信师信法 让坏事变成好事

关注度:
【明慧网二零一四年十月三十日】我是一九九七年得法的老弟子,一路走过来,没有师父的慈悲呵护,我今天就没有这个机会写这篇文章。我从两次生死病业魔难中走过来,破除了旧势力想夺走我的肉身的邪恶安排,把坏事变成好事,从而救度更多的众生。下面我谈一下我的这段经历。

人心勾来的魔难

从得法我的实修时间也就是一年多,就开始了九九年七二零以后的邪恶迫害,我们全家人都不同程度的遭受邪党的迫害。由于学法少,我一直精神不起来,三件事做不好,总也找不回以前那种精進的状态,致使出现严重病业状态。二零一零年秋收前,发现自己左乳房和左腋下各长了一个瘤,发现后我从没把它放在心上。到二零一二年四月三十日下身出血,长达两个月的时间。当时自己脸色苍白,走不动路,又怕常人看见了说我不看病,所以就去了医院,可医生发现了我乳房的瘤子,吓了一跳。妇科医生就给外科医生打电话,并说这个病是最重要的。外科医生是我家邻居,看了我身上直径已有四寸的瘤子,脸色都变了,他低着头说:检查去吧,如不能手术就回家吧。当拍了CT和作了其它检查后,邻居医生惊奇的说,别人一发现,其它地方就都长满了瘤子,可我哪也没有。医生要给我手术。

我当时也悟到去医院就是走了旧势力安排的路,不做手术又怕亲属、乡亲不理解,又怕自己过不去造成负面影响,结果还是做了手术。在医院我除了学法还要炼功,开始胳膊举不起来,我就信师信法,就得坚持,胳膊往上能提多少就提多少,在慈悲的师父看护下,我很快就能炼功了,我和丈夫每天坚持最少炼一遍,有时炼两遍。有机会就给人讲真相,我告诉他们因为我不好好炼功,不好好修心性,才出现身体有病,要是好好修炼的都没事。当时同病房病号表示要跟我学功。手术后检查说是恶性肿瘤,有个医务人员对我丈夫(同修)说:你怎么不哭呢?医生说她过不了年了。也就是说我的生命最多也就是几个月的时间了。为此,医生又瞒着给我做化疗。用了两天化疗药,我知道了,就坚决拒绝化疗,并要求马上出院。第二天我出院后,医生还是强烈要求我化疗,亲属也劝说我化疗,我不动心,根本没把它当回事,只是告诉他们我没事,不用化疗。

回家后向内找,我才发现我没有做到百分之百信师信法。细想我怎么能过不去呢?怎么能给大法造成损失呢?几年了,我根本不把它放在心上。回想起手术前我做了一个梦:好象在荒山野岭,但与我住的病房一样,床上躺着身穿一身黑,头戴黑手帕,就象太平间里的死人一样,自己站在两张床的中间,心里知道自己是在不好的地方,后来自己也躺在门口的那张床上了,面向里。那时感觉从门缝進来个东西从腿上向上爬,我就喊师父救我,又念正法口诀,念完“灭”字,一块块的黑东西从腿上出来了。我悟到作为一个修炼人我做的不符合大法了,旧势力就给我演化成真的了,就是想要我的命,是慈悲的师父救了我。师父一直在看护着我这个不争气的弟子。和我一样手术后的常人从手术室出来到病房都痛的一直哭,马上就输上止痛的药。而我手术后一点感觉也没有,像没事人一样,我知道是师父为我这个不争气的弟子又一次承受了。那时我无地自容,心里难受的真想钻到地缝里去。

出院时医生给我开了很多药,我一粒药也没拿。姐姐、姨姨不理解,劝我化疗,我说:我按着医生说的做,一是化疗首先把胃弄坏了,不能吃饭,呕吐,二是我下身出血医生要给我摘除子宫,出那么多血,身体能受的了吗?你们想想,用不了多长时间,我就被折磨死了。我现在学学法,炼炼功,不用吃药,既不受罪又不用花钱,而好的利利索索的,这多好。她们也不再说我了。

二零一二年皇历十月初五,我下身又开始出血不止,而且出血量一天比一天多,最后血管里的血就没有颜色了,每天口渴,不停的喝水,血管简直就是水在流而维持着生命,这是常人无法想象的。在这期间我浑身没力气,我的身体一天比一天弱,连厕所都去不了。母亲也在那一天住進了医院,不省人事。我对母亲的情很重。在我五十年的人生中,从没离开过母亲的照顾,所以母亲是我人生中最重要的人。为了能去看母亲,就又输了四天液,可一点作用也不起。

那些天我除了学法就是背法。我背的最多的就是:“朝闻道,夕可死。”[1] “生无所求 死不惜留 荡尽妄念 佛不难修”[2], “意不坚 关似山 咋出凡”[3]。我实实在在的对照大法向内找,修自己。我悟到自己对母亲的牵肠挂肚,母亲住院十九天就离开了人世。丈夫不让我去看母亲,我自己又去不了,我对丈夫产生了怨恨心。还有我有很强的怕被别人看见我身体不好的执着心,旧势力让我下身出血,让我脸色苍白。我想我不能再上旧势力的当了,我要振作起来,不能再让师父为我操心了,旧势力毁我就是为了达到毁众生的目地,我要最后一拼,我就得活过来,我就得证实大法。我放下了一切,心非常的平静。

这期间,姐姐又来看我,劝我输血、吃药,她说这样还能活着。我对姐姐说,姐姐你放心吧,我没事儿,我这是为了活的更好。一天我听师父对澳洲学员的讲法,顿时感觉一股能量注入体内,浑身发热,第二天精神十足,再也躺不住了,从那天开始,不管出血再多,我一直很精神,再也没有表现出病态。

在学法背法过程中,那博大精深的法理真的展现出来了,我悟到不符合宇宙真善忍特性的物质都不是自己,只要有一思一念不符合法了,就得清除它,坚决不能顺应它。我不放过每一个提高的机会,救度自己的亲人和众生。师父说:“那么如果修炼人这样看问题,用正理修自己,你们在常人中碰到的不高兴的事是不是好事呢?你要想修炼、你要想脱离三界,你要想返回你原来的地方,你要想救度你那一方世界的众生,你要真的是在助师正法,这不是给你提供方便、这不就是叫你真正的修自己吗?你碰到那些不好的事情不就是给你铺路呢吗?你为什么不高兴呢?”[4]“越碰到魔难、越碰到不高兴的事情的时候越能够反过来看问题:这都是给自己提供修炼的台阶、提高的台阶。”[4]我真的明白了师父讲的:“所以你碰到了好事、坏事,只要你修了大法,都是好事,一定的。”[5]

反观自己这些年的修炼,究竟是为了什么呢?是为私为我。我下决心要去掉人心,再难我也得放下。我又找到了根本执着:从结婚就追求的常人中的夫妻恩爱,向往过美满的生活。长期以来,当得不到时就对丈夫怨恨,总想改变丈夫,以满足自己的执着心。找到后我立即清除它,观念一下子转变了,同时我也发正念铲除怨恨心。这时,我发现丈夫也变好了,知道体贴我了。但我已经不再求得人中的一丝一毫的幸福。下身出血第五个月,丈夫要请假在家照顾我,我拒绝了,我自己的事就自己做;姐姐要出钱让我去医院,我拒绝了,我想我有师在有法在就足矣了。我放下生死,放下一切,百分之百信师信法,没有了一点顾虑,即使不吃饭也没事。有时想掉泪时,除了清理它,就不停的学法背法,一下也就过去了。直到有一天,下身掉了三公分长手指粗那么大的三块肉,从那天起,结束了长达五个月的下身出血的病业魔难。

坏事变好事,证实大法救众生

邻里乡亲、同学、朋友来看我,我就给他们讲真相,有的做了三退了。一天,有一乡亲来我家收电费,我给他讲真相讲了很长时间,而且声音洪亮,他问我累不累,我告诉他不累,他问我是否吃着药,我说我炼功不用吃药。他说,你就知道你没事,我说我知道我没事,我有师父在管我。他感到很神奇,最后他也退了团队。我家邻居是信天主教的,原来我们给他们讲真相他们不接受,我身体出现病业,他们也劝说我,有病该看还是要看,现在他们亲眼看到我的变化,都很惊奇。我告诉他们,炼功不是不让看病吃药,而是修炼人按着大法的要求去做就没事,我再给他们讲真相他们都接受了。他们说,我们都毁在人中了,你们真是修到那个境界了。

随着时间的推移,亲属也亲眼看着我的变化,都知道了大法好,有的也三退了。我们周围几个村的人,特别是我们村的人,都知道我是大法修炼者,都在看着我,当时都知道出不了门的我,现在满面红光,我现在是上午学法,下午出去有意接触乡亲们,用我的亲身经历给他们讲真相。有人看到我,不用我开口就先问我是怎么好的。在医院给我做CT的和主刀医生都是我们村的,他们都知道我超常的走过来了,都知道了法轮大法好。

晚期恶性乳腺肿瘤和下身出血不止,这两次生死大魔难,我在慈悲伟大师尊的看护下走过来了。我无法用语言表达对师尊的感恩, 我真的感到了修炼说难也不难,关键是转变人的观念。我感到关一直过不去,就是实修不够。百分之百的信师信法,没有闯不过去的关。

注:
[1] 李洪志师父著作:《精進要旨》〈溶于法中〉
[2] 李洪志师父诗词:《洪吟》〈无存 〉
[3] 李洪志师父诗词:《洪吟二》〈断 元曲〉
[4] 李洪志师父著作:《各地讲法十一》〈大法弟子必须学法〉
[5] 李洪志师父著作:《二零零五年旧金山法会讲法》

本文章或节目明慧网版权所有,非盈利转载请注明
来源明慧网,并包含明慧网原文标题及原文链接。
网址转载: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