依赖死


【明慧网二零一四年六月二十一日】我做了一个很清晰的梦,梦中只有一件事情:我们本地区的协调人去世了,等我赶到现场的时候,追悼会都开完了,有几十个同修在那里。死因只有一个,协调人是被我们本地区的同修依赖死的。

我们的协调人真的太忙了!

有同修买了一些黄布,丢到协调人家里,让她想办法送到某国去做横幅之类的。我说你和某国的大法学会联系好了吗?是他们要的吗?她说没联系,不是大法学会要的。我说你和同修联系好了吗?是同修要的吗?她说也不是同修要的,但是送的时候肯定会和同修联系好的。我说送黄布这件事是同修自己在家拍脑门想出来的吗?她说也不是。她说是同修在某国想做点事,需要黄布,又没有钱,这边的同修就支援的,大概是这样吧。但是为什么海外和大陆的同修如此牵肠挂肚,这话说起来就长了,长话短说吧。

大法弟子在大陆遭受迫害已经十五年了,这期间有多少同修去了海外我不清楚,但是仅仅二零一二到二零一三大约一年时间里,本地区就有几十名大法弟子跑去海外做难民了,到二零一四还在走,拖儿带女,扶老携幼。同修去不去海外那是个人选择,可是这期间给协调人造成多大的困扰,又有谁想过呢?有的同修跑的很快,走之前要帮他联系,走之后还要负责善后。卖房子、卖车子、钱财衣物、设备耗材,转移的、处理的、给同修本人运送的等等等等。有的同修是做资料的,走的时候没人接手,技术和工作统统协调人一人承担。国内同修到了国外之后缺东少西,没有工作又舍不得买,那就大陆给送吧。要什么的都有,据说还有同修要擀面杖的。

这样一来,国内国外来回跑的人就多了,国外的情况不断的传回国内,但是正面的东西不多,国外的困难和不足灌的满脑子都是。当然也包括上面提到的那些黄布。可是这些事该不该做呢?统统丢给协调人自己去把握吧。

国内的情况又怎样呢?有同修要发资料,有的发碟片,有的打电话,有的讲真相,有的做资料等等,前期要买设备,后期要供应耗材,成品出来之后给少了同修不高兴,给多了谁也不愿意放自己家里,最好是要多少拿多少,至于协调人怎么协调,有多少同修考虑过这个问题呢?

上面提到的也只是协调人的一部份工作而已。

昨天本地区又有同修被绑架了,协调人又有的忙了。

我跟协调人说:你放手吧,让同修们都去走自己的路!同修依赖你那是同修的事,被同修依赖,那就是你自己的事了。也想跟同修们说:放开协调人吧,大家已经把她推到危险的边缘上了,对同修的过份依赖,只能害了自己也害了同修!被同修扶着往前走,你自己的路在何方?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