农民弟子:我家钱不多却一直花不完

关注度:
【明慧网二零一四年三月十日】我是九六年得大法的幸运生命,在大法中已经修炼十七个年头了。师父的恩德、大法的神奇超常,我无法用语言表达,向师父汇报一下我的一点体会。感恩师父的慈悲苦度。

师父救了我的命

我是一个农村妇女,没有文化,婚姻也不顺心,丈夫没有本事撑起这个家,只知自己吃饱睡足就行,对这个家没有一点责任心。后来在一次火灾事故中,他被大面积烧伤,整个人都烧变了型,面目丑陋不堪。整个家庭的负担都压在了我一人身上。生活的贫困,繁重的农活加上不对心思的婚姻,我的身心常年在痛苦中煎熬,不知不觉中,神经衰弱、心脏病、妇科病、腹部长瘤等多种疾病上了我的身。

后来家庭中的突然变故,在五年中连续去世了四位亲人,特别是我那才六岁的年幼女儿的离去,对我的打击最大。在我上地干农活时,无人照看她,不幸掉到水井里淹死。当我听到这个噩耗时,本已痛苦的心真是碎了,精神受到了强烈的刺激,彻底崩溃,不知欢乐和幸福。使这个原本不幸的家更加不幸,雪上加霜。

一九九六年,我有缘得了神圣的大法,我的人生发生了很大的变化。修炼的第四天,我明显的感到法轮在我小腹部位不停的转,耳朵里转的象刮风一样,身体轻飘飘的都起空了,真是美妙和舒服。师父给我净化身体,一夜之间拉稀九次,第二天我无意摸了一下肚子,右下腹部的瘤子没有了,激动的我真想大哭一场。从此我无病一身轻,觉的自己年轻了几十岁。精神也好了,不再抱怨老天对我的不公了。看丈夫也比以前顺眼了,日子过得有奔头了。师父救了我的命,我没有什么能报答师父的,只有一颗对大法坚定的心,永远也不会动摇。

九九年在邪党迫害大法后,我放下生死,和本村的同修進京上访,为蒙冤的师父和大法讨还公道。后被抓回本村,关在一个空房子长达三十四天。因我坚修大法不放弃,被村干部称为顽固的人,经常派人跟踪监视我,丈夫在压力面前屈服,阻止我修大法,不准我外出和同修接触。那时因我学法太少,不知到底怎么做是对,但对大法的坚信不容怀疑,心里感觉很苦。

后来通过学法,我头脑清晰了,我是一个大法弟子,我有责任让人知道大法的真相,必须走出去。在法上坚定的一念,师父就帮我,阻力被化解,丈夫也不再管我了,我出入自由了,村里的人也不监视我了。

一次,我骑电动车去集上赶集,回来的路上,被本村一辆大货车撞的飞起,摔出去一段距离后,一下坐在地上,当时我只听得“喀嚓”一声,不由自主的抬头向上看了一眼,一个激动人心的画面出现在我的眼前:只见一张从天而降的大网罩住了我的整个身体。我被撞的那么严重,却没有生命危险,除了身体右侧有一大片瘀血外,其它的地方完好无损。我马上认识到是师父又一次救了我的命,我对师父的慈悲呵护感动的泪流满面,在心里连声说:谢谢师父!

货车司机吓得不轻,赶快下车,一看我们是同村的,就焦急的叫我去医院检查一下。我安慰他说:我不会有什么事的,我是炼法轮功的,你不用害怕,我也不会讹你一分钱的,你该上哪儿就去哪儿吧。他不放心,非要打电话叫交警来处理,他说:他的车入了保险了,不用花他的钱。其实他是怕我以后找他的麻烦。我看拗不过他,只好随他一同去了市交警队处理,处理结果:他负全责,人出问题必须负责去医院检查治疗,电动车被撞坏,要负责给我修电动车。我没有去医院,电动车对方负责给我修好了。对方看到我这样做,有些过意不去,非要拉我去医院,被我善意的拒绝。

坚信师父 解体邪恶阴谋

前几年,邪恶比较猖狂,每到所谓敏感日,专门迫害法轮功的“610”人员不是骚扰,就是抓人。那时我们本地迫害的也比较严重,很多同修怕心都很重,一有风吹草动就吓的把大法书藏起来,不敢学也不敢炼了。也有的离家出走,被邪恶牵着鼻子走,把自己摆在了被迫害的位置上了。我认为:大法是最正的法,修大法是个人的信仰,没有任何错,我们应该堂堂正正的修炼,没有什么可怕的。

一次,同修听说恶徒要绑架我,急匆匆的来到我家,叫我外出躲一躲。我的心不为所动,我信师信法的坚定信念,什么也动不了我。这时师父的一句法出现在我的脑海中:“坚修大法心不动”[1]。师父的法更坚定了我的信心。我照样该干什么还干什么,没有受一点影响。

还有一次,同修捎信告诉我,说消息来源真实,警察要全市大搜捕,我们村有我的名字,让我一定不要在自己家里,出去躲几天,风声过后再回家。我没有往心里去,也没有动。同修知道后,傍晚来到我家焦急的劝我赶快离开家,不要遭到邪恶的迫害。这时,师父的法又打入了我的脑海中:“一个不动能制万动”[2]。我很感动,我知道师父就在我的身边,慈悲的呵护着我,我想,再还有什么比师父的保护更安全呢?我不会上邪恶的当,我不怕它们,而是它们在怕我们。类似这样的情况多次,我都不当回事,最后什么事情也没有发生。从中我认识到:只要我们坚信师父和大法,谁也不敢动我们。什么阴谋都会化为乌有。有师在,有法在什么也不用怕!

我和本村的同修在法上交流切磋。我说:师父在法上讲过,过去在山洞里修炼的人,能用功能把洞堵死,那我们大法修炼出来的功能更强更全,我们也能用功能把進咱们村的路口封住,让妄图迫害我们的邪恶進不来。

同修们也认同我的认识,一起发正念阻止邪恶進村。这几年,我们村的大法弟子都在稳定的环境中修炼,很少出现被邪恶迫害的事情。

我家的钱是大法资源

当我听说本市大资料点被邪恶破坏,几个小资料点供不应求时,我果断的决定我家要建个资料点,和儿子商量,我出资金他负责做资料。儿子听后答应的不痛快。儿子早年离婚,他和孙子同我们老俩口在一起吃饭,但分开住,全家收入来自六亩农田,没有其它收入。当时家里共有六千元钱。我想:什么也没有救人的事情重要,我的命是师父救的,我家的钱也是大法的资源,我们修炼的人也不用吃什么太值钱的东西,花费不大,应该把钱用在刀刃上才值得。我把自己的想法和儿子交流了一下,儿子也就痛快的答应了。

我们很快找到技术同修,花了五千多元钱买回了做资料的设备,在同修的耐心指导下,儿子很快学会了资料的制作,定期制作,不耽误周边几个村子同修救人用。儿子用心做出的资料美观大方,整齐整洁,受到同修们的普遍好评,机器保养的也很好,五年多的时间,机器很少出问题,纸张也很少浪费。我们的资料点平时做资料的费用基本都是我们自己负责,很少要同修的钱。我们家中的钱虽然不多,但一直花不完,没影响家中的生活,是师父在帮我们。资料做了这么长时间,很少人知道我们家有资料点。在这方面我们很注意修口,避免不必要的麻烦。这也是法对我们的要求。

我们的资料点在师父的看护下,一直稳健的运作着,在救度众生中发挥了一定的作用。我们现在的经济条件越来越好,儿子找了一份收入不少的工作,还耽误不了做资料救人。是师父的精心安排。谢谢师父!

我生长在农村,农活多一些,有时很忙很累,但再忙我也要学法,发正念,因为我是大法弟子,做三件事是师父要求的,我没有任何理由不做。我讲真相主要以发资料为主,有时间也面对面的讲,我们所在的村庄比较大一些,我和同修们配合基本都讲遍了,村里的干部们也都明白真相,暗中保护我们,我们的环境越来越宽松。这也是师父正法進程不断推進的结果。

所剩的时间已经不多了,我会抓紧时间修好自己,多救人,不辜负师父对我的期望。

注:
[1]李洪志师父诗词:《洪吟二》〈见真性〉
[2]李洪志师父经文:《各地讲法五》〈二零零五年加拿大法会讲法〉

本文章或节目明慧网版权所有,非盈利转载请注明
来源明慧网,并包含明慧网原文标题及原文链接。
网址转载: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