那是发自内心的一份感动

|

【明慧网二零一零年四月二十一日】(明慧记者何平瑞典报道)如果时光倒退十一年,现在居住在瑞典的李志河一家不会想到自己有一天会在瑞典安家,自己会回不了祖国,无法和亲人相见。

修炼带来幸福人生

当时李志河在中国铁道建筑总公司工作,太太张桂荣,在北京市海淀区某街道办事处任财政办副主任,是一名国家公务员。儿子李成是北京十一中学(重点中学)的一名中学生,他们是一个令人羡慕的家庭,夫妇工作稳定,工资收入、福利待遇丰厚,孩子有着良好的学业。

而且更让人羡慕的是,他们身体都很健康。从一九九七年十月开始,他们就再也没用过公费医疗卡,不仅替国家省了医药费,自己也免除了病痛的困扰,生活也变得和睦。在九七年十月前可不是这样的。

李志河十八岁就入伍,当上了铁道兵,在艰苦的环境里一干就是七年。当时年轻还不觉得什么,等到刚刚步入中年,他就感到身体不行了。最明显的症状就是腰疼、腿脚麻木、出现了半身不遂的症状。他跑遍了北京的各大医院、专家门诊,均不见效。专家给的鉴定是:腰间盘三、四节突出,腰椎鼓膜撕裂,腰肌劳损,没别的办法,就是静养,什么活也干不了。专家说如不注意好好保养,最终的结果就是瘫痪。每个星期他要出去看三四天的病,病痛给他工作和生活都带来了很大的麻烦。那时只要听到哪里能治这种病,不管多远,花多少钱他都要去。

太太张桂荣身体也是一直不好,并患有严重的痛经,后来发现卵巢一侧肿瘤,手术后,另一侧又发现还有肿瘤,痛苦不堪。她脾气还非常暴躁,常常跟丈夫、孩子发脾气。

九七年十月,经同事介绍,他们开始修炼法轮功了。其实当时也就是想试试,可没想到,炼了不到二周,困扰李志河多年的疾病症状不见了。困扰张桂荣多年的病痛也在当月彻底消失了。而且张桂荣的脾气也好了很多,性格都发生了很大的变化。因为法轮功教人按照“真善忍”做个好人,处处为别人着想。

李志河还认识一位叫谢秀芬的法轮功学员,她因做节育手术失败,瘫痪在床整整十六年,被定为是终生截瘫。炼法轮功一年左右的功夫她就重新又站了起来,完全变成了一个正常人了。

李志河感叹道:“我一直受中共党文化的教育,是一个无神论者。自己的亲身经历,和身边众多亲眼目睹的修炼法轮功的神奇的事,让我不得不心服口服。而且这个神奇的功法不但令我身心健康,还使得我的家庭更加和睦。”

“四·二五” 道德升华后的感动

十一年前,九九年的四月二十五日早晨,李志河在炼功点上得知:天津的几十名法轮功学员因为去天津某杂志社去反映一篇不实的报道而无辜被抓、被打,当地的学员去要人时,警察不放,并说你们上北京要人去吧。李志河当时的想法就是:“听到这个消息后,我就想应该让他们赶快放人。我得去信访办反映情况,用自己的亲身经历,让他们了解法轮功到底是怎么回事,把做错了的事,尽快改过来。没有任何别的想法。”

尽管已经事隔十一年了,李志河对当时的情景还是历历在目:“那天早上不到六点我到了府右街(国务院信访办的所在地),那时法轮功学员就已经很多了。我看到各个路口都有警察了,这在往常是不可能的,好象他们都有准备似的。因为当时在国内炼法轮功的人很多,陆陆续续的来了很多的学员,信访办门前已经站不下了,大家就朝六部口和北海两个方向疏散。当时警察也陆续来了很多,他们都很紧张,等后来他们一看,法轮功学员都很自觉,不但自己管理好自己,还帮助警察维持秩序,把路人的盲道都让出来,一点也不影响交通,很配合警察的安排,让站在哪里就站在哪里。后来很多警察都了解了事情的真相,就都放心的到一边聊天去了。我身边就有路人问,怎么这么多人?干什么啊?一个警察答道:“他们都是炼法轮功的,是来上访的。这个功挺好的,我丈母娘就炼这个。他们都是好人。”

很多人在法轮功学员上访的事后说,法轮功学员说来就来,说走就走,而且场面如此平静,没有喧哗,他们的组织性,纪律性可真强啊。当过兵的李志河谈道,这不是用训练,靠强制能达到的。现在回想起来,他还有一份深深的感动:“我是当过兵的,那天的那种场合更准确地说,不是一种经过训练或强制人们所能做出来的行为。那是人修炼‘真、善、忍’道德境界升华后的一种感动。我们彼此之间有认识的,但更多的是不认识的,大家都是怀着同样的心情,到信访办反映一下真实情况。那么多的人都是静静地站着,等待着会谈的结果。有站累了的就换到后面坐一会。没有任何过激的言行,没有人喊口号,也没有人大声喧哗,地上干干净净的,连警察扔在地上的烟头学员都捡起来放到一边,扔到垃圾桶里,地上一点纸屑都没有。时常能看到摄像车在人群面前来回来去的摄像,学员们都是坦然地面对,自始至终呈现一片平和、理性的场面。那真是让人感动。”

后来,总理朱镕基亲自接见上访代表,法轮功学员提出了释放天津学员,要求合法的炼功环境,能够正常出版《转法轮》等问题。晚上九点多钟,当得知天津的法轮功学员已重获自由后,大家把地上打扫干净后就都离开了。

回想起当时因为出差,错过了“四•二五”的上访,张桂荣至今仍有些遗憾。她谈道,如果自己在北京,一定也会去参加上访,讲述自己的经历:“我认为我先生和所有参与‘四•二五’和平上访的法轮功学员做得非常的对。当时我还想,自己要知道也一定会去的。我们周围很多人都是经历过‘文革’、‘六四’的,很清楚跟共产党打交道的后果,大家都是放下了几十年养成的对共产党及其政治运动的恐惧,坦坦荡荡地行使宪法赋予公民的权利,到信访办去上访反映真实情况,发自内心地要去做一个好人,要求当局给法轮功学员一个修炼、做好人的环境。”

遭迫害 背井离乡

但是谁也没有想到,当时和平的上访变成了中共媒体宣称的“有组织,有目的地围攻中南海”。而中共毫无理由地对法轮功的迫害反而明目张胆地进行。张桂荣从自己的工作经历中知道,即使从程序上而言,对法轮功学员的迫害也是非法的:“其实中共对法轮功的迫害完全都是非法操作。我当时在政府机关工作,这一点我看得很清楚。连各层执行者都是非常的心虚,很多都是口头传达下来的命令。他们很清楚修炼法轮功的人都是好人、善良的人,但为了保全自己的个人利益而为之。”

在迫害开始后的日子里,李志河成了单位监控的对象,特别是当他上访无门,去了一次天安门后,遭到派出所、居委会的电话监控,跟踪等。在公司里也被当成另类看待,甚至不让他按规定提前退休,并逼迫他去洗脑班,要他放弃修炼法轮功。

李志河因不愿配合他们的安排而离家了半个多月,回来后,被认为旷工,扣发工资。可是没过几天,他公司的领导却因为将李志河转化成功而受到了上级的表扬。原来是公司党办秘书找了一个不修炼的人顶替他的名字进了“洗脑班”,而且“被转化”。

张桂荣也因为不放弃修炼,被专门迫害法轮功的“六一零”办公室调离了工作了二十多年的财务工作岗位,“六一零”还要把她抓进洗脑班。

在没有其它办法的情况下,李志河全家在朋友的帮助下辗转来到俄罗斯。就在他们刚离开中国没多久,朋友告诉他们:绝对不能再回来了,你们双方的单位都成立了专案组,派人在到处抓你们,警察二十四小时在你们家门口蹲守,还经常到亲戚朋友家去骚扰,到孩子的学校想去抓孩子,最后竟追到了中国的出入境管理处,查到了你们的去处,一定要多加小心。

几经辗转,李志河全家现在瑞典定居。十一年前开始的对法轮功学员的迫害让李志河全家不得不背井离乡,可是相对于成千上万因迫害而家破人亡的其他中国大陆法轮功学员而言,他们还是幸运的。所以在异乡,他们仍在通过自己的经历让更多人了解法轮功的真相,希望早日结束对法轮功的迫害。

http://en.minghui.org/html/articles/2012/4/4/132550.html
网址转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