放下小能小术 专心修炼大法


【明慧网一九九九年六月三十日】我姓王,高碑店公辛庄村人,今年五十岁。

我是在一九九四年秋后有缘见到《法轮功》一书的,当我看完一遍后,就被李老师的高深大法所吸引折服了,并决定学习这个功法。因为书要还人家,我就把五套功法的内容抄了下来,开始按老师的教功动作,根据个人的领会独自炼了起来。

在一九九四年十二月二十三日晚六点多,大法的威力在我身上奇迹般的展现。

当时我从京广路骑车回家,快到村头时,从对面来了几辆汽车,车灯照的人睁不开眼睛。就在我快与对面的汽车对头的当口,又突然出来了两辆小汽车超车,把我逼到了马路边上。这时就听“咔喳”一声,我的脑袋“嗡”的一下,人就摔到了地上,自行车从我一百八十多斤重的身体下面冲出两丈左右,横倒在地上。

我坐起来回头看时,在距我五尺远的地方躺着一个人和摩托车。我问那人:“你往哪撞啊?”

他边站起来边说:“车灯晃我眼睛了,我没看见你。”

这时有十几个人很快围了上来,大部份是我们村的,大家问我怎么样,并催肇事者领我去医院。

我试着起来动一动,没一点疼痛感觉,可裤子掉了,这才发现秋裤、绒裤、连外边的牛皮带都给崩断了。可是不解的是,这么大的冲撞力,人车竟完好无损。

我对围观的人说:“你们都走吧,我没事。”把人们劝散了。

撞我的人说:“你真的没事吗?”

我说:“你万幸,我命大,真的没事,你走吧。”

他握着我的手,很受感动。

当时我没悟到是老师的法身保护了我。就我这点举动(没追究撞我的人),如不是接触了《法轮功》一书,也是很难做到的。后来我学了《转法轮》,看了《法轮佛法修炼故事》,才恍然大悟:不是我命大,而是那时老师就已经把我当弟子带了,我感动的哭了。

一、改邪归正 修炼专一

我什么谋生的手艺都没有学,从一九六一年初中毕业后,就对《易经》、看风水、算卦、合婚等非常感兴趣,我认为:能掐会算,识天文懂地理,未卜先知,才是真正的能人。因此在这三十多年里,我到处搜集这方面的材料,下了一定的功夫,虽然一知半解,可在利益上收到了效益,比其它手艺活轻,还能挣钱。我得意的认为自己选对了路子,实难洗手放下。

通过学大法我认识到,看风水算卦并非什么本事,这些小能小术,即使都掌握了,也算不上能人,它无法与真正的佛法相比。看风水算卦不是修炼,放不下它是对钱财的执著心在作怪。特别是在读老师经文《真修》时,我读着读着就哭了,就象老师在说我自己一样,真的惭愧的哭了。我下定了决心,洗手不干了,专修法轮大法,走性命双修之路。

从此,再有人来接我也不去了。

有人劝我:“放着现成的不拿,不用,太傻了。”

妻子说:“你啥也不会,干嘛,咱指什么呀?”

我和她说:“一切顺其自然,随缘而行吧。”

冬天我养了二十多口猪,没挣钱。现又靠当店小二挣钱。

人们说:“你一辈子没干过什么活儿,老了却当开店小二了,你何苦呢?”

我却笑着对他们说:“以苦为乐,为修这颗心。”

二、弘扬大法使有缘者尽快得法

自一九九五年秋后,我加入了高碑店的大法修炼队伍,学习资料也全了,通过学习提高了对大法的认识。根据老师的教导,我除自身修炼外还走出家门去弘扬大法。在短短的几天中就有八人参加大法修炼了。

但弘扬大法也不是一帆风顺的,随着修炼者的增多,我的磨难也接踵而来。老伴对我弘扬大法很不理解,竭力反对,认为我弘法的大部份是妇女,跟她们学不出好来,与我吵吵闹闹。但我认为我弘扬的是正法,没错,对老伴吵闹我不能屈服,因此矛盾越来越激化。有学员把情况反映到与我们联系的炼功点上,辅导员与我一起学习《转法轮》的有关章节。从此以后,在弘扬大法当中,与老伴发生磨擦,即使她大打出手,我也忍住了,终于闯过了这一关,心性也得到升华。在大法威力的感召下,老伴也同我一起修炼大法了,我家五口人成了修炼之家。

心性的提高带来了身体各方面的改观。在炼功方面,静功打坐开始单盘都很吃力,现在能双盘半小时以上了。原来走路打晃不稳,现在变的行走身轻步稳了,关节炎好了,下身浮肿也好了。特别是我最担心的大腹便便的身材,吃减肥药都没顶事,现在由原来一百八十斤降到了一百六十斤。我村修炼的人由我一人发展到八人,现已达到六十多人,并向外扩展,周围十几个村也都有了炼功点。