俄罗斯弟子用中文给大陆人讲真相


【明慧网二零一四年十月二十九日】我是一九九九年和妈妈一起开始修炼大法的,那年我只有八岁。一开始我随妈妈去炼功点儿炼功,稍后妈妈给了我一本《转法轮》,并告诉我不能和这本书分开。尽管由于我年龄还小,很多事情还不懂,但是我还是经常拿起书读一段。

坚定的信师信法

我生下来就身体不好,经常性的严重头痛,定期患感冒。并且,我吃过的所有药不仅没能治好我的病,反而还延长了病痛的时间。由于很多时间都在患病,我甚至没能正常上学。炼法轮功对改善我的身体健康作用非常大,随着炼功时间的增长,我的身体越来越好。有一天,妈妈带我去参加集体学法,在学法点儿我呕吐,感到身体虚弱,我有些害怕。同修们告诉我说:不要担心,这是在给你清理身体。

过了一段时间,妈妈嫁给了一位中国同修,我的生活也发生了根本的变化。我有了一个新的生活环境,周围大多是中国大法修炼人。我也有了一个中国奶奶。她经常带我去参加中国同修的集体学法,我非常喜欢那个环境,感受到那里就象一个大家庭。

几年以后,俄罗斯不给奶奶延期签证,她不得不去了其它国家,在那里获得了难民身份。而这时,我的妈妈终止了修炼大法,然后病的很厉害。妈妈因病不能做家务和照看我的小弟弟。有一天,我去幼儿园接弟弟的时候,意识到现在家庭的重担都转移到了自己身上,而我还没有准备好啊,我大哭了一场。哭完之后,我明白了,我的修炼历程到了一个转折点。过去那些年修炼给我打下的基础,开启的智慧和所悟到的,到了该用的时候了,我不能总是依靠别人啊。这一念就象一根支柱,让我的意志得到了加强。

但我还有一关要过,我妈妈用各种办法劝我停止修炼,甚至不让我去炼功点儿。我坚定的对妈妈说,我绝不会放弃修炼。大法给了我那么多好处,她怎么能说出这种话来。我意识到:无论怎样,我都要坚定的信师信法。

那一晚我做了一个梦,梦中妈妈和我的亲生父亲抓住我的手各自往自己那个方向拉。妈妈拉我放弃修炼,父亲拉我去教堂。醒来后我大汗淋漓,浑身发抖,这个状态持续了好几分钟。于是我决定坐起来发正念,清除乱神烂鬼和邪恶因素对我的干扰。十分钟以后,一切恢复正常,就象什么都没发生一样。

在新的修炼环境修好自己

当家里的情况有所改善,妈妈的身体也好了起来的时候,我决定建立自己的家庭。因为长时间里我都承担了家里的很多事情,我觉的是自己独立生活的时候了。我认为,建立自己的小家庭后,我的生活会变的轻松许多,但事实上我错了。后来我明白,那时我其实是为了远离麻烦而绕弯走,而不是坦然直面魔难。

我和来自于其它城市的一位同修结婚了。我感到很幸福,心想现在我的新生活开始了。然而,由于我一开始的念头就不对,婚后我的生活反而变的更艰难了。

我和同修丈夫之间时常闹矛盾,经常为一点小事吵个不停。我没有足够的慈悲和忍耐力,对丈夫不能忍让,用常人的思维认定丈夫的做法是不对的。在和丈夫的矛盾中,我从来没想过要向内找。由于我们俩谁也不让谁,我们总是互相指责,并说些伤害对方的话。对丈夫的所有气恼在我心中累积,变成了一座大山,我感到根本无法移动它。

因为我不能在法上看问题,我生活中的所有事情都变的很糟。我很长时间找不到工作,即使找到一份,也是工资很低的临时工。我的身体状况也变的很差,生活很艰难。后来我终于找到了工作,但需要我在周末上班,而我们的集体学法和炼功以及讲真相活动一般都是在周末。这样一来,我就和学法组隔开了,因此我心里很痛苦。我不能放弃这个工作,因为没有这份工资我们很难生存,何况这份工作也是很不容易找到的。

我尽量利用业余时间做三件事,但离开学法组还是不行。我那时非常羡慕我丈夫,因为他有很多时间和同修们在一起学法和做三件事。不满和怨恨充斥了我,使我的心静不下来,即使学法,也没有领悟和提高。有一天,我给一位同修打电话把我的状况讲给了她,我说我感到自己快要脱离大法了,可我却无力改变自己。她说我需要记住自己的使命,静下心来多学法,好好找找自己。她还说她会支持我。

和同修通过电话后,我有一种强烈的愿望改变自己,快点儿修炼提高,然而紧接着就出现了一关,我没能过去。那天下班回家后,我和丈夫又发生了矛盾,我没能忍住,和他大吵起来,强调自己的看法。丈夫气坏了。第二天早晨醒来后,我意识到再不能这样下去了,再这样我就不能随师父回家了;我必须改变自己的心。

我下决心从根本上改变自己,开始检验自己的一言一行,努力修自己的忍和慈悲。我放下怨恨丈夫的心,尽力理解他。我决定利用好一切空闲时间和机会做好自己该做的,从家里乘车到工作单位需要两个多小时的时间,我就利用这段时间学法。当我迈出这一步,开始修自己,情况马上就发生了变化。和丈夫的关系开始变好了,单位领导也给我换了工作:从原来的售货员变成了办公室职员,工作时间也正常了,周末不用上班了。我的新工作要求具备很多我必须从零学起的技能,但我很快就学会了,到现在我还在做着这个工作。

新工作对我又是一个新的修炼环境 。当公司的科室合并重组后,我和一位谁也不愿意与其一起工作的同事分在了一起。这位同事上班时间经常干私事儿,可以打电话谈私事聊几个小时,然后离开办公室把自己该做的工作留给我。她的这种行为让我很烦恼,我表达了对她的不满,告诉她这么做是不对的。但听了我的话,她反而非常生气。随后我明白了,我应该慈悲待她,只有自己做好才能让她思考自己行为的对错。我后来没再对她发火。当她离岗的时候,我默默的帮她做好她的工作,帮她接电话。就这样我们的关系变好了。

向中国人讲真相

我是在中国人的环境里长大的,因此我学会了说一口流利的汉语。我很清楚,我的这一能力是大法给的。小的时候,我就开始向中国人发真相资料,二零零零年和二零零一年的时候邪恶因素还非常猖獗,很多中国人都被谎言毒害,不接受我们的真相资料。他们眼睛里充满仇恨,撕毁真相报纸,毁坏真相光盘,然后扔在地上。看到他们可怕的面孔,我有些紧张,但我明白自己做的是正确的事,这些中国人需要一些时间才能理解我们。

二零零二年,中文大纪元在俄罗斯落地,这成了讲真相的利器。我和同修们每周末都到几个有中国人出摊卖货的大市场发报纸。我们两个人一组,每次有五百份报纸要发。为了给所有中国人都发到,我们需要走很长时间。在这个过程中,我克服了疲劳、寒冷、炎热、害怕等许多困难。当我们人心上来的时候,中国人就不怎么接报纸,还赶我们走。这时我们就停下来,发一会儿正念,清理清理不好的思想念头,然后再接着发。

由于我们长期发真相资料,很多中国人改变了对大法的态度。在这过程中我的汉语也得到了完善,从开始的不敢说,到后来说得非常自信;有时中国人问我在哪儿学的汉语,说的这么好。我回答说:我奶奶是中国人,她是法轮功学员。听我这么说,有的中国人会很震惊。由于长期给他们讲真相,这些人不但改变了态度,还成了我们的朋友。随着时间的推移,参加到向中国人讲真相项目的同修多了起来,这样我们可以覆盖更大的中国人群。

有一次,离去大市场发资料的日子还有两天,我突然出水痘,全身都是,甚至头皮也被覆盖了,使我无法入睡。此外,我还发起了高烧。离发资料还剩一天了,我不知道该怎么办,去还是不去。我怕我的状态会给中国人带来不好的印象。最后我还是决定去,因为妨碍我做正事的一定是干扰。

当我一开始发资料,就遇到一位熟识的中国人,他高兴的接过新报纸,看看我说:你今天气色真好,我一下呆住了,以为他在和我开玩笑。但他说的很认真,我就给他看我脸上的水痘,他说根本看不见。我一下子明白了,这是在说:尽管你状态不好,但你还是走出来了,你的心这么好,根本不需要考虑什么水痘。

那天发资料,没有一个中国人说我的水痘,相反看到我都很高兴。通过这件事我悟到:经常保持正念,否定旧势力的安排是多么重要!

还有一次,也发生在要发报纸前。早晨醒来收拾东西准备去发报纸,照镜子发现脸上不太对劲儿,仔细一看,发现右眼睛下面肿起来一个包,象橄榄那么大。很遗憾,那天没能突破自己去发报纸。第二天我们还要去另外一个市场发。我决定第二天一定要去。那天我和丈夫留在家里,每隔一个小时发一次正念清除干扰。我清楚的意识到邪恶用尽办法阻止我出去发资料。在发正念中间,我还读法并保持正念。第二天早晨醒来,肿消了,我们顺利的去了大市场讲真相。

迄今我们一直在向中国人发报纸和其它真相资料。现在形势变化非常大,很多中国人不仅高兴的阅读我们的真相资料,还互相传播真相资料。一部份中国人还声明了三退。这些年我们遇到很多中国人,不管他们是什么表现,也不管他们说什么,我们都明白所有这些中国人都很了不起,一定要向他们讲真相。读了师父的《二十年讲法》,我更深刻的认识到向中国人讲真相有多么的重要。

有一次,我和丈夫向一位中国人发报纸,他说:“这说的都是假的!”我用汉语和他交谈使我们的谈话得以继续。我向他讲法轮功真相,并答应下次给他带来关于天安门自焚真相的光碟。第二次见到他时,他说:“在中国我见到很多法轮功的横幅和传单,我在我家门口和自行车的车筐里都见到过,但我从来都不想读。没想到现在我在俄罗斯工作,却遇到你给我法轮功资料。”这位中国人看到在俄罗斯也有人修大法,很受触动。从他的话里,我悟到中国大法弟子和海外大法弟子的相互配合是非常重要的。

我们和很多中国人都成了朋友。过节时祝中国人节日快乐,送给他们小礼物,当他们需要帮助时去帮助他们,我还教一些中国人学俄语。这些对讲真相起到了一定的作用,特别是当一些人不接受真相的时候。我利用这些机会给中国人讲真相,告诉他们我修炼大法如何受益,告诉他们在中国法轮功受迫害的真相。有一位中国人一直不接受真相资料,但每次我经过他的摊位时都和他打招呼,向他问好。整整一年以后,他自己来找我要资料,现在我们是朋友,他定期从我这儿拿真相资料,自己看,还传给他的朋友看。

有些已经了解真相的中国人,送给我们小礼物,请我们吃东西喝茶,以示对我们的感谢;还有的时常请我们停下来和他们聊聊天。有一次冬天的时候,发资料前我把手套弄丢了。外面很冷,开始发的时候我有些紧张,发着发着就忘了这回事儿。大约一个半小时以后,我遇到一个认识的中国人,发给他一份新报纸。当他看到我没戴手套时,就说:今天这么冷,你怎么没戴手套?我说手套丢了,但没关系,我马上就要回家了。可是他不等我说完,放下手里的工作就走了,让我等他一会儿。几分钟后,他回来了,手里拿着一副新手套。我非常不好意思接受他的礼物,一再拒绝,可是这位中国人根本不听我的,说让我收下,算是对我的答谢。

我们还在中国建筑工人下班的路上向他们发资料,一部份工人一看见我们就跑过来,和我们握手,真诚的表示感谢。有的说:“谢谢!我们知道你们很不容易。”有的还在我们离开的时候在后面喊:“法轮大法好!”一位中国人接过报纸后说:“你们太了不起了,做这么伟大的事。”当然也有一部份中国人不接受真相资料。我悟到,师父是借那些向我们表达谢意的中国人的嘴鼓励我们,而通过那些不接受真相的人,在点化我们不能松懈,要找到办法,使他们能有被救度的希望。

结语

大法给了我第二次生命,也是真正的人生,大法也开启了我的智慧,给了我很多能力。我会利用这些更好地修炼自己,做好三件事。

以上体会如有不妥,请同修慈悲指正。

谢谢师父!谢谢同修!

(二零一四年欧洲法会交流稿)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