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内瓦:请愿的活动费用哪里来?(图)

【明慧网2005年4月10日】(明慧记者吴思静报道)来自德国巴登符登堡州(Baden-Wuerttemberg)的马丁(Martin)作为一个跨国通讯公司的市场部主管,经常到世界各地出差。工学和工商管理的双硕士学位,眼镜后一双坦诚而明察秋毫的眼睛,配上四十岁男人特有的微微谢顶的头,没有人怀疑他作为技术人员兼商人的能力。和他的台湾妻子一同在风景秀丽的乌尔姆市(Ulm)过着富足无忧的生活的马丁,在忙碌的商旅中,却还有一份沉甸甸的挂念。

每年三月他都特地请出几天,甚至几个星期的假,或和妻子,或和其他人一同来到瑞士日内瓦。和出差不一样,这次他不是为了自己的生计,而是为了别人的生命,这次不是为了挣钱,而是用他平时工作挣来的钱帮助在中国承受无名苦难的法轮功同修们。在日内瓦联合国大楼前的万国广场上,马丁曾和一两千来自世界各地的法轮功学员用炼功和开记者招待会的形式向联合国人权大会呼吁停止在中国的对法轮功的镇压,他们也走进联合国大厦,参加、组织人权讨论会,他们还在日内瓦街头游行,派传单,征集签名,在艺术中心举办揭露法轮功遭迫害的画展,而且,他们还要面对中共派出的“非政府组织”人员的拍照和干扰。


2000年3月20日法轮功学员在瑞士日内瓦联合国前万国广场上集体炼功。

2000年3月19日晨,法轮功学员在日内瓦青年旅社门前集体炼功。

从2000年起,每年三月、四月都有一千到两千名来自欧洲、亚洲、澳洲、北美、南美的法轮功学员坐飞机,乘火车,汽车赶往日内瓦。以瑞士的邻国德国学员为例,他们通常是几个住在附近的人约好一同开一个人的车去,大家分摊油费。从马丁住的巴登符登堡州到日内瓦有五六个小时的车程,来回近100欧元的费用分摊到五个坐车的人身上,也就是德国大学生食堂四五顿饭的价钱。四五十人一起租一个大旅游车也是很常见的。

日内瓦城内最便宜的旅馆-地下防空洞改建成的旅馆-已经在法轮功学员到达之前被他们预订了,一个房间从十几个到三十几个床位不等,不是双层床就是大通铺,简易防潮垫和睡袋都得自己准备。一个铺位低于10个欧元,在消费水准世界闻名的瑞士怕是难再找到更便宜的了,也有一些法轮功学员预订了便宜的青年旅馆,一个床位二十多欧元。至于吃,路边的麦当劳,土耳其肉馍颇受欢迎,超市中也常见法轮功学员的身影,他们买了面包、香肠、奶酪,自己做三明治,这是最经济实惠的。有些便宜的旅馆还配有餐具和炉灶,这最受吃不惯西餐的中国学员欢迎,在外面呆了一天,没吃热的,回来煮上一锅热腾腾的方便面,加进些青菜、调料,既实惠又可口。

法轮功学员的节省不是没有原因的,家境不菲的马丁在日内瓦住的也是和他身价不符的青年旅馆。和其他的法轮功学员一样,他和他的妻子把很多周末和假日用在了帮助他们的在中国被迫害的同修上。在德国几乎每个周末都在不同的地方有一到两个信息咨询日,一些学员炼功,另一些模仿中国法轮功学员受酷刑折磨的情景,一些人发资料,还有一些人讲解。马丁和他的妻子经常是这些活动积极的参加者,他们自己出钱印中德文法轮功真象资料,自己印大型图片,还自己出钱为酷刑展购买道具。这一切所费不菲,但和其他学员一样,马丁一直遵循着法轮功的原则:“法轮功作为一个修炼的功法,一个很重要的原则是,不动钱,不收会员费(因为松散管理,没有会员制,没有名册),不存钱,不存物。”大家都是自发的默默按自己能想到的办法来做。几年多来,不只在德国,在遥远的美洲的大型法轮功请愿活动和法会里,也能看到马丁和他的妻子的身影,当然每次他们都得处处精打细算了。


2003年3月,法轮功学员在日内瓦城内游行,穿白衣者每人手持一个被中共迫害致死的法轮功学员的照片或名牌。右三是戴志珍女士,她手捧因炼法轮功而被迫害致死的丈夫陈承勇的骨灰,后面是她的女儿陈法度。


2005年3月28日,联合国第61届人权会议期间法轮功学员每周在日内瓦街头举行反酷刑展,以揭露江氏集团在中国大陆对法轮功学员的残酷迫害。


2005年3月21日至4月22日,联合国第61届人权会议期间,由瑞士法轮功协会举办的“坚忍不屈的精神”画展在日内瓦居特立(Grutli)艺术中心举行。日内瓦市有关部门为画展无偿提供了展厅。

马丁的朋友,同样住在巴登符登堡州的吴先生几乎每年都自费到日内瓦来,几年前他还在当学生时,他的路费可以说都是从嘴里省出来的。来自中国大陆的他说:“我现在生活在一个自由的社会里,能够享受到一个人应有的人权,但我不会忘记那些还没有人权的人,在中国有的人甚至因为他们的信仰而失去生命。”

为反迫害而作出时间和金钱上的牺牲对他来说是顺理成章的事:“我认为这些都是很有意义的事。我参加法轮功的活动,包括去日内瓦向联合国人权会议呼吁,都是出自我自己的良知,谁又能出钱买我的良知呢?当然我要自己出费用了。有人觉得不可能有这么多人肯花费这么大精力,耗费这么多钱财,而没有得到任何好处,其实这很好解释,法轮功的‘真善忍’的道理能唤醒我的良知,就能唤醒千千万万人的良知,而这千千万万的人中,有一小部分在时间和财政上负担得起的人就来到了日内瓦联合国前,这就是每年三、四月的一两千法轮功学员在日内瓦的活动。”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05/4/10/99277.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