澳洲法轮大法学会发声明要求澳政府为陈用林提供庇护

|

【明慧网2005年6月9日】澳洲法轮大法学会6月7日发表声明,要求澳洲政府为前中国外交官陈用林提供庇护。新南威尔士法轮大法学会,维多利亚法轮大法学会,和昆士兰法轮大法学会在联合声明中说:

澳大利亚法轮大法学会呼吁澳洲政府立即为陈用林提供庇护,并开展对陈先生提出的在澳洲的中共间谍的活动问题进行调查。

六年来法轮功学员在澳洲遭受到大范围的干涉和骚扰,而中国使馆和领事馆是幕后的操控者。这些事件包括人身威胁、骚扰电话、财产损害、谎言中伤、影响当地机构使学员不能参与社区活动等。

多年来一些可疑的人物伪装成学员。一些中国社区的成员积极的参与协助使、领馆对法轮功的攻击。因此我们没有疑义,陈先生声明中关于中国共产党在澳大利亚社会的渗透是绝对真实的。

这种渗透者不是象冷战时期的“间谍”概念。他们可能是大公司的熟练的技术员或科学家;他们可能创办了中国语言的报纸;他们可能拥有您喜爱的餐馆;他们可能是您的家庭医生。他们难以被指认出来是因为他们看来有着完全正常的生活,但是一旦他们得到对中共有价值的情报时,他们会尽心尽力的将其汇报到北京。这个网络导致了许多学员上了黑名单、学员电话被窃听、家里被破门而入,还有象梁大卫先生在南非被枪击等严重事件的发生。

昨天,中国驻澳洲大使的发言中对陈用林的说法不屑一顾,她说:“……现在不是70年代了……我们要向前看。”当然中国近年来费尽心思,向世界展现出了一幅良性的面具,但同时对法轮功学员的迫害变得更加残酷。当前迫害致死的人数记录已达到2498人。

大使还声称她不觉得陈先生在中国会面对监禁,“因为他的行为没有民事罪行”。但是,法轮功学员在中国也未犯任何罪,只是因为他们有和平的信仰,他们却面对着酷刑和死亡。揭露中共对法轮功学员犯下的暴行却被说成是“泄露国家秘密”。当陈先生暴露中共在澳洲的行为时,我们怎么能指望中共不会报复呢?

要了解(中国)大使美丽修辞后面的意思,我们只需看一看《香港标准》在2005年3月1日关于中共《求是》杂志的一篇由罗干写的文章的报道。罗干声称:“国内外敌对势力的干扰和破坏严重威胁社会稳定。”罗干进一步说,特工工作必须跟进“粉碎这些活动”。他还说:“我们必须坚持主动地攻击他们,一旦出现,就必须尽早行动置敌人于控制之下。”罗再次要求采取新的行动以根除法轮功。另外,中共理论家还称外交部“政治腐败”流行,并要求在外交机构进行更多的政治教育。

记者Catherine Armitage 在星期一的《澳大利亚人》中说:“如果他真的被遣返回国,陈先生大概将在机场被直接拘留。”我们也深有同感。因此,我们呼吁澳大利亚政府坚持维护自由、慈善、公平等构成我们民主基础的原则,给予陈先生庇护。

http://www.clearwisdom.net/emh/articles/2005/6/10/61725.html
网址转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