纽约法轮大法日 众弟子诉心声

【明慧网二零一四年五月十九日】(明慧记者舒慧纽约采访报道)二零一四年五月的纽约,来自世界各地不同国家不同民族的法轮功修炼者,聚集一堂举行各种庆祝活动。庆祝法轮大法弘传二十二周年,祝师父生日快乐。在联合广场、联合公园和时代广场,到处都可以看到他们的身影。每一个人都有每个人的经历和故事。

一生中最美好的时光

一位乐呵呵的老太太清晨在联合广场炼完功后前去参加法轮大法修炼心得交流会,看到她轻盈的步履,有谁会相信她已是年近八十的人,有谁会想到她以前是患多种疾病的人。大伙都叫她林太,九六年修炼前林太患血小板减少症十多年,挨不得碰不得,一碰就皮下出血,瘀斑块块,皮肤晦暗。患美尼尔氏病,头晕,不能转头,肝肿瘤,肾结石,眼睛视力也不好。修炼不长时间各种疾病不翼而飞,皮肤白白的。她心里那个高兴劲就甭提了,笑脸常开。

林太开始炼功的第二天就能双盘,现在仍每天到炼功点去炼功,很喜欢学法轮功修炼的书,《转法轮》书里讲的做人的道理,做好人,真善忍多好。她不仅身体健康了,道德情操也在升华。她说:“我觉得《转法轮》是一本宝书。不论什么人叫我不要修,都动摇不了我,因为我已经身心受益了。修炼后感觉特别高兴,这是我一生中最美好的时光。”

修炼后她头脑清晰,精力充沛,记忆力也变好,还学英文。经常骑单车去派发报纸和真相资料,希望能帮助那些还没有了解真相的华人有机会了解。每天从家出发一直到炼功点的路上都背《论语》或念新经文。平时有什么证实法的事,只要她能做,二话不说就去做了。

林太参加法会特别高兴,虽然参加过很多次,也见过很多次师父,但每次都象第一次 。感恩师父的慈悲救度。

佛恩浩荡 再续修炼之缘

在联合公园的集会上,有一位年轻的姑娘,脸上洋溢着幸福和快乐。她是来自北欧的小菲。她九六得法,那时才十岁,跟着妈妈修炼。九九年“七·二零”后,失去了正常的修炼环境,妈妈又被抓到洗脑班迫害,就放松了修炼,离开大法一段时间,到国外后环境宽松,零六年重新接触大法,特别是到姐姐那里一段时间,来到这个大法弟子的群体中,那种氛围特别好,每个人都互相帮助,特别善良,修炼人的真诚,善良和忍让与社会上的情况形成鲜明对照,一般人,大都是小心翼翼的相处,互相防范。就这样“法轮大法好”的美好记忆又回来了,这样又重新回到大法中来。成为大法弟子,非常的荣幸。

她激动地说:“今天是个特殊的日子,大法弘传二十二周年,我成为正法时期大法弟子,谢谢师父慈悲苦度。恭贺师父生日快乐。”“修炼后身心受益,时时提醒自己按照真善忍做人,善待他人,宽容别人,不追求物质利益方面的东西感觉很放松,做事随其自然,尽量做好就行了。这种状态,对一般年轻人来说很难。要学习工作,为了将来的生活,可能追求更多,而且越来越多,人的欲望 是没有止境的。修炼人就不一样,要善待他人,宽容他人,遇事想自己哪没做好,与世无争,只要做好该做的,该有的都会有。”

寻觅几多载 得法修炼谢师恩

在游行队伍中来自法国的陈女士说:“我从小就思考一个问题:人活着是为了什么?修炼后明白了,人活着的目地是为了返本归真。”

陈女士九六年得法开始修炼,修炼前经常头痛很多年,身体较弱。修炼一段时间后,发现这就是我要找的。随着思想的升华,心性的提高,头痛消失了,身体也强壮了。后来明白了“不二法门”的道理,把以前学的其它气功的东西都扔了。面对从大陆来的旅游团,陈女士常用自己的亲身体会和他们交流,她说:“中国有句古话:‘滴水之恩,当涌泉相报’。法轮功在国内被迫害,我本人受益了,难道不应该说句公道话吗?”

陈女士和其他同修一起想办法给这些可贵的中国人讲法轮大法弘传世界的真实情况和在国内被迫害的真相。“我们向不了解事实的民众讲什么是法轮功,使他以后不再误解法轮功而得福报。多讲明白一个人,使师父少一份操劳,多一份欣慰,以报答师父。”

来自美国北卡的陈先生是公司经理,曾学其它气功,也去过教会,但一直没有真正走进去,一直在徘徊。他说:“我在寻找人生的真谛,看了《转法轮》和师父的其他讲法,明白了很多人生中想要明白而又不明白的道理。为什么当人,人来世上的目地是干么,很多深奥的问题,在师父的开示启发下明白了。感觉找到了我要找的。”

陈先生从小患风湿病,天气变化就能感觉。毕业留在美国工作,风湿病经常发作。“当我炼完第一套功法,一叠扣小腹就非常有感觉,感觉很不一样,和其它功法很不同。”

“每年我们都参加法轮大法日的活动,聆听师父讲法,在全世界几十亿人中,我们有这个机会,想想真是难得,十分感谢师父。”

得法入道 喜极而泣

来自温哥华的王小姐文文静静,她九六年开始修炼,来纽约参加这么大型的活动,看到这么多大法弟子聚在一起,并聆听师父讲法,心中的震撼难以言表。王小姐和爸爸,妈妈都是修炼人,按照真善忍做好人。九九年中共开始迫害法轮功后,她的父亲曾被抓进洗脑班迫害,然而迫害改变不了人心。王小姐说。“这次来纽约参加法会,他们委托我,一定要代他们向师父问好。大陆的弟子想念师父。”

现在来到海外没有中共迫害的形势了,宽松情况就比较容易放松,就很容易懈怠。王小姐表示:“听了师父的讲法,对‘修炼如初’印象深刻,如果在这种宽松的形势下松懈了,其实和那种国内的迫害情况是一样的,都会使修炼人毁于一旦。

同是来自温哥华的陈女士七十岁了:经过多次中共整人的政治运动,知道共产党不好,但在国内很难了解到法轮功真相。陈女士说:“来到海外后,在民主国家里,新闻和言论自由,有很多资讯可以看到。就每天都找大纪元看,看了一年以后萌发了要修炼法轮功的念头。就这样她找到炼功点学法炼功。

开始修炼不久,在她身上发生了一些神奇事,真真切切地发生了,她说:“我已经七十岁了,修炼后身体很轻,两条腿很轻,象小孩一样上楼都想跳着上。”然而修炼的路上也不是一帆风顺的,有曲折也有考验。一次她身体疼痛难忍,医生说是“带状疱疹”而且来晚了,已经过了最佳治疗期。疼痛不可能很快消失。后来和学员一起学法交流,知道是清理身体,“开始我还有点怕心,如果真的不好,我这罪也遭不了,那种疼痛一蹦一蹦的,非常难受,真的很难形容。但第二天我还是把药扔了,不管好不好,我不吃了。当晚就好了,真是奇迹。”这些在《转法轮》中提到的现象她体验到了。

陈女士以前在机关工作,随着年岁增长变得有些悲观,修炼后开朗和乐观:“我得法后心情非常愉悦。这次在法会上看到师父,真是感到太高兴了,太幸福了,太亲切了,就想一直为师父鼓掌。我真想哭一哭,喜极而泣,感谢师父!”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14/5/19/纽约法轮大法日-众弟子诉心声-292362.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