九年来被中共迫害致死的牡丹江市大法弟子(图)

【明慧网二零零九年二月二十四日】1999年7月20日,中共邪党和江泽民互相利用,在全国公开发动了对法轮功的迫害。近十年来,中共邪党和江氏集团利用一切国家机器(行政、军队、警察、特务、司法等)系统性的对坚持真、善、忍信仰的法轮功学员实施“名誉上搞臭、经济上截断、肉体上消灭”,“打死白打、打死算自杀”、“不查身源、直接火化”的群体灭绝性政策。

这期间,善良的牡丹江人民同样未能免于难。近十年来,牡丹江法轮大法弟子被恶警坏人打伤打残、流离失所、居无定所、妻离子散、甚至失踪、迫害和株连致死的无法计数。

1999年7.20至今日(2009年2月14日),通过民间途径能够核实的,已有3245名中国大陆法轮功学员被迫害致死,其中牡丹江市(代管绥芬河市、宁安市、海林市、穆棱市、林口县、东宁县等)至少已有二十多名法轮功学员被虐杀,他们是牡丹江的侯丽华、金宥峰、王小忠、崔存义、李宏敏、叶莲萍、汪继国、吴书杰、王芳、安凤花、宁军、肖淑芬,海林市的杜世良、关淑杰,宁安市的王丽艳、郭春英、孙垂莲,穆棱市的沈景娥、高振辰,东宁县的霍淑香、金春仙。

这就是中共邪党欺骗世界人民的“人权最佳时期”的现实!元凶江泽民99年叫嚣“三个月内消灭法轮功”,而法轮功坚强地走过了这近十年的巨大魔难。大法弟子在巨难中坚信宇宙的真理,向被谎言欺骗的世人讲述这场迫害的真实情况,和平理性,使众多世人觉醒。今天,法轮功学员所遭受的非人迫害,引起了全世界民主国家的正义之士、人权组织、国家政要和诸多国际组织的高度重视和善良人民的同情,中共已走到了岌岌可危的悬崖边,它的罪恶将被永远钉在历史的耻辱柱上,教训应为后人永远汲取。

目前,法轮功洪传世界八十多个国家和地区,大法的书籍已用三十多个语种在世界各地流传。这场迫害还在继续,但邪党早已败象尽显,天灭中共已成定局。

一、牡丹江市被迫害致死的部份大法弟子

新年伊始,噩耗再次传来,家住牡丹江市东安区南市街的大法弟子侯丽华被迫害致死,原牡丹江师范学院体育系教师金宥峰含冤离世。

侯丽华,女,40岁,牡丹江顺达电石有限公司职工(原牡丹江第一化工厂)。侯丽华曾被牡丹江劳教所准女队恶警用胶带封口,绑在铁椅子上轮番毒打。因绝食抗议迫害,被多名管教摁住,用铁钳子夹住舌头野蛮灌食,还被流氓女恶警刘秀芬侮辱。2001年11月初,侯丽华被爱民公安分局陈亮等恶警捆在“老虎凳”上折磨得昏死过去,又用凉水浇醒再折磨。更恶毒的是,恶警往她鼻子里灌芥末油、塞入点燃的烟头,并往其头上套上塑料袋,使其不能呼吸,整整折磨5天5夜不让睡觉。市局李富看到侯丽华的状况却视而不见!侯丽华被非法劳教三年,在哈尔滨戒毒所遭电棍电全身、毒打、坐老虎凳等迫害。

2008年11月17日,侯丽华被市国保大队从单位绑架,再次被恶警们折磨的奄奄一息,2008年末被放回,于2009年2月14日含冤离世。


金宥峰(2008年11月29日摄)

金宥峰(2009年1月19日摄)

金宥峰,40岁左右,原牡丹江师范学院体育系教师。被非法关押在牡丹江监狱遭关小号、毒打、强行灌辣椒面等折磨。被迫害成肺结核晚期,监狱拖延10个月后保外就医,2009年1月21日含冤离世。

王小忠,36岁,爱民区兴平路兴平委3组45—21号。2001年8月17日,被阳明分局恶警绑架到桦林派出所,13天后8月29日派出所通知家属王小忠死亡。在王小忠死前一天他的妻子去探视,王小忠亲口对她说,公安用电棍打他,伙食也极差。结果第二天王小忠便死在看守所。


崔存义

崔存义,54岁,约2002年5月13日前被牡丹江市东安区公安分局绑架,后送到阳明区公安分局铁岭河镇南山派出所被残忍迫害致死。既无口供又无笔录。崔存义身体被打得遍体鳞伤,经法医解剖验尸,肋骨被打断五根,其中一根被打断成三段,另一根被打断成二段;肺部全黑,眼睛红肿,腿部全黑,惨不忍睹。


李宏敏

李宏敏,55岁,牡丹江市机电公司退休职工。2002年10月15日晚八时左右,市国保大队和东安分局闯入李宏敏家,非法搜查,并且绑架她至市局,当晚又到李宏敏家再次搜查,17日被迫害致死。死后市公安局恶警把其从楼上推下,18日通知家属及单位领导,说她跳楼自杀,10月19日火化。

叶莲萍,2002年11月28日,在大庆市与牡丹江另一大法弟子等三人,被公安不法人员劫持。2002年11月28日夜--29日凌晨,叶莲萍被牡市政保科恶警灌了两瓶“芥末油”,又用塑料袋子套住整个头,随后传来叶莲萍被迫害致死的消息。

汪继国,40岁,牡丹江师范学院职工。被非法劳教三年后被非法判刑,关押在牡丹江监狱,再次被迫害致生命垂危,抢救不治,于二零零三年九月死亡。

徐伏芝,56岁,曾在北安大队铸造厂工作。2002年11月6日晚,被牡丹江北安派出所恶警非法绑架到牡丹江市爱民分局国保大队。彭军等人用塑料袋扣头、灌芥末油使人窒息的残酷手段迫害徐伏芝,逼她讲出真相材料来源。恶警没有得逞后,就把徐伏芝非法关押在牡丹江市看守所。

徐伏芝不放弃修炼,2003年3月被爱民法院判刑3年半,2003年6月16日送哈尔滨女子监狱。体检不合格被哈市女子监狱拒收,送回牡丹江市看守所,2004年5月26日被迫害致死。

吴书杰,47岁,家住牡丹江市郊区。曾在黑龙江省哈尔滨市戒毒所被邪恶之徒迫害长达两年之久,受尽酷刑折磨。在2004年1月2日回家,回家时,身体已经受到极大的伤害,得了肺癌,于2004年9月8日含冤而去。

王芳,46岁,户籍海林市。在牡丹江市爱民区地明小区租房居住。因多次讲真相被恶人告密,遭不法人员绑架,非法关押在看守所,不服从邪恶洗脑转化,被非法劳教两年,送往哈尔滨万家劳教所,受尽各种酷刑,受尽了非人的折磨。王芳是2001年发生“万家劳教所6.20惨案”的幸存者之一,脖子上一直留有一条绳子印。

两年后出狱,王芳被送回牡丹江母亲家,后来王芳被再次绑架。2003年9月8日,王芳被非法送往哈尔滨女子监狱,去牡丹江劫持她的是海林公安局国保科姜云涛等人。在那里又遭受到了各种非人性的酷刑迫害,最后被迫害的成皮包骨了才回到家里,回家不到两个月,于2004年9月24日早上3点去世。

牡丹江法轮功学员安凤花
牡丹江法轮功学员安凤花

安凤花,47岁,家住黑龙江省牡丹江市铁北派出所,户口所在地海林市。二次进京上访,被绑架关押迫害,被非法劳教,在哈尔滨戒毒所被迫害下肢瘫痪、双目失明,染上肺结核,于2004年12月21日含冤离世。


宁军

宁军,男,五十多岁黑龙江省牡丹江大法弟子,坚持修炼大法,揭露法轮功遭受迫害的真相,被非法关押在看守所、洗脑班、劳教所遭受非人折磨。2003年年末,看守所曾向办案单位爱民公安分局开了二次病危通知书,都被不法人员借口不予办理,同时将他非法判刑五年,于2004年农历新年前,被劫持至牡丹江监狱继续迫害。2004年9月,监狱诊断病危,宁军于2005年8月12日被迫害致死。


肖淑芬

肖淑芬,66岁,牡市步行街。曾几次被绑架。2002年末,被牡市政保大队灌大量芥末油,然后往头上套塑料袋憋至半死;用铁钳子拔牙、夹手指;七天七夜不许老人睡觉,反复用刑。后被送黑龙江省女子监狱迫害,2006年6月8日被迫害致死。

二、海林市被迫害致死的部份大法弟子

杜世良,50多岁,海林市。曾患严重心脏病和胃息肉(胃癌前期),修大法几个月后即康复。2002年9月,被劫持到牡丹江监狱。2006年1月13日,妻子探望时身体正常,1月20日即被迫害致死。

关淑杰,48岁,牡丹江地区海林市新安镇光明村人。2002年4月因传送法轮功真相资料被人举报,后被非法劳教,于2002年4月29日送往哈尔滨戒毒所,经历了近两年的迫害,身心受到严重摧残,于2004年1月1日被释放,于9月6日含冤离世。

三、宁安市被迫害致死的部份大法弟子

王丽艳,48岁,宁安市大法弟子。于2002年8月末被恶警从家中绑架,曾遭受当地恶警连续6天6夜的残酷折磨,后被强迫送进哈尔滨市女子戒毒所继续迫害,致精神失常。家属通过各种渠道、买通关系,历经一年半的时间才把她从魔窟中救出,2004年正月23日含冤去世。

郭春英,66岁,宁安市红城村小学教师。2005年5月27日被恶警到家中骚扰,当夜含冤离世。

孙垂莲,女,28岁,黑龙江省宁安市人。2002年(大约5-6月份)被非法劳教,在哈尔滨戒毒所(现称黑龙江省女子劳教所)遭受长期的折磨,电棍击、坐铁椅等刑罚,每天从早5点强制蹲到晚12点才让睡觉,每天只给两顿饭,长达7个月的时间遭受这样的折磨;之后她绝食抗议迫害两个月,在此期间还被迫坐过铁椅子,身体受到严重伤害,回家后不久,于2003年底(也可能是2004年初)含冤而死。

四、穆棱市被迫害致死的部份大法弟子

沈景娥,女,45岁,原黑龙江省牡丹江市穆棱医院护士。曾遭牡丹江四道劳教所迫害,又遭哈尔滨女子监狱迫害。二零零一年十月二十六日,被下城子镇恶警绑架。被非法判刑三年半。二零零二年十一月二十七日被送进哈尔滨女子监狱。出狱后身体已极度的虚弱,于二零零六年十一月五日离开人世。

高振辰,男,74岁,黑龙江省穆棱市八面通镇福禄乡承德村农民。在炼法轮功之前,病魔缠身,周边的人都知道,修炼法轮大法后病全好了。99年7.20后,警察多次到他家骚扰并非法抄家,抄走大法书、录音带等。由于受到惊吓、恐慌而导致有病,于2003年11月份离世。高振辰的老伴,也是大法学员,由于几个警察抄家,受到惊吓当场休克。几年来生活在惊慌和恐惧中,也不幸离世。

五、东宁县含冤离世的部份大法弟子

霍淑香,东宁县大法弟子。2007年6月27日,被东宁县公安局国保大队大队长林晓伟(其人专门迫害法轮功已多年)和妻子强行绑架到公安局,在县看守所被非法拘留半个月,勒索1000块钱后被放回。上班后,单位安排她扫大街,并派人每天监视,在精神压力下,霍淑香于2008年11月23日离世,年仅48岁,家里还有一个未成家的孩子。

金春仙,六十六岁,黑龙江省东宁县电厂退休会计,曾经在齐齐哈尔劳教所遭受非人折磨,有一次连续被吊背铐四天四夜。零五年九月再次被绑架,被非法判刑八年。到哈尔滨女子监狱体检后,监狱拒收。医生说,癌细胞已扩散到淋巴,如果扩散到肺,连十天都活不过。在这种情况下,人被带回,然而当地六一零国保大队仍不放人,又在当地看守所关押了两个多月,才于零六年八月末以“保外就医”的形式放回。由于长期的非法关押,致使金春仙的身体每况愈下,回到家中后不久,身体开始浮肿,并且出现大面积的溃烂,其状让人惨不忍睹,于零七年七月三十日晚去世。

还有因迫害而离世的刘玉桂、宋京华、李淑文。外地法轮功学员潘兴福(31岁,曾任双鸭山市电信局交换中心副主任兼友谊县电信局副局长)、魏晓东(34岁,原黑龙江八一农垦大学工程学院讲师)、孔祥柱(39岁,双鸭山市尖山区居民)、李儒清(66岁,原双鸭山矿务局机电厂职工)、张洪权(原大庆石油管理局测井公司计算站工程师)、于军修(浙江人)、吴月庆(30多岁,双鸭山市)被牡丹江监狱迫害致死。

以上只是中共残害法轮功学员罪行的冰山一角,这场近十年的迫害浩劫罄竹难书。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