非洲国家坦桑尼亚洪法记


【明慧网2004年9月17日】2004年8月17日至25日,我在非洲国家坦桑尼亚的北部大城市阿鲁沙住了10天。

出发之前,我曾考虑怎样利用这次机会向当地政府、媒体和公众洪法、讲清法轮功真象,并带上一些相关资料。但这是我第一次去非洲国家,对如何在非洲洪法、讲真象并没有很成熟的想法。

面见阿鲁沙市长

到达后的一天上午,我在街上向一群当地人介绍法轮功后,向市政府所在地走去。走進市政府办公楼,我向一名工作人员表示想见市长,那名工作人员立即将我带到市长办公室。

我提到来自加拿大,来此目地是向他介绍法轮功真象, 市长表示对法轮功一无所知,但很愿意听我介绍。我从法轮功是什么到江氏集团如何迫害法轮功学员,他听得很认真,当他看到一幅幅法轮功学员遭残酷折磨的照片时非常震惊。他问为什么(江氏集团)要迫害法轮功,我告诉他镇压法轮功是出于江氏的个人嫉妒,江氏本人在多个国家被控上法庭,它的亲信陈至立在坦桑尼亚也被控上法庭。市长的表情非常严肃。临别时,我把一套资料留给他,市长递给我一张名片,并告诉我随时欢迎我再去做客。

向公众讲真象

另一天,办完事后在回旅馆途中,看着街边成群的小贩,心生慈悲,心想一定要让更多的坦桑尼亚人知道真象。我走進一家商店,买完菜后,随即拿出法轮功真象资料——《见证》给一群人讲了起来,他们都听得非常认真。讲完后,送给每人一张《为你而来》的光盘,一位当地人坚持要两张光碟,说要把它送给他的一个朋友。

又一天下午,这天刚好是星期日。我走出旅馆, 看到街中心一群军人在那里执勤,我走过去向他们问好,然后问他们是否知道法轮功,他们均表示不知道。我拿出一张法轮功简介和《见证》开始一页一页讲,他们也听得非常认真,特别看到中国法轮功学员被警察酷刑迫害的照片时每个人都被震撼了,他们无法相信中国——这个当今世界的大国之一的当权者竟然如此迫害这样一群善良的人们。最后,他们都欣然接受了光盘等真象资料。

向中国人讲真象

在一家餐馆,见到中国人,就聊了起来。我认真告诉他们,我已有5年多没有回中国了,也暂时回不去了。见她若有所思,我就开始讲我自己的遭遇,因为修炼法轮功中国大使馆不给我延护照,回国在机场被拦,不让入境等,并介绍法轮功是什么,为什么被镇压,学员在中国所遭受的残酷迫害。讲天安门自焚伪案、镇压法轮功内幕等。一个多小时不一会儿就过去了。

巧遇有缘人之一

纳马丹,一个看起来很普通的非洲黑人青年。当我在街上向一群执勤军人讲真象时,他在旁边静静听着。当我向另一群人讲真象时,他很认真说,他想炼法轮功,哪里可以学?我心一动,他一定是很有缘份的人,一定要教他。就立即请他和另外一人到附近公园,我花了一个多小时,把五套功法全教给了他们。

两人学得都很认真,纳马丹更是一个一个动作记、学。然后我请他们一起吃晚饭,纳马丹说,他很长时间以来一直在寻找这种修炼方法。今天看到我拿起资料给他们讲时,他一下就激动起来。

晚饭后,我告诉他,他的动作还不熟练,还需要指导,我还有资料给他。我就邀请他第二天早上6点,在同一公园炼功,他很爽快就答应了。

第二天早上,当他到达炼功点时,我很感动。他是从他家跑了6公里的路程才到这里。我们一起炼到7点钟。炼完后,他对我说,他昨天炼功后身体非常舒服,而且与我在一起很愉快。而且还表示愿意在当地建立炼功点,引导更多的人来学法。

我还与他一起学习《转法轮》,放光碟给他看,让他了解天安门自焚、1400例等江氏流氓集团造谣的真象。

我们就这样连续4天在一块炼功、交流,我也一直在观察。最后一天炼功时,他穿着我送他的一套黄色炼功服,黝黑的皮肤配上鲜艳的黄色衣服特别引人注目,衣服上的法轮大法几个字在太阳的照射下特别显眼。他表示,以后每次炼功都要穿上这套衣服。到快离开阿鲁沙时, 他已经基本掌握了炼功动作,而且对大法有了一定程度的了解 。

临别时,我把我带的所有大法资料给了他,并答应回来后给他寄教功录像带和炼功带。

巧遇有缘人之二

在阿鲁沙,联合国设立了专为审判在1994年卢旺达大屠杀中犯下群体灭绝罪的前卢旺达官员的特别刑事法庭。离开阿鲁沙前一天,我来到该法庭。门卫将我引到图书馆,我简单向图书馆管理人员说明来意,她就给我一套关于该法庭成立和运作过程的资料,并把我介绍给法庭负责对外联络的官员。该官员听说我是炼法轮功的,就立即请我喝茶,并找来其他三个官员一起听我讲真象。

该官员听说过法轮功,一直想了解法轮功。他们四人均来自卢旺达,在这里担任不同的职务。我从什么是法轮功、炼功的好处、在世界各国的洪传到江氏集团对法轮功学员迫害的真象,特别是江氏流氓集团犯下的群体灭绝罪、酷刑罪和反人类罪,他们听后都很震惊,但表示能理解,因为他们国家也发生过类似事件。讲完后,他迫不及待的要在我离开阿鲁沙前教他炼功动作。

晚上6点,他来到我住的旅馆。我花了一个半小时教完他全部五套功法,他的感觉非常好。表示他将从网上下载《转法轮》和《法轮佛法 大圆满法》两本书。

他在电邮中说,那天学功回去后。他睡觉时,感觉自己象一个婴儿一样,非常舒服,法轮功非常美妙。并说,他的另外三个同事都表示要和他一块学。

回到多伦多后,我已将教功录像带和炼功音乐带寄给他们。

总结此行,我感到,非洲国家很贫穷,但人基本都很善良和友好,很少人听说过法轮功,可以说对法轮大法的了解基本是空白。我此行事前准备不够充分,对当地人了解真象的热情估计不足,因此资料带得不多,特别是洪法资料太少。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