从辅导员到协调人 有始有终帮同修


【明慧网二零一四年十月十二日】九六年,我因病得法。得法前,我患有胃癌(前期)、冠心病、高血脂、脑动脉硬化、脑供血不足、风湿病等二十多种疾病。炼功后,一粒药没吃,顽疾不治自愈。没有了病痛的苦恼,再不用为求医问药奔波。大法的神奇,师父的慈悲时时感动着我,我万分珍惜得法修炼的神圣机缘。

炼功后,我一心扑在大法上。早晨拎着录音机组织大家炼功;晚上领着大家集体学法,从不缺席。每天下班做好饭,急忙吃一口,有时来不及吃,饿着肚子拎着坐垫,就去炼功点学法了,从来不迟到。

在炼功点上,我积极为大家做一些力所能及的事情:组建学法小组;教新学员炼功动作;为新学员请大法书;和新学员及法理不清或过不去关的学员谈心交流;周末还要出去到公园、大街、或偏远地区炼功洪法……不久,我成了炼功点上的辅导员。后来,附近炼功点的一些大大小小的事也都是我去处理,我又担起了站长的责任。事情多忙不过来,就从睡眠上往出挤,过度的劳累使身体变得消瘦。

那时我真是快乐、充实。

携手并肩 同甘苦共患难

九九年,邪恶的迫害开始后,同修们不知所措,很多都不敢出来了。为了和同修们保持联系,我利用家属区的早市,借助买菜去见同修。有空就去“买菜”,鼓励同修坚持修炼,证实大法。渐渐的同修们都主动出来寻找互相见面的机会。有了切磋交流的环境,大家的心都平稳下来了。同修们互相帮助比学比修,形成了亲如一家的整体。

七十来岁的S同修,几年前,老年病状态,起不来床了,同修闻讯后,都来看望,帮助她对照法理向内找,和她一起善解救度讨债的生命,同时定点集中发正念解体迫害S同修的邪恶生命和因素。她女儿明白真相,也看大法书和《明慧周刊》等,与去她家的同修一起帮助妈妈过关。有一天,她女儿做了一个梦:看见她妈妈坐在一个人力车上被三、四个没有头、看不到脸、赤裸着上身的人(小鬼模样)驱赶着,她女儿跑过去把妈妈拽了下来。

在大家整体配合营救下,S同修终于闯过了生死大关。现在她样样不落的做好三件事,虽然文化不高这次法会投稿她也参加了。象这样在大家帮助下,闯过病业难关的同修一个又一个。同修们的善行证实了大法的美好。

建立维护学法小组 为同修创造修炼环境

在大陆还有迫害的情况下,组建学法小组是一件比较难的事。同修的付出是很大的。一方面人来人往,有一定的安全方面的压力,另一方面不管多忙,都要按时把房间清理干净,等待同修来学法,走后还得收拾坐垫和拖鞋等,家里有常人的还得时不时看人家的脸色。

集体学法是师父给我们留下的修炼形式,同修的自身提高;互相配合做好三件事都离不开这个环境。所以我非常重视学法小组的组建工作。只要有同修提供场所,不管有多大的困难,我都要把学法小组建成。有个老年同修修炼状态很不好,炼功、发正念时有时无。经过交流在她家成立了学法小组。

小组学法的时候,打开照明灯,发现是一个昏暗的小灯泡,根本看不了书。原来天一黑她就不学法了、就开始看电视去了。老同修个性很强,在小组,她得说了算,话多的不容别人插嘴,同修都不愿意在她家学法,来的同修只要能找到其他学法小组的,慢慢的都走掉了。我只好在这里学法,我忙起来偶有不去的时候,就能听到说:“黄了算了。”三年多时间,我坚持到这里学法。前年,我搬家了,我就骑电动车去学法,这样小组有六、七个人稳定的在这里学法,多的时候有十多个人。

两个月前,我撤出来了,因为他们能独立了。经过三年多的集体学法,这个小组的同修都能走出来救人,到黑窝近距离发正念都能去,那个老年同修也会向内找提高心性了,表现的越来越精進。

还有一个学法小组家住六楼,走廊的楼梯又陡又窄,楼梯缺边少沿,空隙处经常放一些杂乱物品,脏兮兮的发出难闻的味道。没有窗户,灯光又暗,上下楼很不好走。同修都不愿意去。开始有两个协调同修,后来都是时去时不去的,原来五、六个人后来有几次只剩下两个人了,这两个人合计说要解散。我的时间很紧张,那时下班要坐一两个小时的公交车,忙碌一天已经很累了,到家就快七点了(晚上七点学法),为了使这个小组好起来,我决心放下一切坚持去学法。现在小组有七人来学法,非常稳定。大家在做三件事上配合的非常好

做主角 默默配合整体

我们这里是省会城市,在营救同修上,各个市县的大法弟子都集中到这里,需要我们配合发正念的事情很多。我们就利用互联网把同修联系起来形成整体,这样各个大大小小的站内信箱就发挥了作用。但是由于同修文化水平的局限,信箱里经常有这样的消息: ×××在××黑窝非法迫害几年,明天(或后天)冤狱期满,请大家发正念解体邪恶。明天是几号没有说明白,那“今天”就只能是看信的当天了,这样不能及时上信箱就容易造成误会,从而误事。全省很多同修都看这个信箱。发现这个问题的初期,我抱怨发消息的人时间没有搞清楚,等待有人出来纠正,可是一直没有人管,可能都是我这种心理吧。类似的情况屡屡出现。

“无望”中还是我来做吧,于是再看到这种情况,我就把时间写具体,把错字,病句修改后,从新发送一遍。坚持一段时间后,发现很多邮件都按照我的模式发送了,看不到模棱两可的时间等问题了。现在想来,我做的太晚了,为什么当初不能及时去做呢?大法弟子都是主角,我指望谁呢?谁做都是维护大法啊。依赖心——私心得修去了。

修炼中我悟到:用无私的心做好眼前该做的事就是师父要的。想做这个,不想做那个;配合你,不配合他等等都是自己在安排修炼的路。修炼中没有偶然的事情,碰到了就用大法衡量把他做好,不挑选着做,不凭着兴趣爱好去做,这就是修炼。

在剩下不多的时间里,我要严格要求自己,修好自己,帮好同修。层次有限,如有不在法上的地方,请同修慈悲指正。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