善恶有报是天理——从原凌海市委书记王书忠的死想到的


【明慧网2004年5月28日】曾任凌海市委书记的王书忠,最近突然客死于他乡,一时间成了凌海市民茶余饭后谈论的话题,也引起了我们的一些思考。

其实,王书忠生前的命运,还是令许多人羨慕的,一个农民通过努力竟成了一个掌管几十万人口的地方官,也算得上是官运亨通了。我们想提醒大家的一件事,就是王书忠在凌海任职期间迫害过本地区的大法修炼者――善良的百姓。

这个事说起来好象没有什么,其实,单就凭这一点王书忠就为自己造下无边的罪孽。据不完全统计,他任凌海市委书记期间,凌海市共有200多人被抓捕進拘留所、看守所;有几十人被送進劳动教养院;有近百人被罚款;有百余人被抄家;有十余人被开除公职、党籍;还有几名大法弟子被迫害得流离失所。在2000年春节期间,由于凌海市有部分学员到北京上访,王书忠恼羞成怒,竟然公开违背法律,向公安机关下达了“打,留一口气就行”的命令,且大肆抓捕了近百名大法修炼者。在王书忠的庇护下,凌海市公安局出动了上百名警察,疯狂的毒打、体罚、虐待、酷刑折磨大法弟子们,造成了凌海历史上最大的“百人冤狱”。数千名法轮功学员家属在血泪中度过了新世纪的第一个春节。

我们写出这个事件,不是宣泄我们对王书忠的不满,更没有一丝一毫的幸灾乐祸,我们的目地是想通过此事告诉大家一个已经被人们重复多遍的道理:“善恶有报是天理”。

善恶为什么有报?因为它符合因果关系这个理,世上没有无因之果,有什么因,就有什么果。“种瓜得瓜、种豆得豆”说的就是这个道理。如果说人干了一般的坏事,要遭到报应的话,那么,人干了迫害有正信的修炼者这样的事,那么造下的罪业就更大了。历史上这样的例子更是不胜枚举。在两千年前,古代罗马帝国曾经是世界上最强大的国家,但自从一个叫尼禄的登上了国王宝座,大肆迫害基督徒后,遭到上天的惩罚,在罗马境内先后四次遭到瘟疫,其中第一次瘟疫全国就死了三分之一,尸体堆积如山。

在上个世纪末,中华大地出现了上亿人修炼法轮功的现象,信仰人数之多,传播之广,超过了历史上任何一种东西方宗教。尤其是大法在国内遭迫害后,民众们仍坚持修炼,且在世界上得到60多个国家政府和人民欢迎,受到国际社会千余份褒奖,这更引起人们对法轮功问题的关注。其实,早在几百年前,世界上很多预言家、先知、隐士就预言了法轮大法的出现。400年前,南朝鲜著名天文学家南师古,法号格庵,在他的著作《格庵遗录》一书中,就明确预言了“在中国大陆将有法轮圣王到人间传法、大法在1999年夏季遭恶人镇压,及一些年后大法平反,普天同庆”的预言;因准确预言第二次世界大战及希特勒出现的法国预言家诺查丹玛斯,在300多年前著的《诸世纪》预言中,明确提到了“1999年7月,为使安哥鲁亚王复活,恐怖大王将从天而降”(1999年7月20日,恰好法轮功遭到镇压);在中国北宋,被范仲淹、欧阳修等人格外崇敬的隐士邵雍,曾以“一天之计在于晨,一年之计在于春,一生之计在于勤”的格言而受到人们的尊敬。他留下的《梅花诗》一书,共预言了北宋之后各朝代更替以及法轮大法的传出、遭到镇压及大法必然平反(“寰中自有承平日”)的预言;明朝开国军师刘伯温给后人留下《烧饼歌》的预言,其中预言天上王之王到世间传法,及“千佛临凡,万祖下界”。此外,蜀汉丞相诸葛亮的《马前课》一书,隋朝步虚大师的预言以及玛雅文明中遗留的万年历中,也都暗示在二十世纪末、二十一世纪初人类将有大事出现……

其实,我们修炼者中不乏政界要人、商界名流、教授专家,他们中很多都是社会各个阶层的精英与人才,退一步说,就是普通的百姓也都有自己独立的思考与见解,他们能冒着巨大的压力与危险坚持修炼,您能相信这是一般的问题吗?您不认为这是一种真理的力量吗?其实,我们修炼的人深知法轮佛法的珍贵,珍惜大法就是珍惜自己的生命,迫害大法就是对天理的犯罪,迫害大法修炼者亦同样是其罪大之无边。自1999年,江氏集团迫害法轮功以来,中国出现了历史上罕见的干旱、洪水、蝗虫、高温、沙尘暴、萨斯病等怪异的天象,警醒世人不要对大法犯罪。然而,许多官员和警察在无知和利益的驱使下疯狂迫害大法弟子,结果各地出现了大量的现世现报的例子。仅2001年5月至2002年3月的不完全统计,不到一年间,就有850多个迫害大法的打手遭恶报,全国公安机关内部统计,近几年间警察非正常死亡人数较以往成倍增长,这一数字甚至不敢叫警察知道,怕引起内部恐慌。震惊全国的沈阳“慕马”大案已经过去,世人只知道慕绥新因腐败而导致其落马,其实那只是表面原因,在腐败的背后,他曾下令沈阳马三家劳动教养院迫害大法弟子,这种人性灭绝的事,才是他遭报的必然结果。原海南省海口市中级法刑一庭庭长陈援朝,曾因审理第一次涉及法轮功案件,而且判法轮功学员重刑而受到罗干的赏识,被授予各种荣誉,可谓红及一时,但时隔2年,他就突然死于肺癌,现如今很多法官主动要求调离工作岗位,或抱病不接法轮功案子。

古人说:“善盈而后福,恶盈而后祸”,在恶未满之前,就是上天在给人一个幡然悔悟,弃恶扬善的机会。如果执迷不悟,继续作恶,那么一切都来不及了。

同是家乡的父老,同是凌河水哺育的儿女,你我只是工作岗位不同,信仰及生活方式不同,我们只是把我们用生命实践的“法轮大法好”的真话告诉您,切莫再对大法及修炼者犯罪,切莫相信恶人编造的欺世的谎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