明慧法会| 人们找到我店里来三退


【明慧网二零一四年十一月十日】

师父好!
同修好!

我是一九九六年得法的。当年我五十岁,和老伴开一个日杂门店。

真话就是“炼”

邪党迫害大法后,我悟到大法弟子应该站出来维护法。派出所警察来我家要我交大法书,我正好有十多份洪法资料《我站起来了》,这对我来说是一次最好的洪法机会,我就给他们送去,派出所人员一人拿一份,都去看。

过了几天,地区来人到派出所和派出所指导员一同到我门店,要我配合他们上电视说假话诽谤大法,我毫不犹豫的说:我修大法受益无穷,一言难尽,大法本来就好,你们怎么能要我说不好?而且我是修“真善忍”的,我起码得做到真。我话音刚落,指导员气的涨红了脸,大声吼叫着:你住口,以后只要再炼,哪里看见哪里抓。我微笑的看着他。地区来的人知道我不会配合,就起身走了。

之后派出所来人问我还炼不炼?我说:你是要我说真话,还是骗你?他说:当然说真话。我说:真话就是“炼”。他二话没说,拿着公文包就走了。

我大儿子在县组织部工作,公安局给他施压:别人都除名了,现在就剩你妈了,走个形式说不炼了,在家悄悄炼不管,今后对你们子女也都没牵连了。第二天一大早,大儿子就坐车回来了,说明来意,叫我同意他们的意见走个形式。我没让他说下去,告诉他:修炼是好事。好事,人家都不做我一个人也要做;坏事,人家都做我也不做。我指着前边的危房对儿子说:你看房子坏了要修整,人变的不好了就要修炼,天灾人祸都是人心坏了造成的,我按“真善忍”做好人,你们都受益,上人有德,下人有福,这是众所周知的,你支持我修炼,你也有福报。儿子说:算了,我不管了。

“这法一定正”

我每天在门店讲真相。有一天一个老头来到我门店,他说:“你就是当地人,我每天路过这里,就听到你在给别人讲大法真相,我一听就知道你学的是正法,因为有一句话叫:一正压百邪。你天天在这讲,没人来找你麻烦,我就知道这法一定正。”我知道是师父用他的嘴在鼓励我。

有一次,师父生日前一天,我到外地取资料,派出所来人到我家门店找我,来了三次没见到我,他们就到车站去等我。我坐车回家下车时,从他们身边走过他们都没看见。我回家把资料放好再去门店,派出所警察也来了,说:“你是不是给你师父过生日去了?”我说:“你们还记得我师父生日,谢谢你们。”

晚上,我回家分好资料,准备发十二点正念后出去发,十点多钟派出所又来人了,说:“县里来人要搜查,我们给顶住了,要公安局的人在所里等着,我们来搜,你一定要给点东西我们好交差。”我说:什么都没有。我丈夫接着说:你们先走,我来给她做工作。所长说:我们到另一家去搜,转来再拿。我丈夫找了个没用的录音带给了他。他们开车跑了一大转,以为把我们吓住了,都放心的回去了。我发完十二点正念以后,把我镇的正街门店发了一半,来不及找同修,一个人做不过来,剩下的第二天接着发。

我一直就没有所谓的敏感日的概念。

为他的一念

我们这里的同修三件事做的比较平稳,可能是起了欢喜心,被邪恶钻了空子。二零零八年的一天夜里,县国安、公安、六一零、派出所七人闯到各同修家中抄家,绑架了我和三位大法弟子,把我们弄到派出所。

我没坐他们的车,是自己走去的,我一路走一路背:“天翻地覆人妖邪 欺世大谎阴风切 大法众徒讲真相 正念法力捣妖穴”[1]。到派出所就立掌发正念,有人问我你是在炼功吧,我没回答。他们搞所谓的审讯,一个副所长问我情况,我牢记师父的教导,不配合邪恶,就一直讲真相,不听他的,不能被他的邪念左右,用正念带动他。一个多小时后,国安拿来材料,那个副所长说:她就三个字——不知道。其实我一个字都没说。这时我说我要回家,他们说等会用车送你们回家。他们找来一辆车,把我们关進看守所,看守所要我们交一百元的被子费。我说是他们骗来的。那天是星期六,只要开门放我们出监号,我就在外面炼功,回监号就在里面发正念、讲真相。不知是谁打了小报告,星期一狱警把同室的犯人和一个女同修叫到了办公室,其它室的两位男同修也被叫去了,没叫我。

星期二中午,一女狱警把我叫到她办公室,说我儿子在县城工作她知道,要我把我儿子电话号码告诉她,她好给我儿子打电话,叫我儿子到国安去要人。她说:“知道你们法轮功是好人,我不会骗你的,你在外面炼功,还宣传大法,公安都知道了,要把你单独关押,给你转刑拘、戴手铐,要真转刑拘就麻烦了。你现在哪里不好,给我讲,我向国安反映情况,你身体比较胖,可能有高血压吧?”

我看到她的表情,知道她人性的一面明白了,在做最好的事,就把我儿子的电话告诉了她。第二天下午三点钟,国安和公安的人到看守所来,要我到医院检查身体。我说:去是可以,我不吃药,我要回去炼功。

出去才知道我儿子、儿媳在外面等我,我们一同坐车去了医院,一到医院就量血压,血压多高我不知道,医生只说:快住院,怕中风。国安到外面打电话去了,医生和警察要我媳妇去买药,我媳妇买来药叫我吃,我说:我在家天天炼功什么事都没有。我媳妇也说:我妈炼功前经常要我们给买药,炼功后一直没吃药,身体很好。我从媳妇手里接过药,丢到垃圾桶里了。国安说:你把你妈送回家吧。

我被绑架后就没想过自己,心里一直考虑的是同修:看守所的同修要营救,在家的同修要看明慧网,我们的资料一直是单线联系……师父可能看到了我为别人着想的心,是师父保护弟子回到了家。

回家后,我向内找,找出因为环境宽松,就以为自己做的好,起了欢喜心,放松了学法,看见同修不在法上不提醒,有私心,还有妒嫉心。我通过静心学法,不断提高上来,踏踏实实做好师父交代的三件事。

人们找到我店里来三退

我在店里讲真相救人,周边乡村的人都知道我炼法轮功,还有人直接到我店里来找我三退的。他们知道三退是安全的,我都给他们保密。神韵光盘我也都是在店里面对面发的。一个中年人看了神韵后,专程到我门店来说:神韵里的歌词太感动人了,这么好的神韵光盘我真不好意思白拿。

邻县的一个人大代表,他三退后,每年都到我店来拿真相资料,神韵光盘一拿就是几盘,给他的兄弟姐妹和朋友。他说:这晚会太好看了,你们师父能带出这么一批有才华的演员,你们师父不是一般人。

注:
[1]李洪志师父诗词:《洪吟二》〈围剿〉

明慧网第十一届中国大陆大法弟子修炼心得交流会)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