只有前進 不能后退

走过生死大关的经历


【明慧网二零一四年十一月二十一日】在同修的鼓励下,我把这一次自己经历的生死大关写出来,见证大法的美好和师父的慈悲伟大,希望与我有一样经历的同修能有一个警醒和借鉴,对正处在病业魔难中的同修有所帮助。我亲身的经历再次说明了:修炼大法是极其严肃的,切不可有半点懈怠。

魔难来时

我于一九九七年上半年开始修炼法轮大法,回首十几年的正法修炼之路,跟头把式走到今天,虽然三件事也在做,可是并不精進,学法小组也很少参加。在自己心里,经常是把工作挣钱摆在重要位置,修炼摆在了次要位置,每天把常人的事忙完了,学法就学的很少,拿起书就打瞌睡,无法突破困魔的干扰,想算了,把觉睡醒了,明天把学法补上。一天拖一天的恶性循环,无法突破,不知不觉走了旧势力安排的路。

妈妈同修跟我一样,由于怕心,不愿参加学法小组学法,繁忙的家务,坐下来看书,就迷糊。去年家人看到母亲急速的消瘦,就带往医院检查,是尿毒症,即使这样,并没有把我警醒,更没有认识到修炼的严肃性,反而放不下对母亲这份亲情的执着。平时本来我就学法少,实修更可想而知,由于对亲情的执着,使自己痛苦得不行,整日以泪洗面,在今年元月,我就发现自己吃饭没有味觉,很挑食,同时经常拉肚子,在自己的小腹还有一个包块,有时还伴有疼痛。

四月份,有一天,突然小腹剧痛,无法上班,被家人送往医院,一查肿块很大,有三个,做手术很困难,如果要做,风险很大,有可能下不来手术台,医生都没有把握。在我即将手术的前一天,家人把我转入省肿瘤专科医院,在那里住了一个月院,检查得出结果是恶性肿瘤“卵巢晚期癌症”,依然无法手术,医生建议化疗多个疗程,使肿瘤小了再做手术。

在没有办法的情况下,我接受了第一个化疗,十几天的时间,整个一头乌黑的头发就掉光了,自己消瘦到只剩一张皮包骨,样子很吓人,体重从原来一百一十五斤下降到七十来斤。东西吃不下一点儿,一身都没劲,脸就象一张白纸。在自己极度痛苦和绝望之中,我想起了师父和大法,我知道只有师父和大法才能救我。

我哭着说:师父,弟子真的错了,请求师父再给我一次机会,我一定好好修,是我没有听师父的话,没有多学法,静心学法,没有时时用一个修炼人的标准严格要求自己,我这一走,身边那么多的亲人和与自己有缘的众生该怎么办?那种痛悔无法用语言形容。

出院了,由于药物的作用,我已经连续几天几夜合不上眼睛,外界的声音稍微大一点,我就受不了,都让自己头痛,精神疲惫到极点,坐卧不安,全身无力,每天必须吃两次止痛药,晚上用开水热敷肚子才能减轻痛苦,大热天穿着长外衣,长外套,冷水不敢沾,凉拖鞋更不敢穿,澡也不敢洗,因为一脱外衣,全身又冷得直打颤,我都不知道正常人的状态是什么样子了。

我捧起了《转法轮》。刚开始看时,怎么也看不進去,思想业极力的干扰,不学了,太累了,但是自己明白的一面知道该学,又拿起书,最多看两分钟,又坚持不了,放下了。炼动功时,思想中不想炼,觉得累的思想总是占上风,排不掉,挥不去,根本就坚持不了炼功,大脑整日被思想业力控制着胡思乱想。时时都感觉死亡不断向自己靠近,巨大的思想压力使我心慌意乱,我都快崩溃了,怎么办?

同修带我一起实修

我只想见同修,我坐车艰难的到了同修家,同修并没有因为我样子可怕而拒绝我,叫我赶紧通读《转法轮》,尽管思想业极力反对不想学,在同修面前,在她正的能量场中,她威严的那一面震慑着我,我只好耐着性子坚持学。

我记得第一天读了《转法轮》第七讲和第八讲,把我累得够呛,我却不知道师父在书中说了什么,可是奇怪的是自己那颗烦躁不安的心平稳了许多。不读书时,那种胡思乱想和烦躁的心又上来了,很痛苦,用同修的话说:只有学法。

每天同修都很少休息,只睡三个小时的觉,大量时间陪我通读《转法轮》。休息时,少量的在法上跟我交流。那时,我看到同修对师父和大法是那样的坚信,不打一点折扣,那种吃苦能力令我很吃惊,也佩服,比如每天要发完零点正念才睡觉,早上三点四十五起来炼两小时静功,我看见同修盘腿痛得全身发抖都不拿下来,我就想这修炼也太苦了,我吃不了这个苦。可是我又一想,在我前面还有选择的余地吗?上医院这条路我是绝对不走了,庞大的医疗费用对家庭来说根本承受不起,而且根本医不好我的病,将是人财两空,还是死路一条,怎么办呢?看来还是只有走修炼的路,我记得那时同修跟我说得最多的话就是:你只有信师信法,只有师父才能救得了你,你只有前進,不能后退,后退将是万丈深渊。这真是退也不能退,進又太苦了,我想只有前進,那就从盘腿吃苦开始吧。

本来好的时候盘坐一小时,就好不容易才能熬过去,当我盘上腿一个小时的时候,就痛得不行了,同修看着我,鼓励我,坚持,坚持别拿下来,时间在分分秒秒的前進着,那是多么漫长啊,好不容易到了十分钟,闹心得实在受不了,拿下来了。同修说:好。明天再来继续盘。

整个白天,同修陪我大量学法,而且同修对我要求非常严格,从不用人心人情来对我,几乎一点空闲的时间都不给我,没有说一句“累了,你休息一下吧”,没有。有一点空就是叫我赶紧学法,要知道那时思想中可怕的思想业力干扰得非常厉害,思想中经常想不学了,太累了,在床上睡一下该多好,就算读着法,思想中都有这样的想法。但是在同修面前,我又不敢不学,我很害怕同修的威严,虽然同修在我的面前是那样和蔼,从不高声说我,可我就是害怕同修,在我内心深处,我知道同修说的是对的,那就坚持下来学吧,不管思想中想学还是不想学,理上虽然明白了,可是做起来真是考验人。

我记得有一次,我们从凌晨三点四十五分开始炼功,到发完六点正念,就开始学法了,中途半小时吃早饭,一直到十一点半。同修说有事要忙一下,你休息一下,再开始学。同修刚走,我赶快就跑到床上睡觉,一睡就到中午十二点,我只听同修小声喊我:懒娃娃,快起床发正念了。声音不大,我听了很震惊。我想以后再不能睡觉了。这样怎么跟师父回家呢?

随着大量学法,渐渐思想业力被不断清除,法也能静下心学了,也能明白一些师父在书中讲的一些法理。但是对什么是在法上认识法,在法中修,还是不明白,同修怎么跟我在法上交流,我还是不明白。我问:“什么是人的观念啊?”同修就说:这不能吃,那不能吃,不就是人的观念吗?我就开始一点点去自己的人心,什么这个不敢,那个不敢的,都敢了。有时,自己都觉得自己心态稳定了。

亲情上来时,我就想回去看看病中的妈妈,同修说行,我家的门向你敞开,你随时都可以来,但是我觉得你现在还不太稳定,等你真的稳定了,我就不拦你了。但我不听劝阻,还是回了家。可是一到家,呆不上两、三个小时,自己心里又慌起来了,真是一离开同修正的能量场,我又不行了,如此折腾好几回,我明白那是我对母亲的情放不下造成的,我应该放下这颗心了,人各有命,我无论在家和不在家,母亲还是那样过,真正放不下的不就是那颗执着的人心吗?

从此以后,我就很少回家,安心住在同修家,踏踏实实的学法,虽然思想会反映出不好的念头,如:我能走过这场魔难吗?师父会管我吗?通过大量学法,我知道是思想业力干的,我排斥它,无论我能活多久,活一天,我就当师父的真修弟子实修一天,无论多苦,我只能前進,绝不后退。

更值得一提的是同修无私的言行令我敬佩,也在鼓励我前進,我刚到同修家时,打坐中由于屁股没肉,坐在纸板上很痛,我就对同修说纸板太硬了,同修二话不说,给我拿来她的棉衣,还不够,又加一床床单,折成四方形。在生活上,同修很照顾我,家庭本来就不太宽裕,还每顿给我做几个新鲜菜,我那时有很多人的观念,这不吃,那不吃,同修从不说我,等我从法上提高了,自己去自己的人心。说实在的,如果没有同修严格的要求,今天我真的走不过来。

奇迹!奇迹!

四天过去了,奇迹在我身上不断发生着,很久不知道饭菜味道的我,吃起饭菜香了,大热天已经很久不敢洗澡的我,快速的敢洗一下澡了,偶尔还可以吹一下风扇,也不觉得冷,如果在以前那是不可能的事,不吹风扇全身还冷得刺骨的痛。渐渐的晚上可以睡会儿觉了。半个月过去了,我身上的肉不断的长起来了,从七十斤长到了一百多斤,更神奇的是小腹包块再也没有痛过。

一个多月过去了,什么风扇啊,空调啊都随便吹,穿着短袖,短裤打着赤脚在地板砖上随便走,冰箱里的冷冻食品拿出来就吃,哇,原来没病的感觉真的好幸福!家人和认识我的同修看见我的变化,都觉得太神奇了。

是啊!在同修的帮助下,短短一个月实修,竟然是天翻地覆的变化,就是一本《转法轮》书,让人变化是如此之大。

师父讲过:“学法不怠变在其中 坚信不动果正莲成”[1]。谢谢师父把我从死亡的边缘上救回来,没有丢下我这个不争气的弟子,也感谢在魔难中无私帮助我的同修,唯有精進实修,才能不辜负师父的慈悲苦度。

这刻骨铭心的修炼历程,使我这一生都无法忘记,它将成为我精進的动力。再一次谢谢慈悲的师父!谢谢同修!

如有不对的地方,请慈悲指正。

注:
[1] 李洪志师父诗词:《洪吟二》〈精進正悟〉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