河南省淮阳县朱集乡派出所所长王万中犯罪事实

【明慧网2004年1月27日】王万中,男,担任河南省淮阳县朱集乡派出所所长,自1999年7月20日江泽民犯罪集团公开镇压法轮功以来,王万中直接参与、操纵派出所恶警,勾结社会流氓,对本乡法轮功学员进行迫害,大面积抓人,导致该乡成为淮阳县迫害法轮功最严重的乡镇之一。据不完全统计,截至2004年元月,本乡大法弟子被抓人数达50—60人次,勒索大法弟子钱财有10万多元,至今王万中仍继续迫害本乡大法弟子。

王万中的主要犯罪事实如下:

①横行乡里,鱼肉百姓,非法勒索村民钱财
②带人到各行政村非法绑架在家的大法弟子,及要挟有正义感的人或村干部配合。
③非法关押、折磨、毒打大法弟子。
④非法要挟恐吓大法弟子的家属、非法勒索大法弟子的钱财,抢窃大法弟子私有财产。

鉴于王万中是操纵、指挥朱集乡恶警迫害法轮功的最主要直接责任人之一,对迫害法轮功学员有不可推卸的责任,我们将进一步核查其犯罪事实,同时将已经掌握的事实和证据提交给海外媒体和国际人权组织,并将在当地民众中大力揭露其恶行。

依照《中华人民共和国刑法》,参与迫害大法弟子的王万中有以下罪行:
第13条 非法剥夺公民信仰罪
第234条 故意伤害罪 
第238条 非法拘禁罪
第239条 绑架罪  
第243条 诬告陷害罪 
第245条 非法搜查罪非法侵入住宅罪
第246条侮辱罪诽谤罪
第247条 刑讯逼供罪暴力取证罪 
第274条 勒索罪

鉴于此,大法弟子将对其参与迫害法轮功的违法行为在适当时机进行起诉并陆续向淮阳县人民群众曝光。

我们欢迎知情人收集并保存王万中迫害法轮功的犯罪事实和证据(包括文字、图片、录音、录像等)及贪污腐败、拥有不法资产的情况,在适当的时机以安全可靠的方式送交我们。我们将协助受害者将罪犯在不久的将来送上法庭,严惩凶手。

河南省淮阳县大法弟子公告
2004年元月

淮阳县王万中及其同伙近年来参与迫害法轮功的部分事实 :

据明慧网2001年4月28日和2001年9月20日报道:河南省淮阳县朱集乡派出所所长王万中,杨建中,他们找来一帮地痞流氓,刘彬,张喜英[王万中情妇]等十多人,相互勾结,到处乱串,把迫害大法弟子作为发家的一种买卖,王万中为刘彬买了一辆摩托车,专门为了搜寻、举报大法弟子。张刘二人不务正业整日走村穿户打听谁炼过法轮功,举报一名大法弟子可以得到1000元分红。

他们经常以县公安局局长来调查情况为由,把法轮功学员骗到派出所拘留,对被骗或被强行抓去的学员张口就要5000元,否则就送进监牢。有的学员家里被抄,财产被车装走。学员说:“光抓好人,小偷怎么不抓?”他们恬不知耻地说:“小偷不值钱,法轮功值钱。”所里有正义感的人不愿配合,他们就利用手中的权力分保任务,完不成就不发工资。

一:横行乡里,鱼肉百姓,非法勒索村民钱财

1、只因捡到一张纸,无端被罚3千元

2001年8月27日淮阳县朱集8队一村民在街上捡到一份大法真相材料,拿回家还没来得及看,放在了电视机上。被一邪恶之徒发现报至派出所。恶警王万忠一伙闯入这一村民家中,到处乱翻,一口咬定这一村民学过法轮功。最后勒索3千元才算完事。“人民警察”与匪徒有什么两样。此恶行充分暴露了江××统治下的“人民警察”横行乡里,鱼肉百姓的丑恶嘴脸及害怕人民知道法轮功真相的恐慌。

2、无端绑架 乱罚邻居

我是淮阳县一名大法弟子,47岁,1996年有缘得法之前,我身体非常不好,身患咽喉炎,胃炎和慢性肠炎,整天吃药打针都不好使。家庭积蓄几乎让我一个人花光,但身体还是越来越弱,庄稼活干不了,失去劳动能力。就在这时,法轮大法传到了我们村里,经人介绍,我开始学习法轮功。我以师父教导做事,按照宇宙特性“真、善、忍”严格要求自己,做一个好人,更好的人,再加上不断炼功,多年吃药都不好使的多种疾病全都好了,身体非常健康,地里的活我一个人干完。我从内心感谢师父,是法轮大法给了我第二次生命!

就在这非常幸福的日子里,1999年7月20日江泽民利用手中的权力对信仰真善忍的好人进行了全面的镇压,使无辜的法轮功学员受到了非人的迫害。由于淮阳县610 不法恶警和朱集乡派出所所长王万中多次来我家抓我,迫使我有家不能回,只好在外面过着流离失所的生活。2003年11月的一天晚上,朱集乡派出所所长王万中带领七八个恶警又到我家绑架我,由于天黑,他们没有查清我家的住址,就闯入了别人的家中,他们不容分说,就把一位无辜的百姓抓到派出所,强行勒索500元。朱集乡派出所王万中一帮恶警非法迫害平民百姓,必将受到法律的严惩!

二:肆意抓捕、绑架、毒打、勒索

1、 杨庄大队大法弟子刘金芳(流离失所后被绑架,现仍被关押),为人忠厚、善良,是远近闻名的好人。自邪恶迫害大法以来,淮阳县朱集乡派出所所长王万中一伙多次到家中骚扰。2000年农历2月24日中午,派出所两名恶警将刘金芳骗至派出所非法拘留,声称不拿5000元钱就不放人。刘的丈夫体弱多病,拿着借到的700元钱去要人。他们听说拿钱来了,都很高兴,都伪善地和刘的丈夫打招呼,但听说只拿了700元,便立即变了脸。恶警雷冲连推带搡把刘的丈夫推到楼下,并恐吓说:“再不赶快把钱凑齐拿来,就将你妻子判刑、劳教。”第二天刘的丈夫东挪西借才凑够1000元,到派出所好说歹说才允许放人。刘金芳说开个收据吧,恶警杨建亮说:“政策变了,要开收据再交3000元。”

2001年元月30日,王万中再次使用诡计欲将刘金芳骗到派出所进行进一步迫害,被刘金芳识破,机警走脱。为了不让恶人抓走,刘金芳只好丢下3岁的女儿被迫流离失所。刘出走后县局的恶警任伟、赵敏、陈家昌伙同王万中等10余人经常到刘的家中进行威胁,非法抄家。又到几百里外刘的亲戚家骚扰,致使刘的姐姐被当地的邪恶警察抓去非法关押9天,被勒索1000多元才被放出。

2、朱集乡大法弟子李××,99年10月依法上访,为法轮功鸣不平,被淮阳公安局非法关押5个月,勒索5000元后放出。2000年10月王万中一伙夜闯民宅,把李绑架到派出所非法关押15天,勒索300元放回。2001年5月王万中一伙再次把正做饭的李××绑架,非法关押。由于邪恶的迫害,家中生活十分窘迫,孩子们都被迫辍学,才15岁的孩子也被迫外出打工。

3、 2001年8月15日,在刘彬、张喜英的举报下,朱集乡派出所把正在看真相材料的7名大法弟子强行带走非法关押勒索钱财。抓一名大法弟子最少要勒索5000元。拿不起钱就送看守所关押。一位女大法弟子正在田里干活被王万中一伙抓走,在派出所被毒打得遍体鳞伤,由于伤势太重,看守所不予接收,王用钱买通狱警,才算送掉,在看守所关押期间不让家人接见。

4、从2000年起,朱集乡派出所所长王万中领几名恶警多次到一大法弟子家抓人,在没有任何手续和法律证据的情况下,采用的办法都是强盗行为,翻墙私闯民宅,撬坏门锁,翻箱倒柜。几个年幼的孩子被这些土匪般的场面吓的哇哇大哭,恶警们又威胁大法弟子的小孙子:把你爷爷叫回来到派出所去一次,说明情况。他们的非法行为,给大法弟子家庭造成很大痛苦,小孩受到恐吓,儿子不能正常在家做工,此大法弟子流离失所在外已三年了。

5、 2001年8月初四,因刘彬举报,朱集乡派出所恶警张中华到一大法弟子家欲行绑架,因大法弟子不在家,就把其儿子强行带走,勒索2000元才放人。

6、 2003年4月13日,三名大法弟子在路上碰上恶警,以王万中为首的几名恶警从车上下来,不容分说强行将大法弟子三人拖上车。到了派出所骂了大法弟子们一些脏话,无理由罚款1700元钱,才放大法弟子回家。

7、2001年7月初四下午8点钟,朱集乡派出所所长王万中领一帮恶警到杨庄大队,私闯民宅,抓捕大法弟子两名。其中有一名恶警骂师父骂大法,把两名大法弟子关押到淮阳看守所。有一位大法弟子绝食抗议,管教王新喜领着郑现军把大法弟子的头发拽掉一绺,大法弟子受到残酷迫害,经过一个月的折磨才闯出魔窟,还罚款2000元。

8:2001年3月15日,朱集乡派出所王万中,赵海峰,张中华等恶警把一大法弟子绑架到派出所,勒索3000元(交给王万中)。

2001年7月初4,王万中一伙又把此大法弟子绑架到淮阳看守所,受迫害3个月,勒索钱财6000元(交给恶警赵敏,陈加昌)。2003年9月6日,王万中一伙第4次抓捕此大法弟子,后关押在淮阳拘留所,勒索100元钱(交给程从国)。

9、2001年12月12日下午3点,朱集乡派出所所长王万中、杨建亮、张中华到大法弟子家中抓人。

10、2001年6月份,晚上11点,邪恶头子王万中领一帮恶警邵学言、杨坚亮等,绑架大法弟子一名。此大法弟子在朱集乡派出所遭到王万中、邵学言一伙的迫害,他们对大法弟子拳打脚踢,用绳子捆大法弟子。后来又把大法弟子在二楼铐了20多个小时,勒索3000元(交给了邵学言)。

11、在2001年,王万中、张中华、赵海峰等9名恶警把一大法弟子带到淮阳县看守所,在看守所遭到王培栋、郑现军、吴金钟、张宝安、王新启、狱医张多书的强行灌食、打骂。后来又遭到王万中一伙的抓捕,他们并把大法弟子家中的录音机,矿灯拿走,偷走10元人民币。

12、2002年9月28日上午10点,有一名大法弟子因翻印大法资料被恶人发现,当天下午4点,邪恶头子王万中领一帮恶警到他家抄家,抢走大法资料,又把他抓到看守所,又打又骂,勒索2000元。

13、2003年9月22日,邪恶头子王万中领7名恶警到朱集乡南田营绑架大法弟子,因他们的恶行没有得逞,王万中回去后气得2天没有进食。

14、朱集乡派出所邪恶之徒朱红涛,家住朱集乡朱楼行政村大菜园村,他的父亲叫朱培勋,电话是0394-2931359。2003年6月晚,有大法弟子张贴大法真相资料被朱红涛发现,朱立即到派出所带人绑架大法弟子关押至今,并勒索大法弟子钱财。

15、2003年3月28日,以王万中为首的几名派出所恶警赵海峰、雷中友等于晚8点利用伪善的办法将一大法弟子绑架到朱集乡派出所,勒索大法弟子2000元,没有任何收据,幕后策划者是王万中。

16、我是淮阳县一名大法弟子,修炼法轮功以来身心受益非浅。原来没有学大法之前,我体弱多病,骨瘦如柴,整天给医生打交道,我也很少出门,吃了就睡觉,心情闷闷不乐。学了法轮功以后,身体变得非常健康,是李老师救了我的命。我身体好了之后,我的丈夫也开始了学习法轮功。自99年7月20日江泽民镇压大法以来,使很多法轮功学员家庭家破人亡,流离失所,我就是其中的一例:

2001年3月10日晚上,朱集乡派出所所长王万中带领十多名恶警,私闯民宅,当时我已睡觉,一进门,就问我大法好不好,我说大法好,他们不容分说,把我从床上拉下来,拳打脚踢,骂我很多不堪入耳的话,当时我就给他们讲真相,他们就叫我骂师父,我就给他们讲道理,他们不听,十多名恶警硬把我拉到车上,到乡政府要3000元钱,家人把钱送去,才把我放了。

2001年7月4日晚,我和同修正在家学法,以王万中为首的十多名恶警又到我家,不分青红皂白,把我俩抓到淮阳看守所,我和他们讲真相,他们不听,还大骂我们很多见不得人的话。第二天我们在号里炼功被恶警程思贵、吴金钟、史钟杰等发现,把我们八名大法弟子拉出来,砸上脚镣,铁链链在一起(叫圈镣),每个人的脚与另一个人的脚链住连成一圈,一个人去厕所,其余的几人都跟着去,睡觉时大小便更是苦不堪言,先由睡炕边上的大法弟子将便盆递给身边的同修,依次递给最后一位,也就是倒数第一个,便完后再依次递到炕边的大法弟子,后倒进炕边便池内。每天对我们残酷迫害,我们八人绝食抗议,恶警王所长揪住头发照脸打耳光,用脚踢,又骂一些脏话侮辱我们。他们给我们圈镣七天七夜,听说上面来检查工作才将镣去掉。因我不配合他们的无理迫害,恶警程思贵就用条子打我,一连打了几十条子,打得我身上很多伤。没过几天,以王万中为首的几名恶警又把我丈夫抓到淮阳看守所进行残酷迫害,家中上有八十岁的母亲,下有两个幼小的孩子,没人照管,后来我娘家哥哥找到赵敏,陈家昌,耿守灵,拿了8000元钱,才把我放了,后又拿2000元,把我丈夫放出来,我受尽了7个月的酷刑折磨。

2003年7月27日,朱集乡派出所所长王万中和淮阳县赵敏等10多名恶警来到我家,我和爱人就给他们讲法轮功真相,他们不听。我们就向本村的群众大喊“法轮大法好”,后来他们把我强行拉上车,我一路上喊着“大法好”、“法轮大法是正法”,他们很害怕,我在淮阳看守所绝食7天他们才把我放了。

2003年9月30日晚上九点多,我们12名大法弟子正在学法,安保大队赵敏,朱集乡派出所所长王万中,20多名恶警,把我们12人强行绑架到淮阳看守所,拘留所进行迫害,又有两名大法弟子:曹桂文(男,46岁)、曹参举(男,40岁)于2003年9月初八被淮阳看守所送许昌劳教(河南省邪恶的第三劳教所)。我们12人集体绝食抗议对我们的无理迫害。狱医张多书给我们强行灌食,有管教,犯人七、八个男人,他们强按着我,用筷子撬嘴,把嘴都撬出了血。因不配合,就打我们耳光,12人没有一个幸免。我绝食15天才走出拘留所。

2003年11月初三,王万中又到我家,我正做饭(因丈夫被劳教,只有我一人在家),一进门就问我还学不学法轮功了。我没理他,他们过来几人就把我往车上拉,我就大喊:现在什么世道,做好人真难,抓我们几次了。村里来了很多群众围着车议论纷纷:人家学大法做好人,看看咱村谁有人家夫妻俩好,而你们才是坏人,不干正事。有人接过话茬:朱集二中学校放毒药毒了200多学生,不叫曝光,破案又没本事,抓大法弟子抓好人有本事。还有人说:像王万中、赵敏他们和社会流氓有掺连,怪不得人家师父说:“黑帮乱党,政匪一家”,很多群众都说:法轮大法好。大家你一言我一语,说的王万中脸红,没话可说,最后把我放了,我从车里出来向群众讲真相,王万中灰溜溜的走了。恶警5 次到我家抓人,抓了放,放了抓,使人们更看清了恶人的真面目。

17、我是淮阳县的一名大法弟子,没学法前,我自己弄了一身病,成了植物人,丈夫为我哭了几天,孩子为我着急,离了我总觉得没办法,没法活了。没过几天我有幸得到了大法,学炼法轮功,没多久我的病全好了,身体全都好了,是李老师救了我和全家。

99年7月20日,江泽民利用自己的权力,对法轮功进行了全面的镇压和迫害,夜闯民宅进行抄家、抓人、长期关押大法弟子,使用了灭绝人性的残酷手段迫害大法弟子。下面是我见证的历史一幕:

* 淮阳县朱集乡曹庄12名大法弟子被绑架

2003年9月30日晚9点半左右,淮阳县朱集乡曹庄行政村大法弟子们正在学法,以恶警所长王万中为首的几名派出所恶警赵海峰、朱红涛等深夜私闯民宅,把功友一家围住后,又给县610打了手机。县公安局政保股恶警赵敏(曾多次上恶人榜),赵继山带领二十几名恶警,开着三辆警车来到以后,象土匪一样把大法弟子家翻箱倒柜,又用冲锋枪对着大法弟子们威胁,然后把大法弟子用手铐背铐着拉上了警车。其中还有一位七、八十岁的老人被铐着一只手和脚,就这样在恶警们大骂声中绑架走了。

当天夜里大法弟子被送到淮阳看守所和拘留所,其中一大法弟子在看守所发正念,狱警就指使犯人打骂,被罚站两个小时,后来穿着单衣被冻了一夜。12名大法弟子集体绝食抗议迫害,他们就威胁我们,到第6天他们开始给大法弟子强行插管灌食,大法弟子不配合他们,狱医张多书就对大法弟子进行毒打和辱骂,用脚踢,揪头发,扇耳光,骂难听的话,还说到看守所来装死的。大法弟子在看守所绝食期间受尽酷刑折磨,还有恶警扬言给大法弟子灌尿。

其中一名大法弟子因为坚决不妥协,绝食抗议,狱医张医生灌食没灌成,气急败坏打大法弟子两个耳光。大法弟子受到残酷折磨,12天闯出魔窟,被释放时又要30元马甲钱。一大法弟子在拘留所被非法拘留15天,勒索3300元,期间遭到恶警程从国的辱骂。

一大法弟子绝食15天被释放,一大法弟子绝食26天,家中被罚款2000多元才被释放。一大法弟子在看守所绝食抗议20天,恶警仍不放人,家里人东借西借,找了4000多元钱交给了恶人赵继山、赵敏,才放人。一大法弟子在绝食第27天时,只剩一口气时,罚款5000元才放人。

18、朱集乡派出所副所长赵海峰和恶警王中友带一帮恶警私闯民宅,于2003年抓捕杨庄大队某女大法弟子,指使几个恶警抄家,翻箱倒柜,把大法书籍搜走,当晚十点左右把这位女大法弟子押上车抓到朱集派出所。当时两个孩子哭喊着叫妈妈,恶警全然不顾开车就跑。由于两个孩子大声的哭喊,惊动了半个村的人。派出所想用儿女情转化大法弟子,大法弟子就给恶警讲真相。其丈夫被恶警逼迫交了2000元。

19、在2001年8月的一天,朱集乡派出所恶警与当地恶人勾结,用电话连系的办法,我刚一进家门,他们一个电话叫来恶警就把我带走。在路上打我骂我,到派出所把我按倒地上连打带骂进行逼供,问我大法好不好?我说,不好我能学吗,“真善忍”你说好不好?他们一听恼羞成怒,上边用拳打,下边用脚踢,他们要我骂师父,我说师父教我们做好人,以真善忍为标准,我不会骂人,就连打我的人我都不骂,我能骂教人向善的师父吗。听我这么一说,他们更恼火了,便叫嚷着要给我戴手铐,可是那天抓的人太多了,铐子用完了,结果没戴。

家人和支书赶来,支书向他们求情。恶警问支书我学大法他是否知道,支书说他爱人有病炼法轮功炼好了,我还不知道他学。恶人说学也好,让他拿5000元不然别想回家,明天送县里去。支书赶快求情:千万别送,不就学学法轮功吗,有什么大不了的事呀!恶人说不行,老江的命令谁敢违抗。其实是为了钱,说放人也得把钱送来。支书说钱这事还真不好办,他爱人一身病好几年,钱都花光了,现在生活都很困难,又有几个学生花钱,现在他真是没办法。好说歹说,支书低三下四求情,才减到1500,因家庭困难当时没送到钱,就没放我回家,又过了一夜。当晚想让我请客,我没请。恶警们都说坏话,说我不老实,又有几张传单,说什么叫上级知道了吃罪不起,说无论如何也得把我送走。支书一听便着急了:不是说好了吗,怎么又反悔呢?让我一点面子都没有吗?你们能没有用得着我的时候吗?好啦我不管了,你们爱送哪送哪。他们一听事不妙,说这次让拿2000元,就放人,家人一听放人,便东找西借找了几十家才把钱凑够,钱一到手他们是乐坏了。放我走时便说,俺也不想抓你们,都是下面汇报的。其实是互相勾结弄这没有良心的钱,他们又是吃,又是喝。可把我们害苦了,我们一年的收入还不到2000元钱哪!

朱集乡派出所:所长 王万中 办公室电话:0394—2931110 手机号:13803871238
副所长:赵海峰
朱集乡电话:2930017
朱集乡派出所邪恶之徒名单:邵学言,杨建亮,朱红涛,刘彬,张喜英,张中华,赵海峰,雷中友,王中友
朱红涛家住朱集乡朱楼行政村大菜园村,它的父亲叫朱培勋,电话是0394-2931359
明慧网2001年9月20日公布的电话和恶人:朱集乡派出所:王万中 电话0394-2661383(宅) 0394-2931010、2930019(办公)、杨建亮、见利忘义、卑鄙无耻的邪恶之徒刘彬、张喜英、袁焕帮(约37岁)、陈明新(约35岁)、陈明章(约50岁)、陈兴华(约46岁)、袁培亮(约35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