有流一滴泪。那几天我们全家都跟同修一起学法交流发正念,完全溶于法中,找到自身很多不足,对大法更坚定。我们的身心在大法中得到了升华。

然而最重要的是同修整体配合,默默圆容。那几天来了很多同修,有多年未见的,也有很多从未谋面的,他们来了就是学法交流发正念,没有指责,没有一人谈论所发生的事。若某个时间段同修临时来不了,马上就有同修主动帮着安排,马上就有其他同修接上,没有协调人,大家都是协调人,把这一切安排的很有序,能闯过这一关都是同修们默默配合,默默圆容的结果。

大家也都明白护佑我们闯过这一关的是师父。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