双肾多发性结石自动排除

关注度:
【明慧网二零一四年十月三十一日】我今年年过七旬,受无神论和实证科学的教育,对修炼是陌生的,对气功也是半信半疑。我因病入门,修大法的祛病神效和种种奇迹,在我身上体现,使我无病体健,恢复体能,生活充满阳光,更能使我心性提高,改变了人生观和宇宙观,知道了人生的目标是返本归真。

法轮大法是高德大法,是人成神的天梯,明白只有放弃一切执著心,同化宇宙特性,才能符合师父要求,才能返回天国世界。

得法奇缘

我患多种疾病,特别严重的是腹胀腹痛、拉稀等,经多年中西药治疗,无效且加重,已病休了五年。一九九四年七月,体弱的我,走在公园里,看到几十个人围着一男子大声的说话:“你为什么不来了?”“我炼法轮功了。”“炼多久了?”“三个月。”“怎么变得那么好了?”

我循声望去,这个人满头白色头发,红光满面,真有童颜鹤发之容(我过去见过此人,那是又瘦又黑)。我心一震,我从来未听说过法轮功,三个月使人变化那么大,这功太厉害了。我想等他们说完话,再去了解了解。谁知一转眼,人影全无,我很懊丧。当时,我就在这公园里转圈的找,也未找到。

第二天,我又到其它公园找,也未找到,好不容易在一个偏僻的树林里找到了。几个打坐的人说,早上七点钟前都炼完功上班、上学去了,叫我晚上来。晚上,在家人陪同下,找到辅导员,说不收费。当即,他停止了炼功,单独教我动作。从此,我幸运的成为大法徒。

神奇的排石

得法后,我每天早晚到公园里参加集体炼功,参加集体学法,按真善忍的要求修心性,不久种种病症消失,体质增强。几个月后,有一天突然腹痛、呕吐、水食不進,我知是师父帮消业清理身体。家人见我疼痛严重,已失水,强行送我去急诊,当即入院。

经专家会诊,是双肾多发性结石引发肾及输尿管积水,因石太大,决定手术取石,说其它方案都不好。多次要我签字上手术台,而我未签,我想通过炼功排石。

住院中,输液时,我听法看书,不太痛时,炼动功。结果B超检查一周内,石已从肾底出到输尿管上段,至中段,又到了下段。我信心大增,知道炼法轮功能排石,我坚决要求出院。主任很不高兴,说肾积水危险,我说责任自负就签字出院了。

出院后,因疼痛,天天躺着。有一天早上,师父的法浮现脑海“难忍能忍,难行能行”,是师父点化,我马上咬牙起床,狠狠的对自己说:“疼,让你疼到够,我不怕。”我对着师父的法像合十说:“师父我是决心修炼法轮功的,但您书上说带着有病的身体是修炼不了的,而我的结石在体内已一个月仍未排出,身体不净化,怎么能往高层次上修炼呢,请您帮我把结石排出来吧。”又补了一句“今天排出,最迟明天。”我“啪啪”左右自打嘴巴,我怎能命令式的定时要求师父呢,这是对师父最大的不敬啊,向师父认错。

我开始炼动功,因太疼,我每炼一遍后,躺下就不再做第二、第三遍,如此艰难的把四套动功炼完。开始炼静功,当打坐十多分钟时,突感尿道刀割般刺痛(原本是腰腹痛)。我知道是结石出来了。历经四十多分钟,一粒大粒、表面粗糙象桑椹子的结石掉出来了。

我当时泪流满面的向师父的法像磕了好多个响头,感恩的心难以形容。后来,我拿这颗结石给我诊治的主任看,主任惊奇的问:怎么出来的?你吃什么药,用什么方法?我说我什么药也没吃,你不是说石大吃药也排不出吗?我是炼法轮功,打坐时排出的。泌尿门诊许多病人都啧啧称奇的围着看这颗结石。炼法轮功排石使我免受大手术之苦。

师父为我碎石

这颗大的结石排出后,因划伤尿道而有血尿,排尿疼,我心中想:若师父把我的结石碎了,再排出就好了。就这一想后,一连几天,尿都是乳白色米汤样,并有很多粉笔碴样沉淀物。拿到医院化验是一种结晶。太神奇了,我想什么师父知道,并帮我碎了石排出。

师父讲过:“人坐在那里,不动手不动脚,就可以做人家动手动脚都做不来的事情”,气功师治病还要动手发功,而师父都不在现场,却能知道我想什么,并为我碎了石,这常人能做得了吗?不是神才做得到的吗?

放淡利益心

我家贫穷,养成节俭性格,利益之心较重。修大法不久,考验接踵而来。两次路上见到十元钱,都不要(一次交给门卫)。多次买物如鸡蛋水果粽子等多找我的钱,都当即退还。

一次,买猪肉,多找我五十元,我马上退还。起初他还不高兴,说怎么不对啦,我退他五十元后,才高兴的频频谢我。

还有一次买鱼,我备好二十多元在手中,当时与卖主说着话,拿到鱼就走了。到别处买东西,才发现手中的钱未给,马上返回交还。卖主也未发觉我未交钱,再次谢我。在场的顾客说:“现在少有这样的人啦,有人都赶快走了,哪有返还的?!”众人称赞有加。

前几年,我亲戚要帮我办公交车的老年证,说有熟人帮办。我未够办证年龄,靠熟人虚报岁数是不真,走后门是人道德下滑后的变异行为,大法弟子是要修去的,所以谢绝了办证。

最近移动电话公司来电话,说给老用户送四十八元话费,我谢绝不要。不是自己劳动所获,也是占便宜行为。我的亲戚不理解,常人也不理解。这样明明送上门的利益都不要,我要是不修大法,也会心安理得的去要了。可我是个大法修炼者,是放弃名利情的,“物质财富生带不来死带不去”故能作出放弃。

有大法作指导,我虽不富裕,但严格要求自己,早期为了洪法,买很多大法书送给亲朋、同学及有缘人;为讲真相救人,不惜花钱买礼物上门;邮寄真相信救人;资助资料资金。对于物质利益渐渐放淡了。

去怕心和面子心

从小因家庭贫穷,父亲严厉,怕打骂,形成了自卑、怕打骂的性格,故怕心重。在讲真相中,这些怕心也暴露无遗。开始不敢对陌生人、青壮年男人、警察等人讲,怕不接受,面子不好过,怕举报被抓等等诸多人心。通过大量学法,发正念和明慧交流文章启悟,去掉了许多怕心。现能在菜市场 人流多的地方、商场……公车上发资料光盘、破网软件等,讲真相中遇到各种人能魔炼心性。

一次同学聚会时,面对一个当省秘书长的老同学顾虑重重,怕不接受,影响同学关系,面子下不来。我发正念清除他背后干扰他得救的邪恶生命与因素,先问他身体状况后,我举些大法祛病健身的奇效,進而劝三退,最后他痛快退了党。

另一个同学经过几年才退。她是中央机关的处级干部,和我关系很好。当年我炼功排石的情况,她很了解,当时她很相信法轮功,借我书看过,说“退休后,我也炼法轮功”。几年后,她回乡探视时,说我到家时,是第一个来探你的。当我一开口讲大法时,她面色涨得通红的大喊:“你不要讲法轮功,你再讲我马上走,”已站起来要走。我很惊愕!象变了个人似的很反常。我很难过,心念:你拒绝那是自取,我已尽责了。

后来在不断的学法中知道,那不是她的本意,而是她背后的共产邪灵知道将要被解体的恐惧所致,不能不救她。我常发正念,解体她背后的邪恶因素。几年后的一天,我买好礼物上她家,谈家常时,很投机。一提到大法时,夫妇俩(其丈夫也是个中央级的高干)同时大吵,说我“不要中毒太深”等等,气氛很糟糕。这次我不放松,坚定的说:“东欧共党国家全部都解体了,苏联曾经那么强大,不是一夜之间都解体了吗?!……中共历次政治运动都是错的,刘少奇大叛徒,邓小平走资派被打倒永不得翻案,不也都一一平反了吗?!证明中共搞的运动都是错的,不错怎么能给人平反呢,迫害法轮功也是错的,将来也得给平反!”

我话音一落,她拍着掌说:“平反我赞成,平反法轮功,我赞成,最好现在就平反。”来了个一百八十度大转变。我马上说:“那给你俩化这二个名字退了吧”,她们马上同意了。气氛祥和的和他们吃了饭。她还送我走很远去公车站,等我上车走后,她才回家。

我感谢师父的洪大慈悲法力,给我智慧,解体了她们背后的邪灵,解了她们的心结,让他们觉醒抹去了兽印有了美好的未来。是师父救的人呀,我只是动动嘴而已。此时的我,心是那么畅快愉悦,修大法真好!真殊胜!

本文章或节目明慧网版权所有,非盈利转载请注明
来源明慧网,并包含明慧网原文标题及原文链接。
网址转载: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