陈用林曝光间谍证据 法轮功学员被骚扰经历得印证(图)

|

【明慧网2005年7月25日】(明慧记者欣宇悉尼报道)从悉尼中领馆出走的前中国外交官陈用林陆续曝光出中共派出大量间谍对澳洲等自由国家进行渗透,在海内外对法轮功镇压和骚扰的内幕,陆续引发了在澳洲和其它自由国家的前中共官员郝凤军、韩广生等人的出走事件,进一步曝光中共对法轮功的迫害和骚扰,引发国际媒体和政府对法轮功问题的关注。为此,记者采访了几位悉尼法轮功学员对陈、郝事件引发出的间谍骚扰内幕曝光的感想。

* 陈用林曝光中领馆情报资料细节

陈用林在7月10日召开新闻发布会,向媒体曝光了由间谍、线人提供给中领馆的部份情报资料。陈用林透露,“中共驻澳使领馆内都有两个系统,一个是外交系统,另一个是情报系统。情报系统人员的经费是独立的。许多人认为利用使领馆搜集情报的做法不明智,但实际上中共的重大情报都是通过使领馆搜集的。因此,在许多使领馆都配备情报系统。我原来是中共驻悉尼总领馆的政治领事,负责中澳双边官方往来和政治问题,是外交系统官员,主要是通过公开方式(如阅读报刊、互联网、公开监视异议人士的集体活动等方式)搜集情报,也参与接受一些线人的情报。因此,虽然我不是情报系统的人员,但我也了解一些线人的名字。”

高精度图片
陈用林曝光中领馆情报资料引起媒体关注

陈用林说,“我在中领馆工作时如果要调查某个人,简直易如反掌,一些线人事实上领馆通过他们来获得资料。只要给他们打个电话他们就会告诉领馆。有的线人在电话中就揭身边人的老底,有的写书面报告来,高明一点的是见面谈。但是不要觉得见面谈就安全了,电话和见面谈的都要作书面记录,要向领导汇报,再分析整理报告国内情报部门。领馆内情报系统的人员就直接向总参或安全部汇报。”

陈用林透露悉尼总领馆曾有800多名法轮功学员的名单,但他已经从总领馆电脑上删除了大部份人的名字,他说,这部份名单他已经从电脑上拿掉了。陈用林还表示,他之所以同情法轮功学员,是因为他确实地感受到法轮功学员在实践着真、善、忍的理念。

* 悉尼老学员:黑名单和骚扰由来已久

在陈用林曝光的三份情报原件中的第一份情报就是一名特工向领事杜微(音译)提供的澳洲法轮佛学会成员名单。上面列举了包括悉尼、墨尔本、南澳等多个地区的联系人名单。

特工向领事杜微(音译)提供的澳洲法轮佛学会成员名单上面写道,“此件由信封背面的组织寄来,在逐步核实情况后,考虑列入内控名单[即黑名单—编者注]。

高精度图片
堪培拉大使馆发给悉尼和墨尔本的传真电报

第二份情报是图中所显示的是从堪培拉大使馆发给悉尼和墨尔本的传真电报,共有6页纸。上面有原中共驻澳大使周文重的签名,提供一份收集到的300多个法轮功学员的名单。

列在黑名单上的一位悉尼老学员孟黎女士告诉记者,“这些黑名单表明特务就在我们周围,中共在早期就开始派了特务混入法轮功学员内,收集了各地法轮功联系人和学员的黑名单。上次2001年5月我们22个澳洲学员去香港的时候,刚到机场海关的时候,就看到很多海关警察紧张的等在那里,如临大敌,好象提前已经得到情报,得知了我们的行踪和名单。我们过海关时,他们很长时间的拿着我们的护照对照着电脑上的什么记录。最后一个拿着步话机的警官指挥一群警察将我们前后拥着,全部非法扣留,关在一个个小房间里单独审讯。之后我们被强行送上飞机遣返回澳洲,有几个男学员甚至是被捆绑或放在帆布袋里抬上飞机的。在关押期间,他们还给我们每人一杯饮料,喝过之后,有个姓张的学员当时就晕过去了,回去之后记忆力下降,没有力气,昏昏沉沉的,无法正常照顾自己的生意,最后不得不将生意卖掉了。我自己从那之后也是记忆下降,浑身没有劲。”

* 孔慧玲:希望追随中共的人选择光明和良知

陈用林提供的第三份情报是关于悉尼学员孔慧玲非常详尽的个人资料及活动情况,包括出生年月日,什么时候来澳,99年到2004年她到世界各地参加的各项法轮功活动,以及她父母的详细个人情况,地址,护照号码、有效期,准备申请来澳探亲等情况。甚至包括孔慧玲2001年参加在台湾举行的亚太地区心得交流会,被编在第11组,用什么名;2000年底孔慧玲去澳门,被澳门海关根据黑名单拒绝入境,并被无理殴打等等具体细节。孔慧玲说其中的一些细节她自己都记不住了,居然在线人提供的情报上都包括了。

孔慧玲告诉记者,她于2000年12月经香港去澳门,还在海关排队等待办手续过关的时候,就被海关人员从队列中叫出,二个女警察架住她往电梯走,一个男警察奔过来,打在她一鼻梁上,让她差点摔倒。将她硬拉入电梯后,4-5个警察拿着步话机打她的额头,用膝盖踢她的小腹。之后她被抬上码头,强送上到香港的船。而与她同行的林先生在离开悉尼前就接到了中共国安部的电话,说他们知道他和其他澳洲学员此行准备去香港和澳门的计划。所以当孔慧玲等学员到达澳门海关的时候,看到黑压压的警察等在那里。孔慧玲对记者说,她后来意识到自己和其他学员上了黑名单了,并且他们的行踪提前已经被特务提供给中共当局了。

孔慧玲说,“虽然我早已成为澳洲公民,但中共居然对我们的行踪了如指掌。这样的监视和跟踪,给我很大的阴影。”同时她也希望那些还在继续给中共出卖情报的人及时醒悟,看清大的形势,早一点选择光明和良知,不要给自己和子女留下的太多的遗憾,他们在伤害别人的时候也在伤害自己。”

* 章翠英:澳外交部帮中共应付法轮功学员起诉案令人震惊

在此前不久陈用林也披露了澳洲某些政府官员和中共私底下做了很多交易的内幕,其中包括澳洲外交部为中共出谋划策解决政治问题,甚至提出几个方案帮助中共撤销悉尼法轮功学员章翠英在新州最高法院起诉前中共国家主席江泽民和610办公室的案件。

章翠英告诉记者,在过去六年的镇压中,她和家人在中国和澳洲已多次饱受中共的迫害和骚扰之苦。在章翠英2000年回中国的时候,刚入深圳海关,就被逮捕了,早已收到特务情报等候在那里的警察对她说,“你总算到了,我们在这里等你一整天了。”之后章翠英在劳教所被非法关押了八个月,受尽了肉体和精神上的折磨。即使在她被营救回到澳洲之后,她的电话仍然被监听,信件被窃,中共特务甚至杀了死猫,血淋淋扔在她家门口,威胁她停止所做的揭露迫害讲真象的事情。

章翠英表示,作为一名澳洲公民,如今当她听说了澳洲外交部为了经济利益,帮助中共干涉她起诉江泽民和610办公室的事件,令她感到震惊和问题的严重性,她希望澳洲政府和各大媒体能够进行调查,把中共的幕后黑手揪出来,保护澳洲公民,让澳洲人民有一个安全、自由、和平的生活环境。

* 约翰-戴乐:陈、郝曝光的内幕帮助澳洲政府意识到迫害的严重性

除了陈用林提供的情报资料外,另一位出走的中共官员郝凤军先生也提供了中国610和国安部通过不同途径获取的海外法轮功学员的活动情报。其中包括新南威尔士地区的法轮功学员计划在圣诞节后举办交流会,并列举了会议组织者的姓名,其中悉尼法轮功学员约翰-戴乐被描述成“操纵”了“数起干扰破坏中共当局的活动”的组织者。

约翰-戴乐表示,在澳大利亚境内举办的活动和澳洲公民的情况竟然被中共官员如此密切的监控和详尽的掌握了个人情报,真让人感到震惊。陈郝等出走官员勇气可嘉,他们提供的证据印证了法轮功学员过去六年中所经历的迫害和骚扰是真实的情况,同时也帮助澳洲政府和公众开始意识到这场中共对法轮功的迫害是非常严重的。

http://www.clearwisdom.net/emh/articles/2005/7/28/63354.html
网址转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