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位大学生良心的觉醒与灵魂的独白

【明慧网2005年3月5日】我是一个生活在象牙塔里的大学生,如同千千万万个中国大陆的普通人一样,有着自己的喜怒哀乐。我的母校W大学是一所百年老校,在1949年以前她崇高的学术自由氛围显赫海内外,所以从小能在W大学读书就是我的最大理想。2001年,我终于在千军万马闯独木桥的高考中实现了自己的理想。从家乡来到了W。

我是学生物的,课程很紧。二年级暑假的时候,为了让自己放松一下,我买了台电脑。因为朋友中有不少人热衷于在学校BBS上逛,我也渐渐迷上了在论坛上灌水,看帖。在这个炎炎夏日里,我认识了在大学里结交的最好朋友--×君,他是我们学校BBS的新站长。每次我从他那里都听说了很多普通大学生不知道的事情。

上小学起,我脑子里就被灌输了歌颂(中共)政府的文化。可进了大学以后,我发现生活中有很多令人不可理解的地方。

不知是出于何种原因,有一次辅导员找到我,暗示我应该写申请加入共产党,并且她可以帮忙。可是,我天生就是一副傲骨,天生就讨厌送礼,天生就厌恶巴结拍马,如果我靠送礼拍马进入了这样的党,对我的人格是一种极大的污辱。于是我故作糊涂,对辅导员的暗示置若罔闻。

辅导员对我的“不开化”有些不快了,于是随后,我被“悄然”踢出了该学年的“三好学生”与奖学金评价的范畴,被“党组织”拒之门外了。我十分烦恼,把这件事告诉了我的朋友×君,可他只是安然一笑,说:那没有什么了不起的,很多“党组织”的黑暗面你都不知道。

×君告诉我,俗话说不入一行不知一行的内幕,在他成为学校BBS的常务站长后才发现,有许多帖子是不可以随便发表的,哪怕是完全靠想象创作的文学作品,也审得极为严格,稍有一点点“发牢骚”的情节甚至词语,都无法通过,更别说带有一点政治色彩的文字了。尽管×君知道这是共产党在控制言论,打压文化,但出于一个青年人的血气方刚,他还是经常让一些稍微温和一点的帖子得以发表。

一次有个学生发了封纪念“六四”事件的文章。×君自己小时候从心底里就很为那些爱国的学生和那些不幸的家庭难过,所以就告诉他负责管理的一个“斑竹”(版主)不要马上删掉这个帖子。可很快×君就开始感觉到了身边的气氛不对劲,本来担任BBS斑竹的很多同学不明不白地被“换选”了,“党组织”会经常“按例”前往院系找他们谈话,一些预感到很可能会受到加倍的压制的人,及时地离开了BBS,做了一个自由的网民。

×君也很想不干了,可他的女朋友,一个在读的很有思想的大学生告诉他:在任何时候总得有一部分人为真理承担责任的。如果连他也放弃了,那学校的BBS就没有希望了。×君敏感地感觉到,他在学校里将越来越不好过,但好在他有管理BBS的“特权”,因而可以在预感到那些有正义的网友会受到加倍的压制的时候,及时地通知他们换个ID,或者压制住那些替共产党卖命的恶狗。

自从1999年7月20日政府取缔法轮功以来,w市公安局把一些身体健康的法轮功学员关押在我们学校的医学分院里。被关押的人中有一名是我们大学的研究生,×君的朋友。×君说,他从这个同学的家里了解到:在关押期间,警察用坚硬的筷子和铁瓢使劲地撬学员的嘴,想把那些麻痹神经的药物灌进学员的嘴里。而且家属想去看望亲人,还得给警察和护士送红包。其中有一位护士帮凶还讽刺着:“现在医院里什么不用钱啊。”

在×君担任学校BBS的常务站长,由此见闻了不少这类离奇事,他真不知这些人罪在何处?更有学校领导想办法聚敛钱财,却得以继续升官发财。所以×君现在已经联络安排了很多他的朋友去管理学校的BBS。×君说,虽然学校的服务器就要更换了,他也快毕业离任了,但他的信念与精神已经在学校的BBS上扎下根来,将继续同黑暗的现实作斗争。

作为×君的朋友,我期待他一路走好!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05/3/5/96676.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