明慧法会| “另类”的我成了大法弟子


【明慧网二零一四年十一月十日】我是新学员,虽然修的不精進,但我有证实法的心。刚到学法小组没几天,《转法轮》书中说师父给学员调整身体的现象在我身上都出现了。我当时没悟上来,还以为是来“病”了。妻子和同修们却高兴的说:“你缘份真大,刚上来师父就管你了。”我心想,既然大伙都说是好事,那我就挺着吧。果然,很快就无病一身轻了。

在人世中我活了五十七年,口碑不好,毛病还挺多,除了母亲、儿子和妻子外,很少与人交往。我性格很倔强,不轻易相信什么。有抽烟、喝酒的不良嗜好,还小心眼,脾气暴躁,喜欢斤斤计较,懒惰。熟悉我的人背后都说我“另类”,但是师父度我却没把我当“另类”看。

我得法很不容易,三起三落,反反复复。从一开始不反对大法到迫害后仇视大法,再到后来了解真相,从新认识大法,经历了许多艰难挫折,在大法身边徘徊了十六年之久,终于踏上了返本归真之路。

一、迫害使我与妻子反目成仇

妻子早在一九九六年就开始修炼了,那时我也很支持她。当年本地举办法轮大法书画展,我还和妻子一起去参观,当时的我感觉很好,心想,我虽然不是修炼人,当个修炼人的家属也很自豪。

几年之后,也就是一九九九年七•二零以后,以江泽民为首的中共邪党流氓集团对法轮大法進行了铺天盖地的诽谤造谣,无中生有的制造了一个个血淋淋的事件,抹黑大法,煽动民众对法轮功的仇恨。可怜的我和全中国民众一样,受到了蒙骗,中毒很深。残酷的迫害把我和我的家害得很苦、很惨,到现在想起来还不寒而栗。一般的小迫害,我就不提了,不妨把几次对我心灵伤害最重的说一说,因为它对我得法障碍太大,我把它曝曝光。

第一次:一天深夜,我们睡熟了,突然听到狠命的敲门声。我索性不给开门,可是敲门声越来越大,几乎要把门砸碎似的。为了不给邻居带来更大的惊扰,我开了门。几个恶警不由分说闯入我的房间,把我家大大小小的箱柜翻个遍,最后找到几盘师父的讲法碟和几份大法资料。他们象是抓到了什么把柄,把我妻子从炕上拽下来就往外拖。孩子被惊醒,吓得直哭,我顾了孩子顾不了妻子,眼睁睁的看着妻子被四、五个警察拖走了。我抱着被吓的呆呆的孩子,看着屋里一片狼藉的场面,欲哭无泪。

第二次:那天妻子要送孩子去上课,刚出家门,派出所警察挡住妻子,无理的抢翻妻子的手提兜,翻出几张传单,说:“跟我们走一趟吧。”妻子说:“我要送孩子上课。”妻子闪身准备带孩子走。一个强壮的警察抓住妻子不放,妻子挣脱不得被警察摁倒在地。我上前跟警察理论,两个警察冲我来了,妻子挣脱跑了,孩子也吓跑了。他们没抓到妻子,说我“妨碍公务”,两个警察硬是把我带到派出所,逼我在“妨碍公务”的纸单上签字。我不签。他们说:“不签就不放你,除非把你媳妇找回来,否则定你妨碍公务罪把你送拘留。”那时我人心重,惦记着妻子,惦记着孩子,惦记着敞着没上锁的房门,无奈的签了字……

第三次:二零零八年奥运会期间,也是晚上,派出所警察又来我家了,看我妻子没在家就赖着不走。半夜他们困的不行了,就躺在我家炕上整整一宿。早晨我要去批发市场给业户送牛奶(我的职业),警察说:“不把你媳妇找回来,牛奶也别想卖了。”由于警察的干扰,我那天错过了送牛奶的时间。当我急急忙忙赶到时,批发市场已经散市了。我带着剩牛奶,在回家的路上既憋气又窝火,懊丧极了。

每一次迫害都造成妻子离家出走一段时间,这段时间家里一切负担都由我一个人承担。我又是一个不善料理家务的人,家里乱的很,我一个男人又顾孩子,又顾工作,又顾家务,忙的焦头烂额,简直精神都要崩溃了,也实在是受够了。加上中共对大法的污蔑,我对妻子、对大法产生了仇恨。心想,这法轮功要再炼下去,我就得妻离子散、倾家荡产了。我以离婚要挟妻子放弃修炼,妻子不同意,我就骂她、打她。她看书我就把《转法轮》抢过来扔出门外;妻子发正念,我就把妻子从炕上拽倒在地;其他学员到我家来,我拎起胳膊就往外拖,赶他们走;严重时骂大法、骂师父。那时另外空间邪恶太多,我被邪灵控制不能自拔,不但不能配合妻子抵制邪恶,反而被邪恶利用起了负面作用,从而使邪恶迫害能得逞,我自己也造了满身的业力。万幸的是妻子几年来没有嫌弃我,无论我怎么对待她,她都始终如一的不断的给我讲真相,无数次的开导我,直到我看了《九评共产党》、看了许多真相光盘、明白了真相、从新认识了大法。

我很后悔在糊涂状态下所做的一切,对不起师父,对不起大法,对不起妻子,对不起同修。妻子帮我写了悔过书,发到明慧网,从此我又支持妻子修炼了。

在此,我叩谢师父给我提供了这样一个万古以来绝无仅有的赎罪平台和赎罪机会,也向明慧同修致谢。

二、生命走到了尽头,师父救了我

师父讲过:“在这个世界上无论谁做了什么,都得自己去承担;无论做了什么,都得在业报中偿还。有现世现报的,那是在提醒人、警示人。也有过后报应的。”[1]

二零一零年的初夏,我走到了人生道路的最低谷。一天,我去市场卖完奶往家走的时候,突然感觉身体不适,腿脚手麻木,不听使唤,勉强走到家,对妻子说:“不好了,我要来病了。”妻子笑着说:“别胡说,看你这精神劲,哪来的病,假装的吧。”我说:“是真的,不撒谎。”果然第二天我就出现了口齿不清、嘴角斜歪、流口水、手指不灵活等症状,最后连鞋带裤腰带都系不上,吃饭拿不了筷子,连勺都拿不住,上厕所得儿子帮助。我一个好端端的人成了废人,而且来的突然,对我来说真是晴天霹雳,我伤心的抱着儿子痛哭流涕,儿子看我痛苦的样子也跟着掉泪。

妻子没有哭,她很镇静的找来了同修,正念加持我闯过这一死关。同修对我说:“不要怕,不要着急,只要相信师父,相信大法,师父一定会救你的。”并向我讲了她亲戚得了脑血栓,相信师父、正念闯关的奇迹,讲了许多人在生命处于危难状态时,信师信法转危为安的实例,并主动承担了我工作中不可缺少的一项任务,减轻了我和妻子的负担,使我在病魔中并没有减少经济收入。为了符合我当时的思想状态,妻子陪我到医院检查,被确诊为“脑梗”,并让我住院观察治疗。妻子对大夫说;“没那么严重,我们回家观察一段时间再说吧。”我们开了点药回家了。

回家后,妻子劝我和她一起学《转法轮》,我同意了,我一直坚持学到〈第七讲〉。我的身体恢复很快,只有两个月的时间,我“脑梗”症状全部消失,又能独立工作了。四年多过去了,我再没上医院看过病,连打针吃药都没有过。我明白是师父救了我,法轮大法使我获得了新生。

三、脱胎换骨正式走入修炼

自从学完《转法轮》〈第七讲〉以后,我的职业有了变动。再加上迁新居等方面的干扰,学法间断了近一年的时间,直到二零一二年腊月二十三过小年,我被几个小同修拉拉扯扯拽到了学法小组,才闯过了障碍我学法的一大难关。从那天起,开始了我的修炼生涯。尽管旧势力变着法的设置各种魔难,企图利用我没修去的人心达到让我放弃修炼的目地,我还是在师父的呵护下、妻子和同修的帮助下走过来了。这期间师父的付出、我身边同修的付出是巨大的,最终换来了我的修炼成果。现在想让我放弃这个大法,我真舍不得了。

通过大量的学法,我去掉了坐不住、枯燥无聊的心,去掉了小心眼、爱面子、不让人说的心,去掉了学法时怕苦怕累的心,去掉了看电视的心。现在我每天除了看大法、看师父教功碟以外什么也不看。现在我烟酒也都戒了。

学法之前,家里剩的饭菜我从来都不吃,一吃就腹泻。现在家里的剩菜剩饭我全包,从未因吃剩饭剩菜而出现腹泻现象。妻子忙的时候,家务活比如做饭、去早市买菜、擦地、擦煤气台、刷碗、刷拖鞋、刷厕所等一些以前我不曾干的活,现在我全都干,有时孩子的衣服开线了我也给缝。

救人的事一般都是我配合妻子做,妻子做资料我传送、运输,不做直接的,做间接的。偶尔也出去发真相资料、真相台历。虽然做的很有限,但我毕竟迈出了这一步,熟悉我的人和我身边的大法弟子都说我变化太大了,象换了一个人似的。其实这不是我本身会发生变化,是师父和法轮大法的无边法力改变了我,才能使我脱胎换骨,从新做人。

我知道我还有很多执著心没有去掉,多年来骨子里形成的人的观念时不时的出来主宰我,使我不能事事都站在法上去认识,这是我必须突破的。我还要在深入学法、用心学法上下功夫,还要在实修上、在救人上下功夫。

四、劝天上的“王”早日醒悟、回归

我虽然得法了,但我心里还想着我家族的人,想着大法弟子的亲人、大法弟子身边的人,想着有缘、还没明白真相的世人。

我也借这次法会的机会,借助明慧网这个大法的窗口向这些人讲几句心里的话:从我本人的经历和实践足以显出师父的洪大慈悲胜似父母,大法弟子胜似亲人,这是千真万确的。哪怕你是腐锈斑斑的烂铁,只要投入到大法的熔炉,就一定会被熔炼成一块有用的钢。来世活一回,不拜读天书《转法轮》是你的遗憾。只要能把所有的大法书孜孜不倦的看下去,生命离回天就不会太远。连我这样一个“另类”的人、生命走到了尽头的人都能绝处逢生,更何况你们呢?

从来没有谁,把人的生命看得那么高——“世人多是天上仙”[2];“全世界各个国家历史上的各个国家各个时期的王,在天上的很多王,都转生到中国去了,现在在当中国人”[3];“ 近代高层次上来得法的代表、天上更大的王,也转生到中国去了。很多历史上的大德之士也都转生到中国去了”[3]。我心里想着的这些人啊,诚心诚意的希望你们能珍惜自己的生命,了解真相,得法修炼,返本归真,继续成为天上的“仙”,继续成为天上的“王”和“主”。因为那是创世主的呼唤,那是你生命永远的期盼!

注:
[1]李洪志师父经文:《二零一三年美西国际法会讲法》
[2]李洪志师父经文:《洪吟三》〈路通天〉
[3]李洪志师父经文:《世界法轮大法日讲法》

明慧网第十一届中国大陆大法弟子修炼心得交流会)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