血雨腥风难遮天 吉祥瑞地曙光明(五)

吉林省法轮功受迫害情况纪实


【明慧网2003年12月16日】法轮功自1992年5月由法轮功创始人李洪志先生在中国吉林首次面向社会传出,短短几年,使千百万修炼人在遵循“真、善、忍”的修炼中获得了身心健康和道德归正,给社会带来了新的生机和希望。而这样利国利民的大好事却因江泽民个人的妒嫉而遭到了迫害,酷刑及虐杀遍及大陆各地。

本报导旨在真实、客观地报道发生在吉林省的迫害事实,使公众对迫害真相有所了解,用良知和正义共同制止这场对无辜百姓的残害。

本文内容:
1. 吉祥之地 殊瑞之光——法轮功从吉林省长春市首次公开传出(图)
2. 风云突变 吉林遭劫——105名法轮功学员被迫害致死
3. 省委官员亲临督阵 长春朝阳沟劳教所大开杀戒(图)
4. 117名法轮功学员在吉林省女子监狱遭酷刑折磨 一对姐妹相继被迫害致死(图)
5. 野蛮灌食在吉林省被普遍使用
6. 长春第三看守所狱医施酷刑 舒兰警察雇用黑社会暴徒酷刑逼供
7. 可怜吉林孤儿泪——年轻父母被杀害(图)
8. 二级残疾人修大法重获新生 戢景昌被长春警察迫害致死(图)
9. 有江泽民密令仗胆和省委“转化率”指标 吉林警察行凶杀人毫无顾忌(图)
10. 冲破黎明前的黑暗──长春首次成功播放法轮功真相电视片(图)

* * * * * * * * * * * *

(接上文)

6. 长春第三看守所狱医施酷刑 舒兰警察雇用黑社会暴徒酷刑逼供

江泽民对法轮功学员的“名誉上搞垮、经济上截断、肉体上消灭”的灭绝政策,使那些助纣为虐者在迫害中疯狂得忘乎所以,行医的不再救死扶伤,却用手中的医疗器具对法轮功学员施酷刑;警察不再维护社会治安,却雇用黑社会暴徒酷刑逼供法轮功学员。这一切把已经世风日下的社会公德推向无底深渊。

* 长春第三看守所狱医尹某、郭晶用针扎十指、腐蚀液滴鼻摧残法轮功学员

长春法轮功学员王淑琴,50多岁,被非法关押在长春第三看守所。在今年七、八月份,因绝食抗议非法关押,遭到狱警残酷迫害。戴手铐脚镣,手铐从脚镣中穿过,人直不起腰,更恶毒的是看守所狱医尹某、郭晶用针扎她的十个手指指尖(针与手指尖成直角)。王淑琴绝食抗议迫害三十天,被用这种酷刑二十五天,残酷至极。在去年王淑琴因绝食抗议,也遭过此刑,还被用“炮弹”(一种液体,滴入鼻孔后皮肤迅速被烧破)滴鼻。在长春第三看守所遭受过此酷刑的大法弟子至少还有赵桂凤、张帆、胡慧秋和张春萍。

* 舒兰市公安局副局长辛和、政保科科长肖勇派警察雇用黑社会暴徒酷刑逼供法轮功学员

今年11月26日晚,在舒兰市公安局,副局长辛和、政保科肖勇、王庭柏等恶徒的策划、指挥、参与下,恶警非法闯入法轮功学员付宏伟、宋冰、宋彦群、赵吉岩住地,强行绑架了四人。并对围观的群众散布谣言欺骗说,抓的是酒店的违法小姐。

接着又派恶警李琢、李甲哲去吉林市雇来黑社会暴徒,对法轮功学员动酷刑,上大挂,灌辣椒水,芥末粉。黑社会暴徒一边动刑,一边狂妄叫嚣:我们这次是花钱雇来的,就是让你们开口的。

身为国家政府工作人员和公安局局长、人民警察,竟然和黑社会的老大狼狈为奸,一起迫害无辜善良的法轮功学员,这就是江氏集团灭绝政策下被放纵了的人性中残暴、凶狠、阴毒的绝好证明。

7. 可怜吉林孤儿泪——年轻父母被杀害

法轮功教导修炼人按照“真、善、忍”的原则修心养性,在社会中做一个真正的好人,这对社会精神文明、人类道德起到了积极的改善作用。为人父母者修炼法轮功,按照真、善、忍做好人,负起教导子女的责任;为人子女者修炼法轮功,赡养父母公婆,善待他人,……法轮功对社会有百利而无一害。但是这样的好父母如今在江氏集团对法轮功的迫害中历经摧残折磨,甚至惨遭杀害,使美好的家庭被破坏,天真的孩童失去了自己的亲人。

这些父母被杀害的孤儿中,有的才四岁,他们的身心所遭受的巨大伤害是难以想象的;而他们的父母因坚持信仰真、善、忍而被虐杀,这对整个社会道德的摧残将是无法估量的。

* 沈剑利,女,34岁,吉林省长春法轮功学员,硕士毕业,吉林大学南岭校区应用数学系教师。沈剑利2002年3月6日在南关被抓,4月下旬被当地公安迫害致死,距其被捕时间还不到两个月。沈剑利的丈夫、吉林电子信息高级技校教师郑炜东也是法轮功学员,因做真相资料被捕,仍在关押中,估计还不知道妻子的死讯。他们四岁的女儿目前由友人照顾。

3月6日,长春南关法院按610办公室指示开庭审判包括郑炜东在内的13名大法弟子,当天有众多法轮功学员闻讯赶到法院旁听,遭到警察大肆抓捕,沈剑利便是当日在南关被警察抓走。按中国法律,沈剑利作为家属应该有旁听权,却被非法抓捕,并被迫害致死。

* 王洪田,男,吉林省德惠市法轮功学员。因不放弃信仰,受到九台市饮马河劳教所的疯狂迫害,于2002年9月20日含冤离开人世。他的妻子因修炼大法也被非法关押在长春黑嘴子劳教所;他们的两个孩子现在一个寄养在奶奶家,一个寄养在姥姥家。

知情人透露,王洪田在饮马河劳教所期间曾遭受到肉体上的折磨和精神的摧残。劳教所警察以给劳教犯减期为诱饵,指使他们迫害法轮功学员。警察李成舟对犯人林跃民说:“管法轮功是你的特权。”一天晚上,王洪田和其他两名学员互相之间说了几句话,便遭到林跃民等犯人毒打。警察还指使犯人用超体力劳动强迫法轮功学员放弃信仰,王洪田体弱瘦小,几名犯人轮番强迫他抬土,抬不动就硬往肩头上架。

据其弟弟称,王洪田是前一天被从九台市饮马河劳教所接回的,当时王洪田已骨瘦如柴,奄奄一息,生命危在旦夕。是劳教所为了推脱罪责,看人不行了才通知其家属接人的。

* 崔正淑,女,36岁,吉林省吉林市船营区朝族法轮功学员。被劫持在长春黑嘴子女子劳教所,遭恶警野蛮摧残,生命垂危。恶警害怕她死在劳教所里,在2003年4月18日以保外就医的名义把她送回家。崔正淑于2003年8月12日含冤而死。身后遗下一幼儿。


崔正淑一家

崔正淑,家住吉林市船营区致和街,毕业于吉林省白城财贸专科学校,2002年3月因制作向世人讲清真象的资料时被吉林市610办公室、船营区公安分局非法抓捕,并非法判劳教三年,关押在长春黑嘴子女子劳教所,在被劳教所四大队非法关押期间因坚修法轮功而遭恶警恶徒的残酷迫害,一次在三十三天里只睡了二十二个小时。在身体极度虚弱,生活不能自理,进食困难的情况下,恶警害怕她死在劳教所里,就在2003年4月18日以保外就医的名义把她送回家。回到家后虽经家人精心照顾,但终因身体损伤太严重,四个月后,于2003年8月12日上午9点含冤而死。

长春黑嘴子劳教所四大队(0431-5384-312转6104)一名女狱警日前证实崔正淑曾在该队关押,但对崔正淑的死亡不肯作正面回答。

船营区致和派出所(432-2122-837)一男警则承认一直跟踪监视崔正淑:“我们主要是盯着他们夫妇。”该警察说。崔正淑的父母住在该区,崔正淑的户籍归北极街派出所。北极街派出所(432-2130-673)一男性警员没否认崔正淑的死亡。

* 于立新,女,36岁,吉林市法轮功学员。2002年3月8日,于立新被送到了吉林省女子监狱,她绝食绝水抗议迫害,后来被送到吉林省公安医院。当时她的血压为零,但他们仍不放人,公安医院给她打破坏中枢神经的药。4月5日她在医院处于昏迷状态、抽搐得没知觉。邪恶之徒把她的血管割开,往里打药。就这样,于立新在绝食绝水66天后,于2002年5月14日含冤而去。


于立新

于立新上有70岁的婆母,下有8岁的女儿。于立新的丈夫刘红伟因炼法轮功被非法劳教二年,关在长春市朝阳沟劳教所。

于立新生前是吉林市委总工会干部,中共党员,大学生。因身体有9种疾病,走访了各方名医,吃了各种名贵药品,但都无济于事,在百般无奈的情况下,于1997年修炼了法轮功,几个月过去奇迹出现了,她身上的9种疾病全部消失了。在几年的修炼中,她按照“真善忍”要求自己,做一个比好人还好的人,在单位做一名好干部,在家庭中做一个好妻子,把修炼前几乎不来往的婆母接到了家中,婆母高兴地说:“我的儿媳妇是世上最好的人。”在单位里,于立新连年被评为先进工作者,优秀党员。对工作任劳任怨。

1999年7月20日独裁者江泽民开始迫害法轮功。于立新为了把自己的身心变化向国家领导反映一下,为了让更多的人得法,都变成好人,去北京上访,被吉林市公安局抓回,受到惨无人道的折磨,但她就是不放弃法轮功修炼,她被开除了党籍、工职,被非法判了五年的徒刑。她不服,提出上诉,但无人敢为法轮功说话。于是,她开始了绝食绝水,在吉林省女子监狱里,被绑在床上四个月,她绝食四个月,在生命垂危的情况下,于2001年10月份被放了出来,回到家后,派出所仍去骚扰,于立新被迫过上了流浪生活。在2002年3月5日,被派出所在她租的住房内抓走,吉林市治和派出所对身体瘦弱的于立新用尽了种种酷刑,坐老虎凳、上大挂、……折磨得她死去活来。

就在于立新即将去世的当天,她70岁的婆母一次又一次地请求长春市朝阳沟劳教所让他们夫妻见上最后一面,但是却没被允许。

* 戴春华,女,33岁,家住吉林省四平市梨树县,原县医院护士。2002年2月17日被公安部门抓进四平市看守所,3月9日家属在四平市的一个太平间里见到戴春华的尸体。据说,同时被抓的共有三名大法弟子,是因为有恶人为贪图赏金将他们举报。戴春华有七十多岁的老母,八岁的儿子。

* 李淑花,女,32岁,吉林省榆树市法轮功学员。2003年9月24日被当地警察以修炼法轮功为名强行绑架,13天后被打死。她的遗体半边脸青,半边头塌,原本丰腴的身体也瘦得不成样子。李淑花的丈夫和母亲也都因修炼法轮功被关在监牢里,家中只有老父亲和两个年幼的孩子。

李淑花,家住榆树市,一直从事服装裁剪工作。自修炼法轮大法后,善待他人,对顾客服务热情周到,深得人们的欢迎,人们都亲切地称她小花。小花的丈夫——法轮功学员杨占久于2002年8月被榆树市公安局非法关押在看守所,母亲、法轮功学员——崔占云也被非法关押在黑嘴子劳教所,家中只剩小花和父亲及两个年幼的孩子艰难度日。

9月4日李淑花被榆树市公安局强行绑架,她一直绝食抗议,家人去了恶警不让见人。10月8日小花的父亲去公安局要人,其实10月7日小花就已被打死,可公安局还隐瞒实情。10月9日才通知小花死亡,突来的噩耗老人哪能承受,当时就瘫倒在那里。

仅13天,一个可爱的年轻生命就被江泽民犯罪集团活活打死。当人们看到小花的遗体时,脸虽然被涂上了脂粉,但还是看出一边脸青,一边头有些塌,瘦得不象样了。不相识的人都不忍心看,说:“这么年轻就死了,真不能饶那些坏人。”

亲人、朋友、邻里无不震惊、伤痛、愤怒,好端端的一个人,那么善良年轻,说抓就抓,这么几天,人就没了,真是天理难容啊。人们议论纷纷,这些恶人必须遭到道义、法律的严惩!

一个6口之家,现在只剩下50多岁的父亲和两个年幼的孩子在家。这是榆树市公安局追随江泽民迫害大法弟子欠下的又一笔血债。

8. 二级残疾人修大法重获新生 戢景昌被长春警察迫害致死

戢景昌,男,52岁,吉林长春法轮功学员。因一家人都坚持修炼,当地恶警多次强行破门而入抄家,对他们一家三口非法抓捕、酷刑折磨。在戢景昌被迫害得卧床不起、不能自理的情况下,恶警仍强行呆在他家企图抓捕其他法轮功学员,造成戢景昌身体急剧恶化,于2002年8月26日死亡。


戢景昌

戢景昌,生于1950年,家住长春市南关区。戢景昌得法前身患10多种严重疾病(不能直立走路,残疾证二级),多次出现生命危险,有时打一个试敏针就休克过去了,有时吐血两个人都接不过来,谁要是大声说一句话或有稍微大一点的声响,他立刻就会昏死过去。后来哪个医院都不敢留他治病了,家里所有的积蓄都为给他治病花光了,还欠了许多债。戢景昌无奈地对爱妻说:“你再找一个好人吧,我给你出手续。”戢景昌的大哥也对景昌的妻子说:“别对他抱多大希望了,他也就还有10多天的活头。”

正当戢景昌全家濒临绝境之时,1998年3月,戢景昌喜得大法,短短两个月的时间,他起死回生,还能正常走路了。南关区民政局每月给他家的特困补助305元,他也告诉政府不要了。

1999年7.20以后,戢景昌及全家多次以亲身经历向各级政府信访部门及有关单位说明法轮大法利国利民。然而他们一家三口多次遭到当权者的严酷迫害,刚刚变好的家被迫害得家破人亡,导致他卧床不起、不能自理。就在这种情况下,恶警还多次逼迫他及家人放弃修炼,抄了他们的家。恶警为了抓戢景昌的妻子,多次将他家的门砸坏,还用枪威胁他的儿子。恶警还多次强行呆在他家企图抓他妻子和其他大法弟子,造成戢景昌身体状况急剧恶化,于2002年8月26日死亡。

一个多次濒临死亡的人因修练法轮功而重获新生,然而却在江氏集团对法轮功的残酷迫害下又被夺走了健康的生命。自2002年10月起,江泽民已在美国、比利时、德国、西班牙、台湾等多个国家和地区被以“群体灭绝罪”、“酷刑罪”、“反人类罪”控告,多名迫害法轮功的责任人,如罗干、李岚清等人也已被告上了国际法庭。戢景昌的死是江氏流氓政治集团所犯下的“群体灭绝罪”的又一罪证。象这样的冤案在这长达四年半的灭绝人性的迫害中又何止戢景昌一个。

(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