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考修心的经历


【明慧网二零一四年六月十八日】我是很小就得法的大法小弟子,上初中后,虽然改变了小学那种懈怠的状态,也学法炼功,但是比起其他小同修来,还是差的太多了,尤其是中考前后,表现出来很多执着。

初三地理、生物会考时,我满怀信心,因为这两科都是我的强项,又加上之前几次模拟考试都取得了第一、第二的成绩,我开始沾沾自喜,觉得会考肯定没问题了。母亲(同修)看到我这个状态,就三番五次提醒我,让我重视学法修心。我表面上应承着,心里却觉得母亲小题大做,觉得以自己目前的成绩,考个A绝对没问题。

到了考试那天,我十分轻松的答完了考卷,觉得这题可真简单啊。走出考场,我莫名的开始紧张起来,觉得之前一些我认为把握很大的题好象又不是那样了。终于分数下来了,我的地理差十分满分,而全年级有四个满分的。更叫我不可接受的是我的生物才八十四分,这让平常动辄满分的我简直不能接受。看到成绩的那一刹那,我没有去向内找,反而想是不是卷子批错了。母亲提醒我“在常人中所遇到的一切苦恼都是过关”[1]。我那时终于觉得应该好好向内找一下自己,我意识到是自己的骄傲太重,过于执着分数,才导致了这次考试的结果。我很内疚,失去了一次证实大法的机会。

升入了毕业班,班主任觉得我的成绩想考上当地最好的重点高中不是很保险。一次次找我谈话,希望我更加努力,并且告诉我某同学为了复习功课每天到了凌晨才睡,暗示我效仿。我回家把这事告诉了父母(同修),他们都让我多学法,并提醒明慧网上小同修的交流说,把学法放在第一位学习成绩反而提高。而我却还是从晚上抽出来半小时去做常人那些无用的卷子。这样一个学期过去了,期末考试时,我的成绩滑到了前所未有的低名次,按照班主任的说法,他期望中的重点高中无望了。

我这时才想到师父讲的“人的生命是有限的,往往你打算的挺好,可是你知道自己将来剩的时间还来的及吗?”[2]我原来就是想等中考完了再抓紧学法,炼功,这不是自己在给自己安排修炼吗?意识到这,我在寒假里并没有象其他同学那样天天复习功课或上补习班,而是花更多时间去学法炼功。

体育考试前,因我的体育成绩一直不好,对考试也挺没信心。当我和母亲同修交流这方面的事情时,她提醒我要走师父安排的路,否定旧势力。考试前夕,同学看到我体重不达标,告诉我可以在衣兜里塞铁块来达到标准体重,我没有动心,告诉同学这是不对的。回到家,父亲(同修)说他同事给支招,让考试时多喝水,我告诉父亲那是作弊,不符合“真善忍”。到了考试那一天,我不但没紧张,还觉得无比轻松。到了场地我先发正念清除邪恶,然后参加考试。成绩出来了,结果我长跑得了满分,这和我之前及格都困难的平时成绩形成了鲜明的对比。后来,我的体育总分得了个B,这是我以前想都没想过的。我知道,这是因为我不愿意作弊,师父奖励给我的。我也意识到,如果我做的更好些,早点放下懒惰、上体育课怕累的心,师父会给我A的。

随后是实验考试,因为各门功课练习的机会不均衡,所以大家都想抽到相对熟练的实验。于是,班主任就教我们几个平时成绩好的学生,抽签的时候怎样选到一个自己拿手的实验题。到了抽签时,我并没有按老师教的去做,我告诉自己,我有师父管。结果抽到的是最简单的实验,我从容的做完实验,过了几分钟,成绩下来了,满分通过。

这两次考试后,就剩下文化课考试了。在这期间,母亲提出要每天晚上一起学法。我同意了。于是在临近中考的那些天,我每天都和母亲学法、炼功。到了开始考试时,我都是先发正念,铲除邪恶,然后开始答题,没有一丝紧张。发成绩时,我以高出当地最好的那所重点高中二十多分的成绩被录取。我悟到这是师父安排我到那里去证实大法、讲真相了。因为我在讲真相救众生这方面一直做得不太好,几乎没有任何進展。作为正法时期的大法小弟子,我应该全面做好师父要求的三件事,圆满随师还。

以上是我的修炼感悟,如有不妥之处请同修慈悲指正。合十!

注:
[1]李洪志师父著作:《精進要旨》〈修者自在其中〉
[2]李洪志师父著作:《精進要旨》〈退休再炼〉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