五月 感恩的心在跳动


【明慧网二零一四年五月十八日】繁花过后是绿树成荫的世界,初夏微风迎面而来,柔和清爽。五月十三日是世界法轮大法日,法轮大法弘传世界二十二周年。

这天对我们全家来说也非常特别,这一天我和相恋五年的女友开始启动了家的航程,这一走就是十个春夏秋冬。十年中我们曾共看海天美景,曾一起在风雨中逆风飞扬。回首来时路,从国内到国外每次庆祝世界法轮大法日带给我的体会都非常不同。

十年前五月温暖的回忆

十年前我和女友旅行结婚,最后一站是海滨城市大连,那个曾经浓缩了我们美好记忆的城市,那次结婚登记也带给我们一个意外惊喜。

二零零四年五月初,天蒙蒙亮,我站在甲板上,海风徐徐吹来,远方灯光若隐若现,都市的轮廓越来越清晰,汽笛鸣起时轮船靠岸了,我和她又回到了久违的城市——大连。乘坐城市的有轨电车,路边的街景依然熟悉。中山广场四通八达,以前每天来这里最早和人最多晨练的一组人就是法轮功。人民广场北面的建筑有一段美好的记忆,那里我曾经和几百人每天傍晚齐声朗读法轮功的著作《转法轮》—— 一本教人向善的书。老虎滩舰艇学院的那次修炼心得交流会人多的不得了,上午三千多人的会场座无虚席,我参加的是下午那一场。开场前,几个人自发背诵《转法轮》的开篇短文《论语》,周围的人也开始加入,十个人,上百人。我也跟着背,感觉整个身心的每个细胞都沉浸在祥和之中,非常舒服,整个会场充满了整齐响亮的声音。那时人们学法轮功后都觉得这是一部高德大法,机缘千载难逢,纷纷背诵《转法轮》著作。开场了,没有座位,我坐在楼梯上过道上听的也是津津有味。听到法轮功学员修炼后,境界提高了,善心增加了,寒冬中路遇自由河,听到呼救,跳入冰水中救起落水儿童,温暖一下涌上心头,感慨、感动、感恩,法轮功真是一片人间净土。法轮功带来的身体健康也非常显著,九八年,大连地区六千四百七十八人参与了《大连修炼法轮功健康调查报告》的调查,调查结果表明,学员中疾病症状消失率达90.12%,六千三百二十七人每年为国家节省医疗费用达一千五百二十五万元,人均为两千零八元,为企业为家庭减轻了负担。

星海公园那次晨炼人多的也数不清,有轨电车一车车下来的全是法轮功学员。星海公园路边的栅栏上一路挂的全是“法轮大法”的横幅。那次炼功的人群中多了三十多个老外,瑞典的、美国的、挪威的、丹麦的,这些金发碧眼的老外千里迢迢,利用难得的假期来到法轮功的发源地,内心充满着深深的敬意。音乐一响,没有人组织,人们都面对大海整齐的站开,一眼望不到边。那一刻很静,祥和的音乐和潮起潮落的海水声交融在一起,偶尔海鸥一声鸣叫。旭日冉冉升起,阳光普照大地,和大海近在咫尺,我们的心也象一望无际的大海一样宽广,那真是一道靓丽的风景,一段难忘的经历。

来到结婚登记处,工作人员微笑的将结婚证递给我们,我一看日期,心中不禁大喜,脱口而出,五月十三日,双喜临门啊,一喜是这一天是世界法轮大法日,二喜是我们喜结良缘。十年来,法轮大法在世界弘传一百多个国家,我们也在随着成长,从国内来到海外,每年这一天,我们全家的内心都会心存感恩。

第一次庆祝法轮大法日是在劳教所

法轮大法日第一次公布在明慧网站是在二零零零年,当时我在中国,由于网络封锁,当时并不知道,后来二零零一年初中共制造“天安门自焚伪案”煽动人民的仇恨,栽赃法轮功,我也在那个时候被非法劳教,而我第一次了解和庆祝法轮大法日,是在教养院里面,那段经历至今非常难忘。

二零零二年三月,我被劫持到第三个教养院——辽宁省葫芦岛教养院,那是个海滨城市,但生来热爱大海的我丝毫体会不到大海的美好。我每天被关在教养院的严管班,由于我是从辽宁省省级教养院——关山子教养院转来的,在严管班,我和当地的法轮功学员被强制隔离。我们虽然住在同一个走廊的不同的房间,但却无法接触。比如说我要上厕所,看管我的普教要确认走廊和厕所没有人才允许我去厕所。偶尔碰上了一名当地的法轮功学员,刚要说话就被架走了。

记得五月初一天的晚上,感觉周围的环境突然变得紧张起来,很多警察带着一些普通劳教人员都跑出了大楼,似乎发生了什么重要的事情。之后普教之间窃窃私语,言语中我听到法轮功三个字。又发生什么?晚上我默默地想。后来一名普通劳教人员悄悄地告诉我说:“你知道吗?法轮功有多厉害,把传单都扔到劳教所里面来了。”原来那天有葫芦岛当地的法轮功学员来到教养院墙外,把法轮功真相传单从外面扔到大墙之内,惊动了这些警察,在了解传单内容的时候,我记住了核心的内容就是:“五月十三日是世界法轮大法日。”很难相信,庆祝法轮大法日的信息穿过层层的铁门就这样被我知道了。

经过深思熟虑,我准备用自己的方式庆祝这个特殊的日子,我向警察要来纸和笔,开始书写体会,写着写着我就写到了法轮功洪传中国的情景以及我被残酷迫害的片断,那一幕幕清晰的涌向我的眼前,让我无法平静。写完体会的第二天是五月十三日,我开始用绝食反迫害的形式庆祝法轮大法日,这是一个巨大的挑战,信仰真善忍没有罪,我要用毅力和忍耐力争取自由。绝食三天后警察把我架到一个房间,整个走廊空荡荡的,他们把我推入右面的第一个房间,房间唯一的物品就是一张床,这张床只有床板,没有棉被,而且屁股那部份的床板是空的。那个唯一通向光明的窗户被一个白色的帘子捂得严严实实,一种恐惧向我袭来。

我不自觉的向后退了一步,两个普通劳教人员忽然把我的双臂攥紧,一把把我按倒在床上,在我还没反应过来的情况下,我的双手已经被铐在床两边的角铁上。然后两名普教用全身的力量按住我的双腿。屋子里没有言语,气氛却非常紧张。在我努力挣扎挣脱捆绑的时候,一双大手扑面而来,死死的按住我的头,一名医生用开口器打开我的嘴,另一个则把一个胶皮管从我的鼻子插到我的胃里。他们动作的如此娴熟,配合如此默契表明他们已经不是第一次合作了。

我的胃里忽然感觉凉凉的,之后我就开始不断的作呕,呕出的气体从嘴里喷出,这时我才知道,他们给我灌的不是食物,而是四瓶啤酒。我的胃在酒精的作用下不断的痉挛,由于有胶皮管卡在嗓子边上,每一次呕吐都会带来巨大的痛苦,我的整个喉咙都肿起来了。我转动头部寻找最少体会痛苦的姿势,每一次吞咽都要非常小心。后来由于我不配合灌食,他们又把我双脚用床单缠起来,然后系在床尾,另一个床单放在我的胸前,然后从我腋下穿过,系在了床头,要知道那时候我的双手还被铐着,我无法移动,能活动的只有头而且由于长期灌食,头发上沾满了灌食哧出来的流食,结痂后沾满了头的一侧,不仅脏而且很痒,我经常用头蹭床头解痒。这样的痛苦日子一共持续了二十四天。

六月五日那天清晨,经过二十四天,我终于获得了自由。房间进来了一个警察,把我的手铐打开,把胃管从鼻子侧拽出来,我发现胃里那段是红色的。我被架出房间,走出教养院大楼,阳光第一次照在我身上,感觉非常温暖,当我走到教养院大门的时候,旁边的小门打开了,我一脚跨出去,第一次呼吸到自由的空气。门前停着一个出租车,我看到了我熟悉的身影,我的妈妈和女友,我自由了。

二零零二年第一次在辽宁省葫芦岛教养院知道法轮大法日之后,以绝食抵制迫害,二十四天后获得自由,作者被释放两小时后在海边留念。
二零零二年第一次在辽宁省葫芦岛教养院知道法轮大法日之后,以绝食抵制迫害,二十四天后获得自由,作者被释放两小时后在海边留念。

莱茵河畔第一次自由庆祝法轮大法日

数年前庆祝法轮大法日的时候,我还是个单身汉,如今我已经成家、生子。走出国门,全家来到德国,在这个自由世界庆祝法轮大法日和在中国国内确是完全的不同。

二零零九年五月,我们全家第一次在海外庆祝法轮大法日是在美丽的莱茵河畔边的城市度过的,太太特意购置了一件新衣服。我们一起来到德国西部城市埃森市,参加在这里举行的庆祝法轮大法日的活动。

作者在莱茵河边炼功,后面的教堂是著名的德国科隆大教堂
作者在莱茵河边炼功,后面的教堂是著名的德国科隆大教堂

那天的天气很好,阳光暖暖的照在身上,那年埃森市是欧洲文化之都,所以这里比以往多了许多各地的游客。鸽子悠闲惬意的在广场散步,教堂的钟声回响在城市周围。和这样的场景非常和谐的一幕是这样的,在城市中心的广场上十几名法轮功学员身穿黄色的炼功服,在祥和的炼功音乐中演示法轮功,一份让人倍感宁静的能量弥漫开来,很多市民和游客停下来,有的在询问什么是法轮功,有的在观看法轮功世界弘传的图片,法轮功学员也向行人分享自己修炼法轮功后的感受。

记得太太第一次在自由世界参加法轮功活动的时候向我说:“这大张旗鼓的向世人展示法轮功的美好和中共迫害法轮功的真相,我真不相信是真的。”是的,我也是这样的感受。对于失去自由的人来说,自由是珍贵的,有的时候当它到来的时候似乎都还不相信。记得刚刚来到德国的时候,第一次在室外炼功,闭上眼睛,心里也七上八下的,担心警察一会儿是不是会跑过来抓我。我不断地告诉自己,这里是自由世界,当我十分确信周围的安全时,我就像一个从污浊的屋子里跑到大森林里的人一样,开始大口大口地呼吸着周围自由的新鲜空气,我的身心完全被炼功音乐的祥和所笼罩,久违了,中断了八年的室外自由的炼功,不自觉地,眼泪夺眶而出。

参加这次活动的法轮功学员来自不同的民族,有柬埔寨裔、越南裔、希腊裔和俄罗斯裔学员,以及台湾、中国大陆和德国本土的学员,从三、五岁的明慧学校大法小弟子到七十五岁的德国老太太。大家都是法轮功的受益者,在这一天,每个人都希望更多的人了解这个使亿万人身心受益的好功法——法轮功。

守住内心的一份恬静

人生在世,不知不觉会进入忙的机制,为家庭,为工作,似乎想停都停不下来。前几天太太和我说:“你看忙这个字,心死了就是忙。”我听了觉得挺有道理,人的心忙乱的时候,就是心灵需要营养和休息的时候。人们渴望幸福,但生活不可能是一帆风顺,困难袭来的时候该怎样让自己保持恒心和平和的心态?人生低谷的时候该怎样鼓足勇气走出失落的情绪呢?

每到这个时候,我就会坐下来炼法轮功,闭上双眼的一刹那,担心忧虑渐渐地远离了,消失了,忙碌的心渐渐安静了,困难变小了,理智增加了,刚才心情忙乱的耳朵似乎也被屏蔽掉了,鸟儿清脆的叫声都听不到,现在听来是那么的悦耳,阳光照在身上我也可以感觉到了,非常温暖,满足和感恩迅速充满内心。睁开双眼,再面对眼前的问题,我不会在困难中抱怨,而是积极寻找解决问题的方案。

法轮功让我保持乐观积极的心态,不管是工作上,还是家庭上,当这种积极的心态成为一种习惯的时候,我发现很多时候,困难之后不久就是峰回路转,柳暗花明。

五月,感恩的心在跳动,世界各地都在庆祝世界法轮大法日,莱茵河畔依旧响起了中国的传统功法法轮功的音乐,如果您有缘,一定也不会和真、善、忍擦肩而过。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